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辛丑年睇《嚦咕嚦咕新年財》之暗黑「攬炒」哲學


每逢農曆新年都重溫的港產片《嚦咕嚦咕新年財》。

很久以前,第一城商場一樓某個轉角,有間電器舖每次都在播同一套片。

那時我年紀小,無甚記憶,只是記得入面有好多人打麻雀,大人們總會駐足看一看時提及甚麼「四筒」「五筒」,「飯粒」。後來大個一點才知道,這套就是香港賀歲片近來經典,以致我現在每年新年都要睇一次,沒看到覺得無過到年的《嚦咕嚦咕新年財》。
 
夕爺講過,《嚦咕嚦咕新年財》是他最愛的銀河映像電影,這套電影不論題材、角色、取景都非常「香港」/「本土」,我想大家都不會質疑,但到底它呈現了「香港」的邊一方面呢?

香港人經常比人覺得「精甩邊」「世界仔」,其實電影入面的主角德華靠飯粒將五筒變四筒,詠琪大掃除時將垃圾亂塞落梳化底、青雲每次輸了都想拜師,都顯現出香港人聰明狡猾,成功要即食,與講技巧講爾虞我詐的麻雀本質不謀而合。不要誤會是揶揄,全套電影都表示麻雀是非常奧妙的東西,精叻亦是「美德」,因為連全片唯一一個唔打麻雀的天樂,身為靠自己實力入麻省理工的尖子,形象是會被騙到只剩底褲非常「笨實」的人。

毋庸置疑,這套戲將麻雀的巧妙與香港人的特色結合得很好,但令這套電影更加出色的是他從來沒有忽略「運」。運,是華人將所有努力以外之不可抗力的因素歸納為「運」,如果水中划舟是努力,運就是一個個拋過來的浪。電影將「運」融入到麻雀摸牌時的好與壞,突顯香港人始終都相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而每個人對於幸與不幸的態度也不一樣。

賀歲片嘛,這套戲最終都是天真而浪漫的,靠著不放棄的精神(和女友開外掛),德華黑仔到最後,「運」都是返返來,贏得麻雀大俠的美譽。事實上成年人都知道,世事有許多事都是徒勞無功,即使你任何事都做對了,最後也不一定是好結果。

所以才成就了整戲套我最喜歡的一段。

德華在非常黑仔時期仍然在打麻雀,不過牌極爛,一叫糊就出沖(人間慘劇)。

「咁咪實出沖?隻隻都死嘅。」
「都要打㗎,諗吓點打。」

詠琪受不了,想「掟牌反檯」,但最後揀了一隻輸最少的「六萬」,輸四番,卻巧妙避過了輸自摸九番。

「英明呀!我未試過輸錢都輸得咁開心!」
「贏錢未必開心㗎,有時打啱先有滿足感吖嘛。」

努力以外,世事總會有時不如人意,付出了盡力了,卻沒有換得成果。

牌很爛、世界很壞,做甚麼都不對的時候,可能有時真的是不可抗力的「運」而作祟,不要因其灰心喪志之餘,如果可以學懂如何「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呢隻混一色四番,搏佢三番!」),如何重傷著但仍能樂觀地見到壞人仆街而笑開懷(「嫌細唔好食吖,唔好食啊!」),守牌守到等到曙光,或許是2021年我們看《嚦咕嚦咕新年財》要學到的東西。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