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雪泥鴻爪


柏林二月上旬變雪國,湖面結冰。照片由筆者提供
湖面變成溜冰場。照片由筆者提供

二月頭兩個星期的持續低溫令柏林變了雪國,市內及效外的湖面成了溜冰場,除了有警察手持及腰大斧頭,不時敲鑿冰湖檢查之外,今年的雪景完全符合我們幻想中白色聖誕的畫面。
 
在這種天氣下要如常生活,便得靠暖氣維持意志。臨近農曆新年時,前東德城市Jena 「屋漏兼逢連夜雨」,供暖氣的地下管道有5厘米的裂口,搶修時要切斷供應,室外氣溫負十度八度,幸好居民捱過一夜之後,暖氣供應便回復正常。Jena 這地方為人廣知,始於十九世紀末,由Otto Schott在這𥚃成功研發出製造耐熱玻璃的技術,稱之為Jenaer Glas:Bauhaus的設計師用它製作出工、藝合一的產品;美國的Pyrex採用同樣技術而雄霸市場;冷戰期間,小鎮的出品替東德賺取外𣾀。
 
有類似發跡史的前東德城市就是Meissen。Meissen由十八世紀開始成為瓷器重鎮。當時歐洲人對中國和日本進口的白瓷「得個恨字」,終於在1707年尾,由Sachsen的王子August der Starker(英:August the Strong, 姑且叫他做「阿強」—— 儍強個強)在Meissen設立的實驗室燒出歐洲第一尊白瓷。但這只是關鍵第一步,因為成品仍然帶灰色,並不算是什麼上品。後來的突破位在於加入Sachsen省內的高嶺土(Kaolin),工匠才開始燒出矜貴如黃金的白瓷,打破東亞及東印度洋行的壟斷,真正本「土」抬頭。幾個世紀以來,一般都尊Johann Friedrich Böttger 為白瓷發明人,而忽略數學科學家Ehrenfried Walther von Tschirnhaus 經年的研究。兩人同樣受僱於阿強王子,Böttger 負責鍊金(是真真正正要無中生有那種),肩負起為國庫生金蛋的重擔,但多年來一無所出;  Tschirnhaus 是個學人,拿着皇室資助,到荷蘭法國田野考察,參觀當地的瓷器工塲,探個對手虛實。後人和學者根據他的筆記和書信,推斷所謂歐洲白瓷第一人,可能一直張冠李戴。是鍊金術師欺世盜名、還是一方元首為誤墮入天仙局而完謊,便為欺君者扣上光環? 

Meissen的東方龍系列:Ming Drache(Ming Dragon)
Meissen的東方龍系列:Hofdrache(Court Dragon)

Meissen 的早期出品模仿中國和日本的舶來品,自創出一個經典的東方系列Chinoiserie(字源來自法文chinois,即英文的Chinese;系列將中國日本印度的特式都納入「中國」範圍),獵奇而複雜的花紋圖案剛好迎合當時流行的洛可可風格。而Meissen另一個經典設計,要數東方龍系列。它有兩種風格,一是仿效中國特色,務求像真的Ming Drache(Ming Dragon);另一是有其形,亦止於有其形的Hofdrache(Court Dragon)。「明龍系」頂多只能畫出莊諧並重的外觀;至於「王龍系」,擺明車馬創作 ,金睛火眼但有眼無珠,疑似屬鰻魚課爬蟲類,走如來神掌we-wung-wung路線。此神獸獨步瓷器界,改朝換代而曆久不衰。飛龍在天本來也是香港(Brand HK) 的Signature,進階版變成與獅子山背馳,橫臥在地平線下。

動物在冰上走過留痕。照片由筆者提供

在柏林短暫出現的雪國,處處雪泥鴻爪,引人入勝。原來城內的動物,與居民一直有著交叠的軌跡,雖然未至於像在伊甸園般與人相親相愛,但到處走動時也不須如履薄冰,真正的任我行。氣溫一回升,只消兩天,城市又回復原貌。比柏林快七小時的時區,寫《任我行》的被佚名,想任我行的卻必先要上報實名,電子打指模。信用是社會契約,放進系統便變成發乎刑。被紅太陽普照的城市,就算曾經有人打傘為它遮陰,都蒸發得只剩下水巷。
 
參考資料:
Jena 停暖氣:Tausende in Jena ohne Heizung

照片由筆者提供
照片由筆者提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