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成年人,你們在急甚麼?


中學生資料照片

經歷多個月的網上學習,中小學終於在上星期正式復課。對於一眾學校與家長而言,復課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期待已久也盼望盡快重上軌道,那邊廂學生們要重新適應,卻又各自面對不同的困難與處境。
 
近日一位從事學校社工的好朋友,在社交媒體上載了一段文字,在前線見證學生苦苦掙扎的實況,內容有血有淚。筆者取得作者的同意,現原文轉載如下:
 
「香港,一個我永遠不知道她在急什麼的地方。
 
六年前我還在中學服務時遇上中學生的自殺潮,每天也有自殺報道,每朝早六點醒來,我就急忙讀報看看自己的學生是否安好,那時也想不通是什麼把孩子殺害了。
 
那時業界推行「停轉日」,說學生壓力太大要關注心靈健康。輾轉之間,自己又重返中學服務,過去一年的疫情,彷彿讓孩子們再次享受部分的「停轉」。可是當復課後,橡筋放鬆了一下子又要被拉得緊緊的:各校趁復課馬上進行考試,有學校甚至安排學生一天考幾科。復課後才兩天,學生們壓力煲已在滾燙。
 
有孩子怕面對「實體課」怕到離家出走;另一位已經第二年重讀中二,下星期考試他焦慮得夜夜失眠,吃不下喝不了。有孩子患上思覺失調,總聽見有聲音在批評自己,家長不許他提及幻聽,因怕學校不讓他升班。另有一位本來12月往外地升學,但因疫情不能去,孩子已和同學老師告別了,但現在又回來上學。他形容自己像行屍走肉地上學,並開始出現抑鬱狀況。
 
這些孩子的家長,清一色告訴我希望孩子快一點變「正常」追回學業。
 
今日因其他事,和另一位學校社工談起休學申請。其實教育局一直沒有就中小學生制訂申請休學的程序,只有申報缺課的機制。被認可的缺課,就只有是參與其他課程,又或是嚴重生病至不能上學。孩子們遭遇家庭突變、承受過重壓力、出現情緒問題以至面對校園欺凌等等,這通通都不構成可以「停下來」的理由。
 
「人本」(humanistic)的工作者大多相信人有復元的能力,遇到壓力時只要提供一個安穩舒適的環境,人生起起落落總會調適過來。只是現有的機制下,學生從來沒有可以停下來的選擇。
 
人一生有八十年的話,唉我好不容易還沒走到一半。不明白,頭二十年讀書的年日中加入gap year/ gap months,怎樣好像會使孩子輸掉一世?
 
今天副校長跟我說有家長投訴為何不全校復課,我忍不住問了一句:成年人到底在急什麼?」
 
希望好朋友的感言,能讓作為成年人的你有一點點反思。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