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看不見的洗費與看不透的設計


【撰文:園境師柳凱瑩】
 
理想與現實猶如profile pic與真人,你懂的。日前觀塘海濱音樂噴泉近照一出,即成全城熱話。這個由擬議、設計到完工經歷8年的項目,究竟是當年區議員說的「觀塘新亮點」,還是網民口中的cap水小白象?實在難以用三言兩語去定斷。

觀塘海濱音樂噴泉的日景及夜景構思圖。圖片來源: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文件
市民拍下接近完工的音樂噴泉試水圖片。圖片來源:fb:bill.cheung.33

翻查建築署近年同類的公園工程資料,約7,700平方米的臨華街遊樂場及其鄰近範圍改善工程合約價值為8,900萬元;面積相約的大角咀海輝道休憩用地工程合約價值為7,400萬元;而約3,700平方米的觀塘音樂噴泉則為4,100萬元。再比較相關的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批文件的造價估算,三個公園的每平方米估算亦相約。一個數千平方米、足夠大朋友小朋友放電放鬆的公共空間,價錢與街邊某座無美感可言的升降機塔事實上相差無幾。

外部工程及家具和設備只佔1/3開支

再仔細看觀塘音樂噴泉的估價細項,原來有超過4成為屋宇裝備(Building services)和渠務工程(Drainage),即是看不見的工程設備和系統,另外1/3才是外部工程和家具(External works, Furniture and equipment)。如果工程項目位處需要平整的土地、或涉及更複雜的結構,這些看不見的洗費所佔的比率就更誇張。而在講求「實際」的香港地,以工程主導的行業生態之下,地基結構系統裝備只有多無少,根據各種工程系數計算出來的結果更加是牢不可破。最後budget有限就當然「設計師你諗掂佢,反正靚唔靚呢……總之唔好阻住批則!」

觀塘音樂噴泉工程的建設費用分項數字。資料來源: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文件

觀塘音樂噴泉的前世今生

那設計師不是有8年時間「諗掂佢」嗎?先回帶看一看這些年來這個項目的進度。2013年《施政報告》提出「一區一億」以推行社區重點項目,觀塘音樂噴泉就是其中之一。當年觀塘區區議員先提出16個建議項目,據悉是「由下而上」的,但怎樣由下而上便不得而知。反正根據估計造價和技術可行性等因素,區議會於11月通過噴泉及嬉水區的建議,並在2014年3月獲民政事務署正式批准。
 
其後,建築署於大概半年內提供設計方案,12月獲得區議會海濱事務委員會支持。但計劃不似預期,方案未能趕及於第五屆立法會通過撥款,區議會亦換屆。2016年方案返回區議會重議,先有區議員動議要求撤回,並要求重新審視居民需求,及後亦有立法會議員質詢前屆區議會就方案進行的公眾諮詢的可信性。直至2018年5月,方案獲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批准撥款。2019年,區議會再次換屆,首次會議即大比數通過煞停工程,但由於工程已展開,工程繼續,亦將於今年年中完工。

2013年觀塘區議員提交16項建議。資料來源:觀塘區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工作小組文件

如果公共工程更重視設計與藝術

依時序和一般程序推算,估計建築署真正用於設計的時間不足一年。試想若果這8年時間是認真投放入設計當中,這個水景設計能否創造出全新的空間體驗?正如丹麥藝術家Jeppe Hein於倫敦南岸中心(Southbank Centre)的公共藝術作品Appearing Rooms,以電腦控制噴泉,水牆位置隨時轉變,一個一個以水劃分的「戶外房間」亦隨時出現。

Jeppe Hein的公共藝術作品Appearing Rooms。圖片來源:jeppehein.net
Jeppe Hein的公共藝術作品Appearing Rooms。圖片來源:nytimes.com

又例如芝加哥千禧公園(Millennium Park)裏的西班牙藝術家Jaume Plensa的作品Crown Fountain,兩個巨型LED屏幕播放着當地不同族群的面孔,水柱不時從面孔口中噴出,與藝術觀賞者有直接而有趣的互動,打破藝術家、藝術參與者與觀眾之間的界限。 

Jaume Plensa在芝加哥千禧公園的作品Crown Fountain。圖片來源:jaumeplensa.com

如果社區工程並非靠聯署支持或反對

又試想,如果這8年是用作真正的社區共創,如果社區工程的擬議並非單單依靠簡單的問卷調查,或是聯署支持或反對,而是以整體城市和園境設計的角度入手,探討社區對空間的需求,或者會發現某個只要稍微改善已經可以大大提升空間質素的角落。正如臨華街項目那樣把一個比周邊行人路高一層的公園改建至地面,或者像大角咀項目那樣把現時圍封着的苗圃建成一個正式開放的公園,甚至可能重鋪觀塘海濱那沒有一條木板是完整的木地台,反正每平方米造價相約。
 
再推進一步,如果創造「觀塘新亮點」的確是工程的重點,那更加需要以空間設計的角度着手,考慮已經是假日熱點的海濱長廊的優勢。例如改建公園本身的噴霧廣場為嬉水區會否成效更大?亮點應該不是以量來算吧。另外,在一個長而窄的空間,相信難以把觀賞噴泉營造為視覺焦點,那倒不如整個變成一個多元好玩而且設計一致的嬉水區。其實是否因為早已獲批的文件,標示了「噴泉」和「嬉水區」兩個詞語而唯有保留?而這一切深化設計的過程,若果是透過社區共創發展,相信不會出現「只准高官改圖,不准居民反對」的情況。
 
不過話說回來,須知道現時要在管理主導的政府公園裏,建一個普通水景已經不容易。既然米已成炊,也不妨留待疫情減退噴泉開幕,找個假日去放電放鬆一下。
 
參考資料:
 
建築署基本工程項目 〈興建中〉

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文件)

第四屆觀塘區區議會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工作小組會議紀錄

第五屆觀塘區區議會會議紀錄
 
作者簡介:柳凱瑩,園境師,畢業於人類學及視覺藝術學士、園境建築碩士,近年致力嘗試共創公共空間和社區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