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雖未同甘 但可共苦—港人的2.28


2021.2.28,四十七位參與去年立法會泛民初選者被正式落案起訴,控以「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並於3月1日提堂。這大概是香港史上歷來最為荒旦的檢控罪名,是對爭取民主和公義者最赤裸的逼害。一個光明正大,完全符合基本法賦與公民參選權利的民間選舉協調,只因極權絕不容許人民真的站起來,於是就撕破臉皮,羅織罪名。可能政治需要實在太急迫了,急得連最起碼的證據也未齊備就要檢控了,所以審訊時控方竟提出要把案件押後三個月以進一步搜證,卻同時反對所有被告保釋,這樣豈非立意要被告們在罪名成立前就先坐三個月冤獄?控方的野蠻和匪夷所思已不是新聞,但審訊過程對被告們之折磨則更令人側目:從2月28日下午開始至3月1日中午,被告們已經過廿多小時扣查,而主事法官竟堅持繼續有關的保釋聆訊至3月2日凌晨近二時,若不是當中有被告因體力不支暈倒送院,審訊還會通宵進行。

而即使審訊暫停,因被告們在法院與拘留所之間往返需經煩複手續,所以最終只能在拘留所稍息一、兩小時,便要再押往法院開始第二天的馬拉松審訊。被告之一劉偉聰大律師於3月2日黃昏自辯時表示,還押三日沒有洗頭、洗澡及更衣,他說:「原來褫奪一個人嘅自由,會褫奪埋衛生。」[1] 筆者不熟審訊程序,不知法院有否考慮被告們的體力和健康是否能支撐連續幾十小時的審訊和拘押的問題,也不知主審法官心裡焦急的是甚麼,筆者只知道這47位義士經受的苦難,是為了公義、民主和這城市的將來而承受的,而更難得的是,他們都沒有自怨自艾,反倒是挺起胸膛,以最堅毅的態度面對加諸於他們身上的苦難。他們所以能豁達面對,因為對極權已再無幻想,並深知在爭取公義和民主的路上,苦難將會成為生活的常態。在這種心態下,問題已不再是:「為甚麼厄運會發生在我身上?」,而是「既然苦難是追求公義的必然代價,那怎樣才能不被苦難打敗?」

要克勝當前的荒謬和苦難,當然知易行難,江丕盛博士日前引述已故前英國首席大拉比 Rabbi Lord Jonathan Sacks(薩克斯拉比)論到猶太人如何在苦難和迫害中生存的秘訣:「即便摧殘我們的時刻臨近,我們卻聚焦於生命自身的喜樂,以歡樂戰勝恐懼,以集體歡慶擊退恐怖。幽默因此是猶太人克服敵意和仇視的方法,人不會被自己所嘲笑的拘禁,笑得出來,就不被擊倒,具幽默感,就不被俘虜。」[2]  這不是自欺,也不是阿Q精神在發作,更非淡化苦難的真實,而是拒絕讓苦難奪去內心的自由,也拒絕相信強權和邪惡是一切事物的主宰和終局。惡者以為既已佈下天羅地網,被迫害的人將不再見亮光,但牠們其實低估了人靈魂深處發出來的力量,也不曉得上主恩典的寬廣。就像聖法蘭西斯一樣,那些對生命懷著信念的人,即使在最艱困的處境中,也能在最微小的事物裡發現生命的美善和喜樂。

在黑暗中見亮光,在苦難中存喜樂,除了個人操練,也靠群體的互相扶持。3月1日在西九法院內外的景象就是這種群體生命的寫照:在這一天,法院內外已無分彼此,外邊的人是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分嘗那47位義士所擔負的苦難。長長的輪候人龍、眾人身上的黑衣和物資分享的重現都在傳遞一個信息:讓我們彼此承擔對方的苦難。不只一方有難,八方支援,而是把手足的苦難視為自己生命的一部份,在苦難中齊上齊落。那天岑子杰跟黃碧雲冰釋前嫌,豈不正是因為他看到彼此在苦難中的結連嗎?邪惡勢力總愛用苦難去使人恐懼,卻不知苦難也能孕育饒恕與扶持,並使人團結在一起。很多時在看似勝利的時候,我們卻是最脆弱的,因為我們內裡其實是四分五裂,互相猜忌;但在看似最失敗的時候,我們卻是最強壯的,因為我們在苦難中消解了彼此的紛爭和仇恨。香港苦難方深,即使大家從前未能同甘,但若能在此際共苦,誰能斷定此城日後不會有另一番光境?

註釋:

【文字直播】47 人被控串謀顛覆 今晚仍未完成保釋申請 戴耀廷等先回收押所休息(立場新聞,2021.03.02)

2 江丕盛:笑得出來,就不被擊倒,具幽默感,就不被俘虜(眾新聞,2021.03.01)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