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石牆花」為還柙民主派送物資包 邵家臻:我哋係坐監共同體


「我好記得有一句說話,當監房擺滿嘅係知識份子、醫生、律師、社工、記者、牧師,就代表著極權政治嘅來臨。」昔日立法會舊同事,如今大多身陷囹圄,曾因雨傘運動入獄的邵家臻,透過由他創立的組織「石牆花」,為舊友送上還柙物資包。

47人案於西九龍法院開審前,他已對外宣佈,若眾被告要還柙,家屬可即時聯絡石牆花幫忙準備免費物資包,「大家有咩事,請即刻搵我,我點都會撲返嚟俾你。」

當時團隊估算共約需要40包、一個月份量的物資。到了報到日,義工第一時間點算辦公室的貨量。「嗰時一數,得10個物資包。我即刻聯絡附近嘅家屬提貨點,有無啲貨係擺咗喺度未拎嘅。即刻數、即刻搬返過嚟,咁樣刮晒啦,但都係得20個。」還差18包,義工唯有再跑幾趟,在附近的藥房搜購物資,還是不夠,最後在荔枝角附近專營收押用品的士多,買了一、兩套物資包,才剛好湊夠數。

石牆花一直以來的目的,是希望能減輕家屬經濟及心理上的負擔。

「我哋係『坐監共同體』。」邵家臻淡淡吐出這句。他不只一次在訪問中談過,監房是如何密不透風,外人無法窺探當中的潛規則,懲教是多麼官僚、在鎖碎的細節有多偏執:明明是同一份量、牌子的潤膚油,但產品貼紙的語言有不同,懲教便會視作不合格的物品。兩包牌子、款式一樣的朱古力,生產商推出的新包裝,重量少了3克,懲教一律視作不合格,須要退還。「所以分享經驗好重要,我哋最關心嘅始終係『人』。」

邵家臻點算各式各樣提供給還柙人士的物資。黎卓欣攝

來到石牆花辦公室,見邵家臻正與訪客討論公事,義工們則在貨架前忙著點算物資。近日石牆花的物資支援中心正式成立,加上越來越多被捕人士須即時還柙,開會、探訪、訪問......邵的日程排得極滿,記者想約他傾談,他也是勉強擠出一個小時受訪。他嘆口氣直言:「排行程都排到好躁。」

幾排貨架整齊地擺放各種物資,一幅大白牆前還堆疊了十幾箱貨物。「呢度一個禮拜前唔係咁樣架!」邵家臻形容這裡如同「變形金剛」,47人案、加上理大暴動案,使石牆花在忙亂的工作中,由普通一個辦公室,快速地變身為井井有條的貨倉,貨架兩個變六個。

他憶述,47人案於西九開審前,他已對外對內宣佈,如果眾被告要還柙,家屬可即時聯絡石牆花幫忙準備免費物資包。「公海post有出,我自己亦喺民主派嘅group出post,大家有咩事,請即刻搵我,我點都會撲返嚟俾你。」當時也有個別議員私下找他,「我哋做議員嘅好少會分享家庭資料,但嗰日佢就畀咗太太電話我,話『如果我抛咗,就留個(物資包)畀我』。」

部分物資包括個人護理物品、零食及內褲等。 黎卓欣攝

不過邵家臻說,非必要關頭盡量都不會幫襯收柙用品專營士多,因為實在太貴。「一套畀還柙人士嘅物資包,用到一個月嘅,佢哋賣千三蚊。我哋自己咁樣執,只係要三百幾四百蚊。」物資支援中心的供應商Jimmy Jungle,能以接近成本價格購入物資,比起家屬自己四處張羅,節省很多時間和金錢。

提供給女士的物資包,內有50個口罩、10包裝濕紙巾、4粒裝3A電、蚊貼、筆、潤膚露、10包裝紙巾、潤唇膏、B5簿、洗髮水、毛巾、洗手液、牙刷、衛生巾、衛生護墊、豬肉乾和魷魚絲等。

懲教對還柙物資的限制,會因年齡有所不同嗎?他苦笑:「梗係唔會!就講衛生巾,後生女又係咁多,大年紀停咗經嘅都係得咁多。」

同一份量、牌子的潤膚油,但產品貼紙的語言有不同,懲教便會視作不合格的物品。黎卓欣攝

我哋係『坐監共同體』

石牆花一直以來的目的,是希望能減輕家屬經濟和情緒上的重擔。

邵家臻分批邀請了47人的家屬到石牆花的中廳,與陳健民、幾位前囚友圍成一圈,「(入過)大欖、荔枝角、 男女都有」,講監房生活、監房注意事項、探監注意事項,簡單分享後再分組討論、傾談。及後又開了一個通訊群組,方便溝通聯絡。

幫助在囚者的家人,其實也正在幫助在囹圄中的她或他。對於仍在還柙當中的民主派人士,邵家臻知道他們希望低調,也不願多談他們的情況,但相信絕大部分人與家人見面後,心踏實了不少。「見到屋企人個心定咗,就好快建立到生活節奏。主要反而擔心屋企人,如果屋企人得,佢都得嘅。」

訪問當日,高等法院剛批准民主黨黃碧雲的保釋申請,「碧雲今日啱啱出咗嚟啦,我哋畀咗成個月嘢佢,無所謂啦,呢啲(保釋到)係開心事嚟嘅。」邵家臻在19年10月出獄,一些畫面、經歷本已平復,但看到昔日立法會的舊同事陸續被還柙、提堂......封塵的記憶漸漸浮現:

recall 咗我成個被還柙嘅遭遇,全部有畫面。佢哋會去邊度、跟住會點,有聲有畫有味道。我知道個辛苦、徬徨嘅位係邊度,我知道佢哋瞓唔著嘅位喺邊度,我知道最想聽咩說話,或者放唔低係咩。

他坦言震撼的感覺比以往強烈很多:「以前係一個一個咁入,依家係一堆一堆咁入,『bump』一聲四十幾個,呢個感覺係強烈好多倍。」

「當監房擺滿嘅,係知識份子、醫生、律師、社工、記者、牧師,代表著極權政治嘅來臨。」

共事四年多,雖然私下交流的時間未必太多,「每次相處都係風高浪急,但就喺咁大壓力嘅情況入面,更加見到佢哋好多都係好有勇氣、好叻嘅人。」邵家臻側一側身:

我係真心咁講。當我見到政府咁樣對呢班精英,監房係咁處置佢哋,你會覺得好可惜同好心痛。呢班人真係有好多選擇,咁叻嘅人,其實佢哋做咩嘢都叻,唔係淨係做政治叻,但佢哋就係咁樣畀政府糟質。
我好記得有一句說話,當監房擺滿嘅,係知識份子、醫生、律師、社工、記者、牧師,代表著極權政治嘅來臨。

望物資支援中心能做被捕人士後盾

報到後須即時提堂、還柙候審的人越來越多,石牆花觀察到這個趨勢,希望能進一步幫助在未有準備下被收柙的人。邵家臻舉例,理工暴動案十多人要即時還柙,家屬或被告心理及硬件上的預備都未做好,「尋日有個媽媽上咗嚟,小朋友係21歲以下,要還柙攞報告,突然要入去兩個禮拜,佢好徬徨。」

石牆花的貨架放滿物資。黎卓欣攝

邵家臻期望,物資支援中心成立後,支援「手足」的工作能更加順暢。目前物資包的營運資金,來自零食店Jimmy Jungle 的「手足計劃」。至於石牆花,現時有3名全職、2名兼職員工,也不定時有義工來幫忙入貨,每月約10萬開支,營運開支主要靠賣「珈啡公義」咖啡幫補。邵家臻又說,只要家屬有需要,石牆花一定會幫忙。

希望大家有需要就開聲,物資唔會唔夠用。我好相信香港人,如果依家我哋開post話唔夠蚊貼,第二日一定爆到成個office都係蚊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