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足球字典專訪】施建章狠批政府漠視足球界 冀同業發聲爭權益:願贏波歸香港


自第四波疫情爆發後,康文署轄下的體育場所關閉了超過兩個月,本地體育界陷入完全停擺,但政府卻在過年前准許球場舉辦花市的同時,繼續不容許職業足球隊操練,令不少體育界人士都怨聲載道。雖然政府在年初七逐步重開部分體育場地,但這兩個月的閉場措施,已經對業界造成無力回天的重創,很多業界人士都敢怒不敢言。

但香港這個地方,無論多惡劣的情況下,總會有人願意挺身而出。出名敢言的本地資深足球撰稿人施建章,日前以「頂你,香港球員好恰啲」為題在社交平台發文,炮轟政府無視足球業界已陷絕路的困境,並呼籲同業應為自己的權益發聲,不要做沉默的羔羊,「大家想繼續忍定出聲,自己諗。」該文章在社交媒體被瘋狂轉載。 

「足球字典」施建章4歲便開始與香港足球結下不解之緣。精工、寶路華及麗新等多隊已解散的足球隊波衫,成為了他的珍貴寶物。   張凱傑攝

48歲的施建章,自細受父親熏陶,4歲便開始接觸本地足球,從此醉心於了解香港足球的比賽和發展。施建章1998年開始擔任《進攻足球》的撰稿人,一直撰寫至2015年。擅長撰寫足球歷史的他亦曾為多本雜誌撰寫足球專欄,被行內人尊稱為「足球字典」,亦曾被邀請到電台及電視台擔任足球評述員,以及為足球歷史節目擔任旁述工作。現時他是一名自由撰稿者,間中會為不同媒體撰寫專欄,亦擔任Youtube頻道「食腦Signal」的主持人,為馬迷分析賽馬貼士。

自稱「爛鬼書生」的施建章,有一句說話常常掛在口邊,「做運動員折墮,做香港足球員係最折墮!」他解釋,足球是香港最多人觀賞的隊際運動,如果無成績,會最快成為眾矢之的;但假若踢出成績,亦沒有任何優待,例如香港代表隊於09年東亞運勇奪金牌,但足球項目仍然未能回歸體院的精英項目,質疑是否因為香港足球員「唔夠惡?好恰啲?」。

收藏品當中,最珍貴的必定是已故香港球王胡國雄的親筆簽名波衫。   張凱傑攝

他引用2019年抗爭者常常高叫的一句說話去形容香港足球員:「為我城,粹我命」。他解釋,有能力穿起香港隊波衫上陣的球員,都願意拼盡自己的血與汗去「Die for Hong Kong」,理應受到香港人的尊重,但過去多年,政府就算對待一些功勳戰將,也未能彰顯他們為香港足球立下的汗馬功勞,甚至因為政府對體育產業的漠視,令他們生活得非常辛苦。

以第四波疫情為例,政府一刀切封閉所有足球場超過兩個月,一向靠開辦足球訓練班維生的傑志體育中心以及其他足球學校等,絕大部分的球員、教練及球隊工作人員都是沒有糧出,施建章直言「咁嘅做法等同於推晒啲教練同球員去死」。他得悉有部分本地的足球學校及香港足球員都對政府這兩個月來的封場感到非常不滿,但他們大多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知道只要站出來發表一些對政府不滿的意見、爭取一些公平的權益,後果或許不堪設想,所以唯有選擇啞忍,逆來順受。

施建章亦特別提到,2019年有團體成立教練工會,希望為足球教練爭取應有權益,卻突然被人叫停,原因是「唔好搞啦,咁政治!」。他質疑為何2017年特首選舉時,現任國際足總的技術顧問、香港足球名宿郭家明卻可以為林鄭月娥站台,「呢啲夠晒政治化,唔見嗰陣有人出聲?」施強調,球員及教練為自己的飯碗發聲,絕對是天經地義,無奈香港運動員永遠都是很卑微,這個所謂的文化及風氣,也是香港足球其中一個為人所詬病的地方。他冀望香港的足球從業員未來能團結一致,為自己的權益、專業發聲,「其實大家係咪應該喺呢一個年代,唔好再用返上個世紀嘅諗嘢方法,而係應該voice for yourself呢?」

2019年12月3日,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召開有關香港足球發展的公聽會,施建章連同多名本地球員、候任區議員及球迷出席發言,狠批足總的鳳凰計劃及五年政策計劃發展不果,以及現有球場質素參差。當時施建章在會上大力批評民政局「走數」未有興建球場,並怒斥林鄭連時任港隊教練金判坤與前立法會區議員區諾軒都未分得清楚,促請政府尊重球員,他在會上亦提出不少建議,包括盡快兌現額外興建多九個球場的承諾、港隊上陣超過60場的球員可獲配公屋單位等。

 

一年多過去,施建章回望當時的發言,仍覺意猶未盡,只可惜當時的發言時間只有三分鐘,未能繼續「鬧落去」。他又指當日決定到立法會發言,全因一位他非常尊重的足球前輩,已故著名港隊教練黎新祥的「城門谷事件」。

體院在回歸前研究實行精英計劃,足球因無法符合精英制的計分法,97年回歸前被剔出精英項目,自此,香港足球代表隊就如遊牧民族,每次練習都需要四處遷移,到康文署所安排的場地進行訓練。2007 年亞洲盃外圍賽,香港在小組賽末段主場對烏茲別克,香港隊若能在主場擊敗對方,便有機會出線亞洲盃決賽週。在這場大戰上演前,香港隊被編在城門谷運動場操練,由於當日曾下大雨,場地管理員拒絕開門予香港隊練習,但教練黎新祥希望爭取練習機會,故堅持到現場視察環境,更放下身段,哀求場地管理員開放場地,讓香港隊作最後練習,事後港隊獲准試踢30分鐘,期間亦無再下雨,港隊繼續練習。翌日足總卻收到場地職員致電投訴,指港隊無視「封場令」。

施建章對這件事感到無比憤怒,「谷住道氣喺心入面十幾年,你咁樣去侮辱一個國家級嘅教練?咁樣去對一個全香港足球員都尊重嘅教練?我真係接受唔到囉。」。

多年來,場地問題都是香港足球面對的最大困難,最新出爐的《財政預算案》看來真的有意著手解決。與上年的預算案比較,政府今年有關體育的篇幅較多,並特別提及足球項目,當中提及將會預留3億1800萬元推行「提升足球場設施五年計劃」,將大幅增加符合國際標準的五人足球場,並研究把現有場地擴建為標準十一人草地足球場,以及加快更新人造草地,涉及康文署轄下超過70個場地,希望提供更多標準場地舉辦足球訓練及比賽,促進本地足球的長遠發展。

施建章認為政府這次誠意十足,還笑稱:「係財政預算案入面寫咁多(足球),一世仔都未見過啦!淨係文字都有誠意啦!」他認為政府願意投放資源在足球上,任何人都會歡迎,「食窮民建聯啊嘛,你比得我哋梗係要啦!同埋好老實,如果你真係搞好啲足球,多啲人去睇波,多啲人走去參與足球運動,大家去發洩啲精力嘅,鬼有人出嚟同你示威咩?」他希望政府這次興建或改建足球場地時,必定要聆聽專業的足球人士意見,例如教練等,因為他們才是場地使用者,最清楚一個足球場需要什麼。 

施建章(左)上年8月曾到政府總部遞交請願信,要求政府向教練持續發放補助金。    蘋果日報相片

談到香港足球的未來,施建章持樂觀的心態,他指就算以前的本地足球看似比現在興盛,入場睇波人數亦比現在多,但忠實的香港球迷現時會比較多,因為他們比以前更加團結。他強調香港球迷一直都是香港足球的動力來源,但以前有部分球迷卻常常向香港隊喝倒采,令香港球員都不喜歡在主場踢波,但現時情況卻有明顯好轉,「而家啲球迷好有外國Feel,真係非常支持香港隊,呢個係香港隊嘅動力嚟!」雖然現時本地波的入場人數越來越少,但他並不感到灰心,仍然相信香港足球的發展會越來越好,總有一天重返香港人心中的「Number 1」。

他提到自己曾在現場觀賞過歐洲國家盃決賽、世界盃,但無一場能媲美2009年東亞運香港戰勝日本的比賽,「因為我喺呢度出生,我係香港人,呢一支球隊係代表住我哋,亦代表住我地每一個人嘅身份認同。」

除了是足球撰稿員,施建章也曾經是一名社工。1993年於理工大學社工系畢業,早年在工作時曾參與青年事務,到過警署協助被捕青年,亦探過無數次監,對民主運動他是非常支持的。他於2019年6月12日發表的《作為70後,我深切向青年道歉》一文,更成為反送中運動其中一篇最廣為人談論的文章。

運動和政治,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施建章最後以足球理論寄語香港人:「香港足球同民主運動一樣,仲未完場,曾經光輝,而家處於艱難時期,只要有鬥志同信念,堅持唔放棄,一定可以重現光芒。香港年青人同球員用血汗堅持理想,市民同球迷都睇到同感受到,會同你地齊上齊落。可能進軍世界盃同民主普選係遙不可及既目標,但係每一代香港人同香港隊足球員,都向住呢個光榮夢想邁進。」

 「願贏波歸香港!」

張凱傑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