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播毒的紙船


2003年落成的西貢海濱公園紙船上,被發現有「香港」、「獨立」等字眼,國安法之下建制傳媒將之讀成「香港獨立」,說這是一艘「港獨船」。康文署近日採取行動,將紙船改裝成花槽,並用盆栽遮去「敏感」字眼。此舉無疑政治正確,但追本溯源,卻可能是九七以來最大宗的黑色幽默。

上圖為西貢海濱公園紙船今年以一月的模樣,下圖二月拍攝,紙船已補了漆,還變成了花槽。照片來源:空城記 Empty City Facebook專頁

這裡「獨立」是指「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三年零八個月期間,它接受中共領導,活躍於西貢一帶。正因為它與西貢關係密切,西貢海濱公園進行改善工程時,建築師馮永基便以此為主題,使用與東江縱隊相關的舊報紙裝飾幾隻小船,藉此讓西貢人、香港人留住歷史記憶。
 
港九獨立大隊的負責人,不少於中共建政後成為國家幹部,其中一例是政治委員陳達明。日本投降後,他曾參與解放戰爭,後來被授予上校、大校軍銜。1983年調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主管文教事務,是先父的老上司。他於1992年退休後,以其親身經歷,撰寫《大嶼山抗日游擊隊》一書。筆者仍留有陳先生的贈書。

照片由筆者提供

除了海濱公園,西貢還有烈士陵園、抗日英烈紀念碑等抗日史蹟,後者剛於去年抗戰勝利75周年紀念日入選中國國家級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換言之,西貢是反法西斯戰爭的光輝典範,根正苗紅,功昭日月。
 
如此抗日史蹟、如此孕育出國家幹部的抗日力量、如此簡潔地呈現抗戰史實的藝術紙船。抗日戰爭是中共政權合法性的重要源頭,康文署竟在抗戰頭上動土,黑色幽默盎然。
 
黑色幽默最少有四點。第一,抗戰本應是安全的課題,但客觀處理抗戰原來也可以「弊多於利」,不啻對歷史教育又一記悶棍。第二,馮建築師使用的舊報紙是1998年的《大公報》,取材本應穩陣,卻引來建制傳媒評為「港獨船」;建制傳媒抗戰文章crossover昔日漁村孩童玩紙船的簡樸情懷,結果卻變成「打着紅旗反紅旗」。第三,建制傳媒說紙船「一直為人詬病為『港獨船』」、「17年來一直未為港府所正視」,但心水清者都知道,2003年公園進行工程時,「港獨」的概念和爭議當未出現;說「2005年(應為2003年)竟獲香港建築師學會年獎」,等於是用清朝尚方寶劍斬明朝的官。
 
第四,也是最「黑」的一點,觸發文革的名篇 〈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 ,批評《海瑞罷官》一劇並非芬芳的香花,而是一株毒草。康文署將紙船改裝成花槽,花香滿溢,象徵意義十分明顯:用香花為抗戰藝術毒草除毒,將毒草修正為香花,客觀上將之當成「破四舊」的對象。
 
那麼,誰才是毒草之淵?
 
是港九「獨立」大隊?這個名字太偉光正,就算含「獨立」一詞,罪名絕不能加諸其身。是《大公報》?它並非港大學苑《香港民族論》,亦非黃之鋒的文字,所以不能也不可。結果,只能將罪名加在建築師身上。「其實可以用其他的摺法,設計師何必要摺成這些感敏字句呢。」康文署的決定,等於是強行代表建築師向批鬥者認罪,承認該設計犯了政治錯誤。
 
連根正苗紅的歷史和歷史藝術作品也可成為改造對象,日後香港還有沒有真歷史、創作與歷史相關作品的空間,難免令人疑慮。
 
順帶一提,海濱公園於2003年所獲獎項為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獎狀」,當年會長為王寶龍。「毒船」被「會長」加持,這麼「牛鬼蛇神」的事若發生於文革年代,必定上綱上線,禍及王先生。現在,王先生分毫無損。多麼可喜可賀。有關方面宜創造性地運用邏輯界新星葉劉氏的「新疆紅星」新論,藉此大力宣傳香港並沒有文革2.0、香港居民仍享有神聖不受侵犯的人權。

葉劉淑儀Twitter截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