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奪命垃圾槽】全港屋苑兩年前被要求改細槽口 至今兩成未完工、41屋苑不符標準現停用 有法團與房署爭拗工程費責任


他眼前漆黑一片,身上被一袋袋垃圾重重壓著,動彈不得,只得任由飯菜餸汁及髒水黏著身體,淹沒在酸臭的垃圾之中。在兼職的這個晚上,他走進垃圾房清理垃圾,豈料被暗黑的垃圾槽吞噬,沿槽管從35樓飛墮而下,最終跌入垃圾堆中沉沒。

午夜,大廈住客酣睡中,地面垃圾房悄然寂靜。沒有人發現,一條生命正在那大型垃圾桶中,悄悄流逝。到有人發現他時,他已陷入昏迷,最後因身體多處受傷,搶救無效。

上月22日午夜,屯門山景邨景樂樓一名58歲男清潔工人,懷疑在垃圾房清理垃圾期間,從35樓垃圾槽,意外飛墮至地面垃圾房的大型垃圾桶,最終不治。這類意外並非首例。11年間,同類意外發生過5次,奪去3人性命。

人命何價?意外為何一次又一次地發生?

2017年發生同類意外後,勞工處於2018年中曾要求屋苑法團及物管公司,縮窄垃圾槽口至法定大小。不過,處方回覆眾新聞查詢時指,至今仍有約兩成屋苑未完成有關工程。是次山景邨意外後,勞工處巡查發現41個屋苑的垃圾槽不合標準,已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即時停用。

今次發生意外的山景邨屬出售公屋,管理由法團負責,負責物管的公司沒有回覆眾新聞查詢。法團2018年收到勞工處通知後,為何兩年半來仍未進行工程?眾新聞探討其中兩個被停工的屋苑,嘗試尋找線索,發現兩個屋苑法團均與房署因工程費用有過爭拗責任誰屬。

根據《建築物(垃圾及物料回收房及垃圾槽)規例》,垃圾槽口需不大於35 × 25 厘米。一般新式垃圾槽均依此尺寸規定而建,不過不少早年落成的屋苑,所採用的舊式垃圾槽,沒有統一尺寸,但都較此要求大。據傳媒所拍的照片,出事的山景邨垃圾槽口尺寸約為50 × 50 厘米,可以通過一個成人,相信屬於不少舊式屋邨均採用的垃圾槽設計。

2010年,大元邨首次發生清潔工墮槽意外。大元邨屬於公共屋邨,房委會於意外發生後,即2011年,曾就公共租住屋邨,進行改善槽口工程。房屋署回覆指相關工程已完成。勞工處亦指,據掌握的資料,所有公共屋邨垃圾槽均符合規例要求。

至2017年,馬鞍山錦泰苑再發生清潔工墮槽死亡意外,出事的垃圾槽同樣屬於舊式槽口。這次出事的輪到居屋屋苑。意外發生後,勞工處於2018年5月去信予居屋及租置屋的業主立案法團及物業管理公司,敦促儘早改善垃圾槽等裝置的設計及構造安全,以符合《建築物(垃圾及物料回收房及垃圾槽)規例》規定。

意外發生後,勞工處向山景邨有關僱主及物業管理公司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停止使用垃圾槽,需改用升降機運送垃圾。

山景邨兩年半來未有進行改善工程,應向誰問責?

房屋署回覆查詢時指,山景邨是房委會在「租者置其屋計劃」下出售單位的屋邨,並於2005年成立業主立案法團。法團已接管屋邨的管理權責,與私人物業無異,故須負責屋邨的管理、維修保養及改善屋邨設施等。

眾新聞曾向山景邨物管公司置佳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查詢,惟未獲回覆。

山景邨居民組織「山景新氣象」指,從未聽過法團或管理公司通知過住戶,有關勞工處要求改裝槽口一事,或就事件諮詢住戶意見。直至近日發生意外後,居民曾到管理處要求解釋事件,惟被「落閘」,拒絕對話。

勞工處指,意外後已即時派員到場調查,並已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停止使用該屋苑內的垃圾槽運送垃圾,直至信納他們已採取措施消除有關危害,才可恢復使用。勞工處正進行調查查找有關持責者的法律責任,若調查發現有違例事項,定會依法處理;有關調查工作仍未完成,故此不宜透露意外細節。

據《蘋果日報》報道,山景邨垃圾槽口尺寸約為半米乘半米,相信屬於舊式垃圾槽。蘋果日報圖片

除了山景邨外,勞工處近日亦巡查多個屋苑的垃圾槽,處方回覆查詢時指,於2月5日完成巡查行動,向41個垃圾槽不符標準的屋苑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惟以涉及執法工作及相關部署為由,沒有透露有關屋苑的名單。

勞工處回覆查詢時指,在處方2018年向屋苑法團及物業管理公司發出信件後積極跟進,大部份屋苑已完成改善工程。至目前為止,約有兩成屋苑未完成有關改善工程。該兩成屋苑中,大部份已開展有關工程,亦有少數正進行招標或選擇聘用顧問公司考慮適當的處理方案。

兩成屋苑槽口工程遲遲未進行,當中究竟有何原因?翻查部分屋苑的法團文件,發現有法團與房署曾因工程費用有過角力。

兆麟苑

屬於居屋的屯門兆麟苑,亦收到勞工處的「暫時停工通知書」。當區區議員甄霈霖指,法團去年3月曾向居民發出問卷,就改裝槽口方案諮詢意見,惟之後卻不了了之,直至月初被勞工處要求停工後,須改用升降機運送垃圾,法團才發通告,表示已選擇承辦商承接改裝工程。

甄霈霖指,據了解法團曾以房署出售時垃圾槽口尺寸合法,但現時規格不符法例為由,要求房署負上改裝的責任。

翻查兆麟苑法團網站,現任法團去年3月曾向住戶寄出問卷調查,諮詢就改裝工程的意見。信中提到,法團曾於2018年11月刊登招標廣告,及後因收到業戶意見認為,垃圾槽是按照房委會原有設計,法團接管以來未有修改,認為工程由業主一力承擔有欠公允,故法團向房委會反映,要求房委會承擔應有責任,惟多番商討後房委會未有作出正面回應,故法團於2020年2月再重新招標,並就數個改裝方案諮詢意見,安排於原定3月舉行的業主大會中議商討。不過,原定去年3月舉行的業主大會並沒有舉行,最後三度以疫情影響場地租借為由延期。

改善垃圾槽口工程費用,在兆麟苑最新的通告顯示工程費約為$247,800。兆麟苑法團回覆查詢時指,就有關垃圾槽改善事宜,法團與管理公司自收到勞工署通知後已積極跟進,除與勞工署溝通了解相關要求外,亦透過問卷方式收集居民意見,原本打算待業主周年大會議決,惜受疫情影響,業主大會因場地問題而被迫延期,至今仍未能確實召開會議的日期及地點。有見及此,法團早前已就改善工程公開招標,並已選擇承辦商,務求盡快開展工程。

天盛苑

另一居屋屋苑天盛苑同樣被要求停工。同樣地,屋苑法團亦曾就工程責任問題與房署角力。

翻查天盛苑業主立案法團會議紀錄,有關垃圾槽口的討論在收信後2個月、即2018年7月的會議首次提出,提到當時勞工處巡視後發現大廈垃圾槽口不符要求,不過法團認為由於屋苑現時垃圾槽口的設計屬房署原有設計,屋苑沒改動過,懷疑事件屬於垃圾槽設計上的缺失,故去信房署要求跟進。

會議紀錄引述房屋署回覆指,天盛苑屬於居屋屋苑,與一般私人物業無異,屋苑日常管理事務由業主立案法團或物業管理公司負責管理及執行,其中包括垃圾槽口事宜,法團可自行決定及負責進行改善設施。

法團不滿回覆,認為房署沒有按法例設計大廈,屬「樓宇先天設計失誤」,房署卻將責任推卸至法團及管理公司,故法團於2018年7月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

2018年11月,法團於收到房屋署回覆指,天盛苑的垃圾槽口是房委會1996年按照當時公營房屋所採用的標準設計所建造,而房委會轄下樓宇獲豁免於《建築物條例》,故毋須跟從其規定。雖然後來2000年成立了獨立審查組,負責按照《建築物條例》和屋宇署的現行政策和指引,規管房委會的新發展工程項目,但並不會追溯現有建築物是否合規,因此垃圾槽口並不涉及錯誤設計問題。房署指,居屋屋苑屬於私人物業,須受《建築物管理條例》、政府租契及公契所規管。當屋苑成立業主立案法團,接收屋苑管理權責後,屋苑的日常管理事務已由法團管理,法團有責任提供安全工作環境予受僱於屋苑工作的人士,因此法團應自行決定是否有需要改善垃圾槽口。

2019年1月的會議紀錄載有申訴專員公署的回覆。公署認同房委會說法,認為房委會轄下建築物獲豁免受《建築物條例》規限,因此房委會在設計及建造時毋須依從規定。

會議紀錄提到,法團主席甘天成不滿結果,認為房委會於物業售賣前不受監管,而物業售賣後,業主需要承擔房委會的缺失。法團諮詢的法律意見認為,房委會漠視日後業主對建築物須承擔的法律責任,只按其政策建築樓宇,有關政策有損業主合法利益,或可構成司法覆核。法團當時建議向傳媒反映問題。

事隔一年後,法團於去年1月會議紀錄匯報有關工程招標事宜,指服務處已邀請十間公司報價,惟由於承辦商投標金額差距大而未有議決,待7月新管理公司接手後再重新招標。

上月意外發生後,天盛苑管業處貼出通告,指勞工處巡查後發現垃圾槽口未合標準,向屋苑發出暫時停工通知書。通告提到,去年初因承辦商投標金額差距大而未有就工程議決,管業處於上月意外後已安排承辦商就工程報價,並會與法團管委會跟進。

眾新聞曾向天盛苑業主立案法團查詢,惟未獲回覆。

天盛苑垃圾槽口。受訪者提供

對於意外之所以發生,任職清潔工20多年的羅智偉指,垃圾房有時地面會有油漬或水,如果遇上垃圾塞槽,有些經驗不夠的工友,或者會探身入槽處理,稍一不慎就會滑倒或失重心發生意外。羅智偉說,如果工友倒垃圾的經驗不足,較易遇到塞槽的情況。萬一遇到塞槽時,他多數會用長棍推下垃圾,或者用水喉加重垃圾的重量,不然就用勾勾起垃圾,不過他也說,這些處理方法也很視乎工友倒垃圾的經驗。他建議至少槽口要縮細,「咁你點唔小心都跌唔到落去」;或者改用升降機運送垃圾。

羅智偉指,通常遇到塞槽,會用長棍推下垃圾。鄭靖而攝

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指,倒樓(即將每層垃圾倒到地下)在眾多清潔種類來說較辛苦,因此經常不夠人手,有時需要請兼職或替工,有時不太熟悉工序的話,就容易發生意外,就如是次山景意外以及2017年錦泰苑意外,兩名清潔工都是兼職或替工。他指,對於塞槽的情況,有些經驗不足的清潔工,可能會探身入槽用手或腳嘗試推下垃圾,容易造成意外。清潔公司為工人辦的培訓可能一年只有一兩次,「做開嘅或者會聽過,但兼職嘅,相信公司唔會特別為佢講一次,所以特別容易出事。」加上倒樓工作大多是單獨行事,發生意外的話也未必有人即時發現。

勞工處在近日意外發生發巡查多個屋苑,向41個屋苑發出停工通知書。杜振豪批評勞工處未有做好本份,「呢個工作其實應該一早做,但勞工處後知後覺,唔太緊張,於是就發生問題。」

改細槽口,是否就可解決到問題?

杜振豪指,收窄槽口後,至少清潔工安全可受到保障,不過會衍生其他問題,「住戶用幾大嘅垃圾袋你控制唔到,你想像吓咁大嘅垃圾袋,槽口咁細,咁工友咪要將個垃圾袋拆開,逐件細件咁掉落去。一來工友會多咗程序,二來都唔衛生。」

長遠來看,他認為如果香港未來要做垃圾分類回收的話,其實繼續用垃圾槽亦很難處理,所以最好應該在大廈地面設置垃圾分類回收的設施,讓居民養成自行分類垃圾的習慣。這個長遠的構想涉及整個文化的轉變,相信需要時間。短期而言,杜振豪認為可改用升降機運送垃圾,「有啲人覺得臭,其實你綁好啲袋口,應該係冇味。佢覺得臭,不只係嗅覺,亦係觀感問題,心理上覺得垃圾、清潔工污糟,令佢唔想喺一個正常出入的地方會見到垃圾出現。」他建議住戶掉垃圾應要紮好垃圾袋,亦避免將尖銳易碎的玻璃放進袋中。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