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沒有通識科,失去了甚麼?


【撰文:中學通識科老師田方澤】

教育局宣佈「改革」通識科,月前推出新課程文件後,2009年正式成為新高中必修科的通識教育科正式進入倒數階段。通識科承載的鼓勵批判思考和社會關懷的理想,殺科無疑代表香港公民教育的崩壞。

通識教育科正式進入倒數階段。圖片由作者提供

 承載公民教育的理想

教育學者討論香港早期的公民教育時,常指出其乏善足陳。如曾榮光討論1984年前的香港公民教育,評論是「疏離的子民教育」,批評其無系統、不貼地、較少強調權利和義務,強調「子民」而非「公民」的身份。至80年代後,因為面對九七回歸,以及代議政制的出現,學者梁恩榮、阮衛華認為,政府因此提出較回應政治教育需要的政府及公民事務科、以及於1996年更新的《學校公民教育指引》,包含了民主、法治、人權等教育,更符合國際對公民教育的理解。然而在落實層面,學校就相關教育工作仍是零碎欠系統,甚為不足。

教育署印行的《學校公民教育指引》於1996年公布
阮衛華:香港公民教育課程發展 - 回顧及期盼(2014)投影片截圖

至2001年,為千禧年教育改革奠下基礎的「學會學習:課程發展路向」文件,才提出需回應學生在21世紀面對幾項挑戰,包括學生面對全球化、知識型社會、資訊科技的衝擊、事務的急促變化等,才因此催生了回應社會、鼓勵批判思考、獨立學習能力的新高中教育改革,以及在當中成為核心科目的通識教育科。被學者指為香港公民教育的一大進步。

教育局《通識教育課程介紹》小冊子截圖

通識科自誕生起,便承載了公民教育的理想。回應過往保守、欠缺系統和社會關懷和批判性的教育,透過成為核心科目,有系統地、鼓勵同學獨立思考、欣賞和尊重多元文化、培養終身學習能力,反思個人在社會的處境。以應對眾說紛紜的21世紀。

通識教育科有系統地鼓勵同學獨立思考、欣賞和尊重多元文化、培養終身學習能力,反思個人在社會的處境。

沒有公民的公民教育

教師們偶有分享,早前一個學生說,在最近的課堂上聽了有關環保和香港回收業情況,回家便身體力行,自發做塑膠分類回收。通識科推行十年,不少同工認同,課堂提供了一個讓學生反思的機會,反思性別平等、關懷弱勢,反思社會和家庭如何塑造個人、了解中國和世界的互動、判別假新聞和民粹資訊……

前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通識教育科委員會主席趙永佳教授研究通識科對中學生的影響,證實通識科不只沒有令學生變得激進,反而積極參與制度內的公共事務、亦更尊重和包容多元文化。學生更容易跳出自己的社會位置,以不同視角來全面審視公共議題。避免偏頗、狹隘。

香港教育大學研究項目摘要網上版截圖

同學在資訊爆炸、知識推陳出新、眾聲喧嘩的世代,前線經驗和學術研究,正證明通識科回應了教改的「初心」:有系統地幫助同學梳理和探究,回應「資訊科技的衝擊」、「事務的急速變化」、欣賞和包容多元文化、成為對社會、國家和世界有認識和負責任的公民,協助同學面對未來的挑戰。

代替通識的「新冠名科目」,教學內容偏重中國文化、國家偉大發展,而減少討論學生貼身的社會問題,以及沒有空間就正反不同角度思考。曾榮光曾指公民教育「不應只以種族、宗教、文化、歷史留傳的因素為根本基礎」,否則只會培養出「狹隘的民族主義」。梁恩榮提出如教育「著眼於中國光明的一面,強調面向中國的成就和避免討論其陰暗面。不利於培育批判性的愛國者」。

通識科的失敗,正是在於他的成功。沒有通識科,不只是沒有了一個科目,卻是沒有了一個系統性地、協助學生疏理、鼓勵批判思考的機會。即便再掛著培養公民的說法,現實卻可能只出現「狹隘的民族主義」、「不利於培育批判性的愛國者」。沒有公民的公民教育,也許是政府的意願,卻也是國家和香港社會的損失。

參考:

曾榮光(1994),「非殖民化的公民教育—九七以後香港學校公民教育的構思」,《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報》第22卷第2期

梁恩榮、阮衛華 (2010),「香港的公民教育:回顧與前瞻」,《中國和平發展:機遇與挑戰》。澳門:澳門理工學院

趙永佳、阮筠宜和梁懿剛(2018):通識科如何影響香港中學生?《港澳研究》,2018(1),頁63-73。

作者簡介:田方澤,通識科教師、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誤闖杏壇十載,喜歡教人多於教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