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風雨前夕的盼望與自由


歷史多巧合,七十多年前的2月28日,台灣發生「228慘案」,而早前因參與去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被國安警拘捕的五十三人,昨天(周五,26日)收到通知要提早在今個星期日往警署報到,眾人預料將被正式落案起訴,而且因為以國安法罪名拘捕,一旦拘押候審,保釋機會近乎零。換句話說,今年2月28日後,他們極有機會長期失去自由,當中也包括早已訴訟纏身的戴耀廷教授。

昨天(周五)收到消息後,他向其Patreon支持者臨別贈言:

剛獲警方通知星期日再次向警署報到。有機會這次會落案起訴,能保釋的機會也不大。我仍有平安,會以進入曠野的心態去面對未來幾年的牢獄日子。我應仍可透過家人把我在獄中的一些想法在這裏分享。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盼望能有一天可與大家相見。

讀到這番話,很難不心裡一酸,想到這樣善良正直的一個人,只因執著於公義和民主的理想,多年來公爾忘私,最後弄得精疲力竭,四面楚歌,但即使到了這個境地,他口中竟還能吐出平安二字,心中仍未失盼望。面對苦難,他不怨天,不尤人,只把這些看作是曠野中的磨練。正如筆者在去年一篇文章( 〈你固執得真漂亮—向戴耀廷教授致敬〉  )所言,戴教授是一個即使身處溝壑之中,眼睛卻仍仰望天上星星的人,即使環境越來越昏暗,他總是看到那領在前方的星光,然後毅然再踏上那未知的路途。在很多識時務的人看來,像他這樣的人是不折不扣的儍瓜吧!只要對強權多一點妥協,只要對公義少一點執著,他豈不也能像某人一樣在享受收成期的日子嗎?這一切究竟是為了甚麼?民主公義、城市興亡這樣的大題目,即使一個人犧牲了自己的幸福安逸,又能改變甚麼?時窮如此,獨善其身,乘桴浮於海,不是更明智的選擇嗎?

岑敖暉和余思朗上月25日註冊結婚。岑敖暉IG照片

但令極權者既憤怒又驚訝的是,執著於公義和真相到一個程度,以至即使要繫獄經年卻仍然無悔的人,在這城中竟然不缺。除了像戴教授這樣的老兵以外,年青人承受苦難的能耐也遠遠超出一眾「老餅」的想像,就像面對同樣命運的岑敖暉,那種豁達和勇氣,也足夠照亮這個暗黑的城市。雖然因初選被捕是那麼荒旦,那麼容易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回事,這位當年曾在街上一夫當關的年輕人卻以另類方式去回應強權——就在前途最沒保障的日子裡,他和余思朗決定共諧連理,以愛和生命的禮讚,去對抗極權在社會中散播的恐懼和不安。[1] 在他看來,極權越是要把生命無常變成生活日常,要人人都活在恐懼中,因而變得懦弱犬儒,人就越要奮起反抗,努力做人生應該做的事,而不因恐懼而退縮,不因怕失去而放棄擁有,不因怕連累對方而拒絕互相委身。在這樣的亂世,有這樣燦爛的愛情,岑余兩位所譜的,不僅是愛歌,也是史詩,當中記載著一代年青人的正義、仁愛與真誠。

申請保釋被拒的黎智英,本月9日到終審法院出席保釋聆訊。美聯社

這樣的抉擇當然罕有,也不是人人能夠如此,但這種存在的抉擇(existential decision)讓人能擺脫極權藉恐懼所作的操控,使人能在行動中得著自由。這樣的命運自主,即使在政治最昏暗的日子,只要內心自由,仍是沒有人能奪去的。其實這樣勇敢的存在抉擇,我們在已逝的李旺陽先生、劉曉波先生和正在獄中的黎智英先生身上豈不也見過嗎?他們同樣都是用生命去為真理作見證,一生執著民主、自由和公義,在重重威逼利誘打壓下挺起胸膛,甚至付上生命也無悔。在筆者心目中,這些人就如聖經所說的,是如雲彩一般的見證人,生命也發光如星。既有如此繁星照耀,即使長夜漫漫不見一炬之明,這城就仍有重生的盼望!

[1] 【專訪】極權下的約定 岑敖暉、余思朗:直視彼此 共同成長(立場新聞,2021/2/14)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