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醫聖張仲景遇上新冠肺炎


【撰文:香港註冊中醫師林在野(筆名)】

張仲景何許人也?張仲景是東漢末年的醫師(公元150-219年),後世尊稱為醫聖。他跟華陀生活在同一時代,與華陀丶董奉(杏林典故人物)齊名。張仲景所寫的《傷寒雜病論》流傳至今,我們讀中醫本科時要用兩個學期必修這本1800年前寫成的中醫經典,自唐代以來都是作為醫官考試的必考科目。

瘟疫流行張仲景寫成《傷寒雜病論》

張仲景生活於東漢末年,天下大亂,局勢動盪,趨炎附勢之徒當道。另外疫症流行,以致民不聊生。據《後漢書》記載,自漢靈帝建寧四年到光和二年,這九年間就有三次大疫症流行。而到了建安二十二年(即張仲景逝世前一年),曹植《説疫氣》描述疫癘流行,出現「家家有僵屍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的慘況。張仲景在其著作序中亦提到「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紀年以來,猶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二,傷寒十居其七。」其家族二百多人,有過半人口死於傷寒。傷寒是指外感而致的發熱性疾病。當時瘟疫流行的歷史背景,促使張仲景寫成《傷寒雜病論》。

《傷寒雜病論》自唐代以來作為醫官考試的必考科目。

《傷寒雜病論》是一本記載外感病及內科雜病的臨床醫書。描寫不同外感病的症狀及不同階段的變化,「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書中記載了113首處方及91味藥物的應用,1800年後的今天,我們還在應用這些處方。市面上能夠買到的小柴胡湯丶葛根湯就是張仲景所創制。

張仲景創制的小柴胡湯(左)和葛根湯。網絡圖片

「清肺排毒湯」被視為治療新冠肺炎的通用方

今日的新冠肺炎,張仲景的處方亦有派上用場。中國內地使用中西醫合作治療新冠肺炎,內地中醫專家制訂中醫藥的「三藥三方」治療患者,其中一個處方「清肺排毒湯」被視為治療新冠肺炎輕型、普通型、重型及危重型患者的通用方。清肺排毒湯內含21味中藥,主要由四首張仲景的處方合成。四首處方包括麻杏石甘湯丶五苓散丶小柴胡湯丶射干麻黃湯。四方合用,一向處方藥少而精的張仲景應該從未如此應用過。

清肺排毒湯內含21味中藥,主要由四首張仲景的處方合成。網絡圖片

張仲景處方串燒療法究竟效果如何呢?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根據發表於《Pharmacological Research》的回顧性臨床研究指出,在輕型、普通型和重症患者中(所有患者同時使用西藥),早期使用清肺排毒湯有效改善臨床痊愈時間、臨床痊愈率及核酸轉陰性天數等指標。雖然官方如是說,但是仔細看過這研究後,發現此項研究的設計及分析有不少局限及偏差。例如沒有對照組,部分患者實驗室檢測結果缺失,垂危的病人數據不能跟進等,故此其研究結果只能作參考。另外,我們不少臨床醫師認為,用一首處方通治所有新冠患者,有違中醫辨證論治的原則。就算病人患上同一疾病,都應該根據病人體質及疾病不同階段處方用藥。

中醫業界有不少批評

今年初,香港醫管局終於容許中醫為亞博館社區治療設施的新冠肺炎患者提供診療服務。中醫師會遙距視像問症,並根據專家小組制訂的臨床方案為病人處方中藥。臨床方案有三首中藥處方可選擇,其中一首就是清肺排毒湯。對於只可從三種處方選擇用藥,中醫業界都有不少批評,覺得此安排有違中醫哲學,亦會影響治病的療效。 

駐診中醫師在亞洲國際博覽館為2019冠狀病毒病病人提供的中醫診療服務。

假如張仲景由漢代穿越來到今天,可能發現當今世道也如1800年前一樣,其書中序言所描述的境況寫在今天亦一樣貼切。社會充斥著「競逐榮勢,企踵權貴,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務」之徒。

做官的「不能愛人知人······遇災值禍,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遊魂」。為醫的「省疾問病,務在口給,相對斯須,便處湯藥······」診治病人敷𧗠草率。

當今中醫專家處方清肺排毒湯治療疫症,不知醫聖張仲景會蔚為奇觀還是啞口無言呢?

參考資料:

1. 張仲景《傷寒雜病論》

2.《劉渡舟傷寒論講稿》,文光圖書有限公司

3.《郝萬山傷寒論講稿 》,文光圖書有限公司

4. Nannan Shi, Bin Liu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early treatment with Qingfei Paidu decoction and favorable clinical outcomes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A retrospective multicenter cohort study. Pharmacol Res. 2020 Nov. 

作者簡介:林在野(筆名),香港註冊中醫師,本地大學中醫藥學院畢業,臨床診症十數年。每天遇見不同人生,看見苦海無邊,仍然努力做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