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史無前例】馬拉松式聆訊三日逾30小時未結束 資深刑事律師:聆訊至凌晨難以置信


民主派初選47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史無前例「馬拉松式」連續4天提堂處理保釋程序。本案共有逾47名被告,控方亦曾表示數目之多是前所未見。聆訊至今已歷時三日,共31.5小時,惟尚未完成處理保釋程序,負責審理的總裁判官蘇惠德預計周四(4日)會有裁決。

執業40年的資深刑事律師高恒(Colin Cohen)表示,從未見過如此情況,因為涉及大量被告的審訊一般都會分批處理。他質疑被告「唔夠瞓唔夠食」是不尋常及不需要,又形容聆訊至凌晨是難以置信。

聆訊3日逾30小時未完成  19小時始完成全部保釋陳辭

案件首日中午12時50分開庭,至凌晨2時32分休庭,歷時約13.5小時。第二日聆訊在中午12時15分開庭,至晚上10時35分休庭,歷時逾10小時。第三日聆訊在中午12時42分開庭,至晚上約8時半結束,歷時近8小時。共31.5小時。

首日提堂前,由於被告眾多,在原定的開庭時間,仍有18名被告未見律師,裁判官見狀遂延至下午再開庭。庭外有辯方律師透露,當日足足等了兩小時才能見被告。被告眾多導致混亂,當時已見端倪。

首日開庭後,先處理押後案件申請,控方隨後表明反對所有被告保釋。惟在控方要求下,案件兩度休庭共約2小時。最終在開庭後約7小時,即晚上8時才開始處理保釋申請。撇除休庭和處理其他程序的時間,三日實際共用19小時,處理47名被告的保釋陳辭。首日花了約6.5小時,處理20名被告的保釋陳辭;第二日則花了約8.5小時,處理19人的保釋陳辭;第三日則以約4小時,處理最後8名被告的保釋陳辭,惟仍有至少10人需作補充陳辭。

負責審理本案的國安法指定法官、總裁判官蘇惠德。資料圖片

最少6人不適送院

首日聆訊到晚上10時,控方代表要求「放飯」休息,又提出可否在翌日再訊。當時一眾被告已現疲態,由於庭上不准飲食,被告亦不能隨便離庭,遑論用膳充饑,這意味他們已有逾7小時沒法飲水和上廁所。

由於蘇官和部分辯方代表都希望盡快完成處理保釋程序,故未有休庭。經歷通宵扣查後直接上庭,被告在庭上半天不能進食、飲水,到凌晨多人相繼體力不支,其中楊雪盈在庭上暈倒,譚凱邦、梁國雄、林景楠亦需送院。蘇官見狀,最終在凌晨2時32分決定休庭。

首日聆訊到凌晨,楊雪盈在庭上暈倒送院。蘋果日報圖片

首日聆訊在凌晨結束,一眾被告在清晨時分才到達收柙所,其中最遲一批被告在早上6時才到達荔枝角收柙所。未及休息,短短三數小時後便要出發到法院。

翌日,據悉一度有辯方律師在庭上表示,希望蘇官留意案件管理問題,最終蘇官明言不會通宵聆訊,並容許部分被告提早離開休息。第二日聆訊最終在晚上10時35分結束,惟林景楠與何啟明亦告不適,需要在休庭後送院。

被告3日3夜沒梳洗 

第二日提堂後,家屬委託辯方律師向法庭求情,指47人自星期日被扣查開始,已經三日三夜不能梳洗、沒法更換衣服甚至內衣褲。據了解,眾被告首晚在警署拘留故不能梳洗,第二晚由於到收柙所時已是清晨,未有梳洗時間。

辯方明言是衞生問題,希望蘇官能酌情容許家屬向被告轉交衣服替換。惟蘇官聞言指有困難,認為要按照一般程序處理,辯方回應稱按正常程序,需時一星期才能轉交衣服。有辯方代表提議短暫擔保讓被告到洗手間換衫亦被拒絕。在辯方多番請求協助下,蘇官最終決定延遲翌日的開庭時間,讓被告有更多時間可在收柙所內梳洗。 

一眾被告曾投訴,三日三夜沒法梳洗與換衫。

公開聆訊不時「靜音」 吳靄儀:我哋仲有司法獨立?

由於本案被告人數眾多,正庭只開放予被告和其法律代表,全部記者都只能在延伸法庭或記者室內觀看直播。然而畫面訊號不穩定,曾短暫中斷、靜音,一眾記者亦只能在螢幕前,辨認如手指頭般細小的面孔。

法庭安排亦多次引起爭議,首日聆訊開庭前,記者認為電視轉播的音量太細,自行調高音量。在場法庭職員突然將電視調至靜音,稱仍未開庭,引來現場記者鼓噪。在一番爭論後,職員最終容許記者調高電視音量。 

到第三日提堂,從直播畫面所見,一眾被告已經到庭,惟電視轉播仍被調至靜音,現場記者鼓噪,質疑在正庭能夠聽見被告互動,開庭前轉播靜音的做法也與以往有異。

大律師吳靄儀當時亦身處延伸法庭,認為如果記者不能進入正庭,轉播便不應靜音,並說:「法庭都沒法控制自己嘅程序,我哋仲有司法獨立咩?」

司法機構回覆查詢,指基於司法公正的考慮,當法庭安排市民和記者在法庭的延伸部份旁聽聆訊時,只會在法庭內的公開聆訊開始後才作出聲音廣播,以免訴訟各方在不知情下,被現場收音系統把討論內容(如律師與訴訟人之間的保密溝通)公開廣播。

轉播安排方面,司法機構解釋由於是在法庭得知新案件後短時間內作出,或有所不足,又指留意到在聆訊首兩天,聆訊前及/或休庭期間,聲音廣播系統並沒有關上,又或只調校至較低音量,承認安排不理想,因此改正有關安排。

大律師吳靄儀連日均有現身西九龍裁判法院。周滿鏗攝

執業40年刑事律師稱不尋常 「審到1點幾難以置信」

資深刑事律師高恒(Colin Cohen)在網誌說,自己在香港執業40年,從未見過如此情況,涉及大量被告審訊一般都會分批處理。

他接受眾新聞查詢時說,裁判官一般完全控制審訊安排,包括提訊是否延長,但認為本案大可參考2019年Uber司機非法取酬案,分批及由多於一名裁判官處理,認為案件的審理管理「不尋常」(unusual)。

高恒說:「法官審到1點幾(註:首日聆訊凌晨2時半才休庭),這是難以置信,被告沒有足夠的睡眠和食物,這是不尋常及不需要的,我執業多年都未見過。」

資深刑事律師高恒(Colin Cohen)。網上圖片

警方要求被告提早報到及落案後,控方據報在庭上申請將案件押後三個月至5月底,等候進一步調查,高恒說這也是另一個「不尋常」(unusual)之處。

「控方一般除非已有充分準備,否則不會落案控告,所以當警方提前(一個月)拒絕保釋,然後說要再多三個月調查,是不尋常的。過去大量廉署及其他案件,控方都繼續容許被告保釋,準備好才檢控,但國安法則可能完全不同。」

案件編號:WKCC813/2021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