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試論《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左翼隱喻:上帝真已死?真嗣和明日香的自卑和自大因為這個「新上帝」?


蘋果日報的《新世紀福音戰士》講座缺乏左翼解讀

早前,《蘋果日報》的果籽因為《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將預定於2021年上映,請來了好青年荼毒室和林兆彬用哲學的角度分析這部作品劇情。啟敢不知是否《蘋果日報》不喜左翼思想,這兩位主持對《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劇情分析似乎忽略左翼角度。啟敢不才,嘗試找出《新世紀福音戰士》當中隱含的左翼思想。

其中的主持豬文稱,《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是描述一個上帝已死的世界,現代人不像古代活在一個有意義和秩序的世界,而是活在一個自由主義的原子時代,人們便感到彷徨和空虛,找不到自己的意義和社交關係十分疏離。而真嗣就活得隨波逐流,為了追逐別人、父親的認可,就登上初號機做駕駛員。

豬文這個觀點似乎參考自韋伯的「世界之解咒」的觀念。韋伯認為古代因為宗教和傳統充斥在社會的關係,人們活在一個社群之中,依據自己的社會角色和地位有自己的生活意義,然後終老一生。但是現代性卻破除了這種氛圍,人能夠依據自己的意義而活,宗教和傳統就好像魔法於現代社會失靈一樣,不能再於人生意義上擔當壟斷的權威。結果人就頓時活得空虛,沒有意義。

馬克思對「世界的解咒」的反駁

不過啟敢想起了另一位法國哲學家巴里巴爾於介紹馬克思思想的一本小書,就挑戰了這一個看法。簡單地說,馬克思認為儘管宗教因為科學而逐漸退場,但是資本主義卻充當新的上帝,這就是馬克思所言的商品拜物教和虛假意識。何謂拜物教?是指原始宗教將一些石頭、木頭等等物品當成上帝般敬仰和恐懼,但是一旦原始人對該死物失去信仰,那死物就像失去生命力般對原始人喪失了支配力。

明日香代表了願意服從資本主義邏輯,力爭上游的人。

所謂商品拜物教,就是人類對商品和金錢的儲蓄、追逐和崇拜支配了人類社會和文化。原本於前現代的社會,商品和金錢對於人類是中性的,當時的人不會瘋狂追逐商品和金錢的多寡,甚至因為宗教的影響認為逐利是邪惡的。

但是,當資本主義的觀念支配了社會後,人類就將一個人的品德、地位和成就和他擁有的商品或金錢多寡掛勾,憎貧捧富。但是這種觀念並非自有而有,而是因為人類對商品和金錢有一種宗教的信仰(當然有歷史發展和社會結構的原因)。這也是馬克思形容古代的宗教讓路給商品拜物教。

因此,在新世紀不僅上帝仍然存在,而且變得更加邪惡,鼓勵人為了商品和金錢而競爭,甚至出賣害死對方,將對方視為生財手段。用商品拜物教來解釋真嗣和明日香的自卑和自大,就能有新的看法。

明日香的自大和真嗣的自卑,是面對資本主義瓦解了蘇聯和各地的工人爭取福利運動的侵略性,人人在這個社會自身難保,各自為政下的兩個極端反應。

《新世紀福音戰士》播放的時代背景

我們重新審視《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作品播放的背景。首先,資本主義的大敵蘇聯瓦解了,一個口號上號召工人團結奪取權力的國家消失了。第二,資本主義於二戰後的繁榮已經消逝,新一代已經不能複製上一代的致富模式,憑著努力工作就能致富成功。(即是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於《廿一世紀資本論》指出,戰後的一代是歷史上罕見能夠藉著工資增加財富的一代,其他的年代都是用錢滾錢的形式致富),再加上資本家擁立的列根和戴卓爾夫人分別於美英兩國不停削減福利,打擊工會和工人,將當中的資源輸送給財閥發大財,公共資源萎縮。

因為公共資源的萎縮,新一代更難憑已殘破的教育上流,又要面對更激烈的競爭才能上位。而日本於九十年代初的泡沫經濟爆破,更加大了新一代要保護自己社經地位或上流的難度,對於新一代而言,這個社會對他們更加不友善。

真嗣代表了不願意服從資本主義邏輯而逃離的人,遭到社會拋棄。

儘管貧富懸殊更加嚴重,上流機會更少,但這個社會仍然是商品拜物教,用擁有金錢和商品多少定奪一個人的人格,你不是迎合它,力爭上游;就是遠離它,被社會拋棄。明日香和真嗣各自的自大和自卑,起因於此。

明日香和真嗣,是面對商品拜物教的兩個極端

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中,明日香能力出眾,學業優秀(但是個性值得商榷),為了得到他人稱讚而力求完美,因此看不起能力平平但駕駛天賦優於她的真嗣。明日香其實是隱喻了一些努力服從遊戲規則,於資本社會上流的人。他們嘗試於學校表現優異、滿足主流社會的期望,然後於殘酷的競爭獲勝,最後成為資本社會認可的新貴。而真嗣的才能優於她讓她十分恐懼,因為她恐怕自己得到其他人認同會一去不返,就像一些於社經地位佔優的人士因為和其他人競爭失敗,下流成窮苦大眾,那種恐懼可想而知。當然,因為劇情發展的緣故,他們的關係並沒有變差,最後也變成朋友。

而真嗣為人懦弱,對身邊的事愛理不理;則像現今日本的尼特族,因為適應不了激烈的競爭而敗陣下來,於是放逐自己,自我封閉。但是因為真嗣始終受到商品拜物教的影響,仍然渴求得到認同,於是當有機會表現自己的實力,滿足他人的期望時,他也願意隨波逐流去滿足主流對他的要求,就是登上初號機和使徒作戰。但是,當劇情的發展(隱喻社會的壓迫)超出了真嗣承受的能耐,他就會退回自己的空間,就像一些適應不了晚期資本主義而躲在家中的隱青。

商品拜物教使他人是地獄更嚴重

沙特指他人是地獄,指現代人活在他人的眼光下必恭必敬,自我審查,惶惶不可終日,活不出真我的情況——我相信商品拜物教一定會使情況更加惡劣,因為加劇了人們之間將對方視為工具和手段,大家猜忌到死的惡劣情況。在貨幣因為量化寬鬆而越來越貶值的現在,大家為了掙取足夠的金錢維生,一定會拼個你死我活。

最後都是SEELE笑到最後?

最後二號機被分屍,代表權貴笑到最後?

不過,無論明日香和真嗣面對現實的態度,都是被動地接受它的遊戲規則,而不是主動挑戰它。相信掌握社經大權的權貴一定十分高興,因為這兩者因為商品拜物教陷於競爭而非團結一起對抗權貴,權貴可以對他們分而治之,甚至一舉殲滅。到結局(指舊的劇場版)時,明日香挺身駕駛二號機面對SEELE的九隻EVA量產機雖一度獲勝,但最後被敗陣分屍——容啟敢妄自猜度,也許暗喻了就算你如何力爭上游,沒有工人運動和工會的支持,最後權貴要你死,你也不得不死。

最後,啟敢進一步大膽演繹,《新世紀福音戰士》劇情的結局(舊劇場版及漫畫版),真嗣的最後抉擇,也許隱含了左翼對資本主義的批評,欲知詳情,留待下回分解。

聯絡作者:

Facebook專頁
IG專頁
MeWe專頁

你不需要相信我,要緊記:文章好,舉手之勞,請到我的網站,在最下面的「讚賞公民計劃」點like(按5次like是免費的),我就能賺取微薄收入,繼續寫更多文章給大家,也要分享這篇文章給其他朋友,謝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