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時代終結的勘誤表


文學評批家喬治・史坦納(George Steiner)著有散文式自傳《勘誤表》(Errata),書名其中一個意思是述說作者歷年作品未臻完善之處,勘正生命中種種錯誤與遺憾。這種勘誤表,對己完善生命,對人有所啟迪。但大家有否見過勘正正確、引入錯誤的勘誤表?筆者最近見過,大開眼界。

事緣星期六Clubhouse講歷史教科書,與拍檔興起之際,收到某君私訊,內含附件。他是中學教師,說自己不方便發言,望我代為處理。

打開附件,是某出版社發給學校的中史教科書「勘誤表」。快速讀完,心裏一寒:以培養思維能能力為中心的歷史教育,已告落幕。

「勘誤表」共四份,一份2017年,兩份2020年7月,一份是同年9月。重點是2020年的三份。它們訂正什麼錯誤?茲引錄如下。

按這裡下載中史教科書「勘誤表」高清版

「訂正」多涉及學生練習。習作設計反映所需培育的能力,因此所作改動會反映教育理念甚至社會環境的轉變。上述改變涉及中國國家形象、日本侵華、人權等課題。「訂正」後的練習,有教育意義但敏感的討論如「慰安婦倖存者應否向日本提出訴訟」被去勢,學生不需評鑑和發表意見。由此路進,「敏感」這個概念已植根歷史教育,而「去敏感」、「去討論」可能是歷史教育的新常態。

據布盧姆提出的分類學(Bloom’s taxonomy),認知能力由低階至高階是知識、理解、應用、分析、綜合、評鑑。該知識建構理論廣為香港教育界採用。出版商不諱言相關改動降低所需能力,除不需發表意見外,評鑑往往降為應用甚至理解,有時乾脆去掉「思維訓練」、「價值反思」等字。學生不需要比較敏感議題的不同觀點。由此路進,歷史科會否保留高階提問用語「相對重要性」(要求考生作深入比較)乃一大疑問。

尤有甚者,牽涉面不止近代史,而是古今皆然。上述兩例涉及宋史,「岳飛是民族英雄嗎?」改為「岳飛為何北伐無功?」,旨在讓學生討論民族關係和民族英雄的優質思維訓練資料「訂正」為僅談論宋高宗北伐動機,無論資料和練習,深度全面告陷。石敬瑭一例,本來要求學生辨識不同觀點(包括「賣國」觀點),然後作出比較並討論贊同哪個,「訂正」後只需辨識不需比較討論,並強調石敬瑭損害國家民族利益。

政治正確先行,教育為次,忌諱處處。以上遭「訂正」者,均為旨在培養高階能力的優質練習。人文學科(liberal arts)本來的作用是讓學生透過事實、觀點,培養出批判能力,以應對複雜世界的種種問題。然而,上述事例表明,歷史教育不再是我們熟知的人文學科,「不容討論」可能變成一項核心的教育理念。「戒除陋刃」已在歷史教育中悄然而至。歷史教育可能用作加強固有觀念,而難以啟蒙新一代的心智。

然而,我們切勿責怪出版社。經過庚子科場案、DQ教師等劇變後,教育工作者的人身安全,已成為教育界頭號大事。我深信,該出版社的出發點只是解教育界之憂,免教師遭滅頂(尤其初中往往並非專科專教)。社會大潮,從來是共業(共同果報)。

據考評局《歷史科提問用語手冊》,學生習史需「改善思維能力。然而,改善思維能力的先決條件是要有高質素的題目,方可對學生進行培訓。」歷史科會否培育出新一代的「思想文盲」,看官拭目觀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