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夏寶龍篡改鄧小平指示


2月22日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近5500字、洋洋灑灑的講話,其內容的實質就是篡改《基本法》的立法精神和立法原意,改變該法所規定的「雙普選」制度,從而達到兩個目的:一是徹底清除香港的非親共政治力量;二是腰斬香港的民主化進程。

先談談第一個目的。夏寶龍引用鄧小平關於「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只是斷章取義地強調這五個字,但對鄧小平這五個字以外的其他內容則避而不談。我們不妨看看他是如何割裂鄧小平的原意(見附表一)。

 

從上表可以看到,鄧小平關於「愛國者治港」的論述,其實包涵三個內容:愛國者標準、對治港者的政治要求、以及特區政府人員的構成,是一個比較完整的體系。可以看出,鄧小平主張的是一種很寬鬆、包容、非排他性的原則。但是夏寶龍只執其「愛國者治港」這五個字,卻完全刪掉他對其他兩部分的文字和精神。即使在「愛國者標準」這個根本的問題上,夏寶龍也是塞進私貨,把鄧小平的三條標準硬推演成「愛國=愛社會主義=愛黨」的荒謬結論。

在夏寶龍講話後,香港政府馬上按照他的意思出台了界定「愛國」行為的「正面清單」和「負面清單」,見附表二。

按:根據夏寶龍介定的「不愛國」行為比負面清單還多,包括:
• 從事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的活動、
• 利用各種手段歇斯底里地攻擊中央政府
• 公開宣揚「港獨」主張
• 在國際上「唱衰」國家和香港
• 乞求外國對華對港制裁施壓
• 觸犯《香港國安法》
• 挑戰中國國家根本制度、拒不接受或刻意扭曲香港憲制秩序
• 「攬炒派」——不惜把香港毀掉,以此來裹挾民眾,脅迫中央
• 反對中國共產黨——聲稱擁護「一國兩制」,卻反對「一國兩制」的創立者和領導者
由此可見,夏寶龍講話的要旨以及香港政府的正負面清單,目的就是要扼殺香港整個社會的反對派,不但不讓他們涉足任何公職,甚至可能隨時以《國安法》來鎮壓他們,使香港政壇出現一種萬馬齊喑、鴉雀無聲的局面。

夏寶龍的講話,實際就是將「愛國=愛社會主義=愛黨」的歪理以法律形式強行壓給香港人。香港回歸之後,左派就一直想確立這個論述[1] ,現在就由夏寶龍直接用行政命令強加給每一個香港人。當然,他敢這樣做,也是因為習近平有這個要求。習近平就是這麼說:「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相統一是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本質……只有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相統一,愛國主義才是鮮活的、真實的,這是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精神最重要的體現[2]

夏寶龍這篇講話的第二個目的,就是通過修改香港的選舉法,達到篡改《基本法》有關香港政治運作的規定,實質性地中斷香港的民主化進程。他的講話的最後一部分暴露了中共的意圖:

一,中共獨攬香港選舉制度的大改變,不容香港置喙

他說:「完善有關選舉制度必須在中央的主導下進行」,香港角色僅限於「深入溝通、充分聽取”。這就違背了《基本法》有關政制改革的規定。《基本法》關於政制改革原本是「三部曲」,2004年人大釋法後變為「五部曲」,就已經奪去了香港推動政改的主動權,現在索性連被動權也奪去,變成只有「被溝通」的權利。

二,中共有意撤回「雙普選」的承諾,或者徹底改變「普選」的定義,實行「有中共特色的普選制度」。

夏寶龍說:「香港選舉制度絶不能簡單照搬或套用外國的選舉制度。符合香港實際情況、有利於維護國家安全和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選舉制度,就是最好的制度」。

在中共眼中,「雙普選」就是「簡單照搬或套用外國的選舉制度」,因為當年寫《基本法》時,無論是香港或者內地的草委,都是認同1966年的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定義的「普選」來設計的 [3] ,當年在草擬《基本法》的過程中,各草委曾經三次就「普選」的定義作出明確的解釋(一次是在制定第45條關於特首普選、一次是在制定第68條關於立法會普選、一次是在最後定稿前再重申一次兩地草委彼此的共識),現在中共認為不能「簡單照搬」了,所以今後香港的選舉制度只能夠改成「有中共特色的普選制度」。這一點既針對特首選舉,也針對立法會及區議會的選舉:

• 特首選舉:有可能變「選舉 為「協商」。如果是協商,則北京可以完全不理會香港社會的反應,但這樣做雖然從文字上看沒有違背《基本法》,但卻嚴重違反了《基本法》的精神,因為這是明顯的倒退。對中共的形象來說也未必好。所以它很有可能保留名義上的「選舉」,通過改變「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構成和投票方式確保他屬意的人能夠順利「當選」。現在范徐麗泰就率先甘心做醜人,建議在特首選舉委員會內清除所有區議會議員,把他們的席位全部由中共政協委員會擔任。

• 立法會選舉:中共有可能全面改變「普選」定義,也有可能改變直選議席及功能組別議席的比例,並設計出種種排斥泛民主派的機制,例如范婦人已經提出改行雙議席單票制使泛民在地區直選中不可能取得35席的大多數。

• 區議會選舉:由於《基本法》並無規定區議會的選舉辦法,所以它完全可以改用行政長官任命的方法來產生區議會。

三,新選舉制度的設計必須保障立法會不能制裁特首

夏寶龍說:「香港實行的是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行政長官在特別行政區政權架構及其運行中處於主導和核心位置”。為了確保這點,中共在改變選舉法時可能採取多種措施:
• 改變立法會結構以保證親共人士占絶大部分議席
• 改變投票方法,包括劃分選區以儘可能排除異議人士(即所謂 gerrymandering)
• 改變議事規則
• 通過嚴苛的《國安法》及所謂的「負面清單」禁絶泛民參選
四,特區全部重要職位都只能由親共人士擔任

夏寶龍說:「『愛國者治港』必須落實在制度上。…… 確保特別行政區行政、立法、司法機構的組成人員以及重要法定機構的負責人等,都由真正的愛國者擔任。重要崗位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反中亂港分子佔據」,這就意味著將來特區全部重要職位(官方及半官方)都只能由親共人士擔任。

夏寶龍講話後,馬上掀起一股打擊現有公務員系統的惡浪,例如:
1. 藉口新任食物及環境衛生局常秘劉利群事件,一舉兩得:既劍指港府高官要絶對效忠,也連坐其夫蔡海偉(他是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總幹事,而社福界一直是中共的眼中釘)。

2. 自稱「白宮發言人馮煒光」更獻媚獻計要把700多個港府的重要高官名單交中聯辦、國安辦進行政治審查。

香港現有200多個法定機構,他們都是半官方組織。目前這些法定機構有較多的管理、人事聘用和財政自主權,他們的負責人不必通過宣誓效忠中共,根據夏寶龍的要求,將來這些組織的負責人(包括各大學的校委會及校長等)就必須由親共人士擔任。

以上就是夏寶龍講話的主要目的。本文發表時,他正在深圳召開會議「聽取意見」,筆者相信,所謂「聽取意見」,事實是在親共陣營內部傳達人大常委會本月初召開會議時將會通過的決定。

 註釋:

1) 印象中最早是由政協委員劉迺強在2009年發表《香港再出發宣言》時提出,當時他只敢論證「愛國」就必然是「愛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層次,尚不敢直接論證「愛國」就必須「愛社會主義」及「愛黨」這個終極層次。

2) 2015年12月30日,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見《習近平談愛國》,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輯。

3) 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5條規定:每位公民應有下列權利和機會,……和不受不合理的限制:(甲)直接或通過自由選擇的代表參與公共事務;(乙)在真正的定期的選舉中選舉和被選舉,這種選舉應是普遍的和平等的並以無記名投票方式進行,以保證選舉人的意志的自由表達;(丙)在一般的平等的條件下,參加本國公務。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