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未聽聞過的「流水式」集會-Margaret和Martin的身影


對上一次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的四樓三庭,出現如此不尋常的被告人物,以及如此陣勢的辯方律師團隊,應該是兩年幾前的佔中九子聆訊。現在回看,那是急劇淪陷之前的香港,那時的法律只有普通法一種,那時的法官也只得一個名稱;不如今天,一併還有陌生的國安法法庭和國安法法官。

今日在西九三庭審理的,是2019年818維園集會案,碰巧跟當年的佔中案一樣,共有九名被告,依次為黎智英、李卓人、吳靄儀、長毛梁國雄、何秀蘭、何俊仁、梁耀忠、李柱銘和區諾軒。他們被控組織和參與未經批准遊行,其中梁耀忠和區諾軒因為認罪,故此沒有出席聆訊。

這七人中黎智英由於國安法案件纏身,故兩個月前開始已遭還柙,他坐在被告欄最遠處,身旁坐著兩個懲教人員將他和其他人分隔。兩年幾前的佔中案法庭,黎智英是公眾席上為九子打氣的人,今日他即使仍未判有罪,卻已經失去了自由。

星級被告與星級大狀

至於李柱銘和吳靄儀兩張熟悉的面孔,也是叫人意想不到,有一天竟會坐在被告欄裏面,成為遭法律審判的人。代表這七人的星級律師團隊,其中幾個也是當年佔中案的代表大狀,如戴啟思、駱應淦,蔡維邦和潘熙。當年仍在席上的麥高義,卻於去年中病逝。法庭景物依舊,很多人事已經改變不復回。

案件已審了一星期,此案用英語聆訊,控辯雙方盤問證人時,須由法庭作出即時傳譯。故此一來一往,花上很多時間。而控方證人對於辯方大狀的提問,回答時都顯得小心翼翼,讓人有種聽了老半天也沒聽出什麼來的感覺。

不理解「流水式」的警司

早前辯方盤問警司張永勤時提及,818集會舉行前一天,民陣曾召開記者會講及遊行安排,但張竟然表示沒留意有這樣的記者會。另一位現任中區助理指揮官的周姓警司,被辯方問及其下屬有否向她匯報,民陣與警方開會時,曾表示會呼籲士威人士流水式離場時,她曾這樣說:「我係唔知咩叫流水式。」

今日周繼續作供,她多次重複表示,自己對於民陣記者會的內容一無所知,辯方大狀何沛謙續問,那818當日,她看到遊行開始時有什麼行動?,她答:「我監視住。」辯方再三追問時,她竟甚有氣勢地說: 「咁我會有呼吸,有脈搏囉!」引來眾人譁然。

其後,另一辯方大狀駱應淦上場。他問周,警方有沒有計劃疏散人潮(dispersal),法庭傳譯人員翻譯成「疏散」時,周未有回答提問,反而質疑大狀駱應淦用字出錯,她說:「dispersal是驅散,evacuate才是疏散。」

駱應淦按捺不住,即刻用中文回應:「evacuate是撤退,dispersal是疏散。」法庭傳譯員亦補充說,一直以來聆訊上都把dispersal解釋成疏散。

周回答辯方的提問時,不時快人快語沿用以下這串句子,表明警方的一切做法都是「基於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和維護他人權利與自由的原因」,而且表現得頗不耐煩,她一度面孔朝天,揚一揚雙手說:「你讓我重複又重複答案!」

冼(總督察)答道:「文字上我認識這三個字,但在公眾活動的範圍上,我唔認識這三個字,冇聽過。」

我冇聽過這三個字

隨後一名姓冼總督察亦上庭作證人,接受辯方提問。因余若薇須接受隔離而代替她上場的大狀蔡維邦,向姓冼的總督察提及,當日民陣與警方舉行過相關的遊行會議,而她被指派作為秘書,「你應要負責記錄,例如寫notes、minutes,或者summary?」她答:「會議有錄音,我不用作詳細紀錄,可能有notes,但不肯定係點寫。」

蔡維邦向她提及,當時在會上,民陣代表曾向警方表示「到時啲人一定流水式離開」,他問冼:「你是否對流水式這個字眼熟悉?」冼答道:「文字上我認識這三個字,但在公眾活動的範圍上,我唔認識這三個字,冇聽過。」

蔡維邦續說,民陣代表當日在一段說話裏,講了三次「流水式」這個字眼,問她若不理解這個字眼的意思,那事後有否追問過與會的同袍?她則表示,從未就此請教過其他人。

李柱銘和吳靄儀兩張熟悉的面孔,也是叫人意想不到,有一天竟會坐在被告欄裏面,成為遭法律審判的人。

整日的聆訊在很多「不知道」、「未聽過」的答案中完結。退庭了,黎智英被押解離開,臨別一刻,公眾席上爆出了一句「黎生加油!」,他把握時間回應了一個心心手勢。其餘被告相繼走出被告欄,一頭銀髮的李柱銘顯得很從容,我的眼神剛好跟他碰上,他跟我打趣道:「我本來想請你食飯,但你件衫咁大個"Don’t"字,令人立刻就要噤聲啦!」(這天我胡亂地穿了一件有大大隻Don’t字眼的Tshirt)

不過兩年時間,無論庭內和庭外,已經是兩種光景。最尊重法律的人,今天亦被帶上法庭審訊。世情急促變化,但見Margaret(吳靄儀)和Martin(李柱銘)的身影依然冷靜優雅,腰板挺直。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