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商經局重擊港台編輯管理缺失 倡定守則規管工作外行為 工會斥編輯自主蕩然無存


在專責小組成員名單未明下,由商經局主導的港台管治及管理檢討報告出爐,大肆抨擊港台編輯管理有缺失,問責意識薄弱,高層角色被動,亦沒有就節目標準及質素主動向顧委會徵求意見。處理投訴上,調查及跟進記錄不全,沒有機制確保有嚴格遵守「上報」的要求。報告多次提到顧委會的名稱,指港台沒有向其徵求意見、匯報投訴、提交表現報告等。

局方又打「開口牌」,直指港台嚴重依賴合約員工及服務提供者,即外判的自僱人士,由於由製作單位直接聘請,無公開程序,把關不力,容易出現利益衝突和私相授受。報告建議,嚴格審視服務提供者的安排是否符合原意,並制定適用各類人員在工作期間及工作以外的行為守則,妥善管理港台形象和公信力。

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主席趙善恩表明,眾所周知港台製作的節目獲獎無數,公信力有目共睹,但報告隻字不提,只力數港台表現不濟,覺得很侮辱專業。她形容編輯自主蕩然無存,用高壓的行政手段去解決講真話的人,今日港台發生的事,實在是香港的寫照。

(左起)商經局常任秘書長梁卓文、局長邱騰華、港台顧委會主席林大輝。

無主動向顧委會徵求意見成咎病

商經局去年5月28日宣布,成立專責小組檢討港台管治及管理,事隔八個月,近百頁報告出爐,花上大部分篇幅,著墨港台在編輯管理及投訴機制上的問題。

報告指出,編輯管理制度存在缺失,沒有清楚界定及記錄編輯流程和決定,亦沒有清楚劃分高級編輯人員的權責,問責意識薄弱。現時主要由製作單位的人員按個人判斷作出編輯決定,總編輯及高層管理人員角色被動,處理爭議及敏感事宜上,主要透過口頭「上報」。

節目製作前、製作期間及播放前,並沒有設立質素保證或違規風險管理措施;亦沒有透過制定詳細指引,解釋如何理解和實踐約章、節目製作人員守則及通訊局業務守則;也沒有就關乎編輯方針節目標準及質素事宜,主動向顧委會徵求意見。

報告建議,要加強編輯管治,制定透明的編輯流程,清楚界定各級編輯人員的責任,強調總編輯及首長級人員的決策角色,並制定一套全面編輯政策及指引,供所有港台人員遵守。報告更提出要「與顧委會建立積極的伙伴關係,主動向委員會徵詢關平編輯方針,節目標準及質素,以及投訴事宜的意見。」

商經局去年5月28日宣布成立專責小組檢討港台管治及管理,四日後署理副廣播處長陳敏娟遞信辭職。

無向商經局、顧委會匯報投訴 遭質疑雙重標準

報告港台處理投訴機制形欠缺透明,界定投訴是否「節目相關」過於空泛寬鬆,不能確保公眾投訴得到妥善及公平處理。不論性質是否嚴重,投訴會由被投訴節目的製作人員處理,存在角色衝突。

另外,調查及跟進記錄不全,沒有機制確保嚴格遵守「上報」的要求,亦沒有向港台管理層、商經局及顧委會充分匯報投訴的全面情況、如何跟進嚴重違規個案,即使披露投訴統計數字,也沒有向公眾交代詳情及跟進工作。

有記者問到,新接任的廣播處長完全無廣播經驗,將有關廣播節目的投訴,交給完全無廣播經驗的人處理和調查,是否公道?警方處理投訴都是交由警方自己調查,為何現時針對港台的投訴,要尋找其他人的意見,是否雙重標準?「上報」是否自我審查?

商經局常任秘書長梁卓文解釋,報告意思不是指找其他人來調查,而是一些嚴重個案是否要給上級人員審視。報告建議保存投訴記錄,也非落在員工的個人檔案上,而是調查決定有沒有文字記錄。如果不記錄,外人就不知道已經調查、基於甚麼因素作決定,並不能只靠口講,日後其他投訴都要用同一把尺。

港台不少節目都是以服務提供者形式,聘用人手和外判製作。

商經局指服務提供者「泛濫」 易私相授受

在人事管理方面,報告指出,港台嚴重依賴約400名全職及兼職「合約員工」及超過1800名的第二類服務提供者,即外判的自僱人士。報告認為,約540名節目主任職系公務員,劃分為兩個組別、14個工種,屬過早分流,以致各自為政。各製作單位過度著重應付短期運作需要,而忽略機構長遠發展要求,不利培養接班人選及影響部門的繼任。

商經局常秘梁卓文指出,部份全職及兼職的員工管理下放給不同製作單位,各施各法,缺乏機構層面的管理。服務提供者並非港台的員工,以前立法局時期只有5個工種,包括藝人、DJ、編劇、撰稿員和資料搜集員,但現時已「泛濫」到76個工種,明白港台需要彈性,但工作類別涉及節目主任職系,例如監製和編導。

他指,審批合約、利益申報、行為操守、監管表現等行政管理相當鬆散,由於直接由製作單位批出,無任何公開程序,把關不力容易出現利益衝突和私相授受的情況。

報告出爐一刻,王宗堯仍未有任何罪名判決,仍是無罪推論下的涉案人。

舉例起用王宗堯 缺乏風險管理意識

他舉例指,有一個公共事務組的節目,有主管批出服務提供者合約予一名演員,「這位演員眾所周知是涉嫌干犯嚴重的刑事罪行,當時主管明知對方已經被捕,仍然照批,我哋問佢時,佢完全唔覺得有啲咩唔妥,係完全缺乏風險管理的意識。」

梁卓文不點名的演員相信就是王宗堯。王宗堯去年7月曾演出《頭條新聞》當中的戲劇環節。另外,他當時被控一項「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去年8月再被加控一項暴動罪。另外,港台去年3月亦臨時抽起由王宗堯演出的《獅子山下2020》單元。不過,直至報告出爐一刻,王宗堯仍未有任何罪名判決,仍是無罪推論下的涉案人。

專責小組建議,嚴格審視節目主任職系的角色和核心職能,檢討過早分流,加強管理合約員工及第二類服務提供者,確保效率和成效。亦要確保所有港台工作人員了解約章,作為政府部門和公共廣播機構的責任。

報告更建議,制定適用於各類人員工作期間及工作以外的行為守則,妥善管理利益衝突及對港台形象、公信力及導致違規的風險,並嚴格審視第二類服務提供者現行安排,是否合乎財委會核准的原意及範圍。

另外,報告提到衡量港台表現的關鍵續效指標沒有與約章掛鉤,現時定期報告只交代技術數據和節目製作播放資料,沒有解釋製作是否符合港台的公共目的和使命,缺乏評估觀眾的反應,更直指周年計劃及報告參考價值不高,亦沒有向顧委會和商經局提交詳盡管理分析和服務表現報告。

而財政預算往往集中應付短期運作需要,財政年度結束後亦未有檢討部門財務表現,沒有評估運用資源的成本效益。同時,過分依賴以報價方式採購,而不進行公開招標,部門供應商名冊不足,未能達至公開和公平競爭。港台亦未能善用資訊及通訊科技的潛力,提高表現。

邱騰華說,港台必須要在制度上、執行上及監察上改善。

邱騰華:讚賞是應得的

商經局局長邱騰華在記者會開場時表示,近幾年港台的工作備受關注,不少對節目的評價或投訴,引申討論到關乎港台的角色、立場和定位越趨激烈和兩極化。他指,約章訂明港台享有編輯自主,但同時亦要履行編輯的責任。他強調,港台不能單單以傳媒機構自居,或以編輯自主為由,偏離約章對公共廣播機構的要求,港台的工作不是不受監管。

邱騰華簡述報告時,特別提到「港台未能與顧委會建立一個積極及合作的夥伴關係,讓顧委會就關乎編輯方針、節目標準及質素的事宜提供意見。」他指,港台的管治及管理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必須要在制度上、執行上及監察上加以改善。

他重申並非針對個別事件,而是近兩年很多投訴,部份經過通訊局作出結論屬嚴重的裁決,涉及的亦不是單單一個節目,編輯的決定如何持平?他說港台往往接受裁決,將節目下架,但他問到「違規之後如何處理?人員是否充足理解規限?」對於港台亦得到不少獎項和讚賞,他稱,讚賞是應得的,不應量化「有多少讚或彈」,不能對沖,制度有缺失要補救。

工會:獲獎無數隻字不提 侮辱專業

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主席趙善恩形容報告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內容亦有很多矛盾,理據薄弱,挑戰邏輯的底線,是「亂棍打死港台」。她又指港台隸屬政府,服務的是市民,並不是官僚,今次成為政治問題的代罪羔羊,無法解決香港的困境。趙指一場反修例風波之後,唯一變相下台的官員,竟然是廣播處長,實在相當諷刺。她批評編輯自主蕩然無存,用高壓的行政手段去解決講真話的人,今日港台發生的事,實在是香港的寫照。

眾所周知,港台製作的節目獲獎無數,公信力有目共睹。報告卻隻字不提,一味力數港台表現不濟,實在侮辱專業。工會質疑由行外人主理的檢討小組,並不了解傳媒運作。港台沿用業界一貫編採制度,由編輯審稿把關。若要求編輯決定必須層層上報,並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做檔案,重要資訊便不能及時向公眾發放,不單缺乏效率,更不設實際。假設採訪時,記者須文字上報提問,當遇到突發情況時,怎能即時追問公眾關注的議題?

對於報告稱港台沒有投訴機制,她反駁其實自從2011年開始,港台一直按部門通報處理公眾的回應,亦早已成為製作人員工作的一部份,質疑檢討小組是看漏還是視而不見。

至於商經局稱港台的服務提供者「泛濫」到76個工種,她批評說法倒果為因,回歸以來,政策局本身的架構都有演變,也出現以前沒有的官方銜頭,這是回應時代的轉變,港台不應墨守成規,屬應有之義。

工會指出,自千禧年末檢討港台以來,凍結升遷及招聘逾年,面對離職及退休潮,人手早已捉襟見肘。工會近年多次反映,大幅增加電台電視服務後,必須增聘製作人員;但局方一直沒大幅增加員工名額,「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在維持服務的前提下,質疑要與第二類服務提供者合作,責任誰屬。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