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教育的未來想像(3)


【程衛權老師@HK Educators' Club】
Edu Insights #0072

世界在變,學習模式也在變

全球化世代下,知識變得「廉價」,知識傳遞不再限於空間,只要對某範疇感興趣,在互聯網上,相信可發掘萬千訊息,有些作品更是充滿藝術感,配上創意的歌曲、動畫、拍成微電影、含互動成分……相比傳統單單從書本中學習真理的模式,樂趣和成效必會更多。

既然互聯網成了學習寶庫,學校和老師的角色和定位都或需要轉變。老師(傳授者)不可能在課堂繼續「壟斷」知識,因為老師已不一定得知「全部知識」,書本內容可能會變得「落伍」,當中的「標準答案」更可能出現爭議性……場景轉變,課堂由單向傳授變成討論的場地。筆者記得小兒上年度的小學常識課本還在介紹「沙田新巿鎮」而這個課題是沒有介紹其他近期的社區發展,可見單看社會發展,學生學習的已停頓了至少三十年,試問將來可怎樣培育人才?

若學校和老師的定位和課程設計不與時並進,學生的教育或會變得「離地」,更可能造成學生固步自封,對於知識不敢探索、思考、提問,更惶論批判,並建立錯誤的學習價值觀。廿一世紀的自學年代,老師會由「傳授者」變成「指導者」或「輔引者」(facilitator),憑著其較豐富的人生經歷,加上相關學科訓練,指導學生探索學習,讓他們對準學習焦點,透過朋輩互相回饋,隨自己的步伐進步,成為終身學習者。[1]

教育的關鍵在探索態度

筆者在課堂中,喜歡由學生的興趣和角度開始,例如初次探討「中國農民工」、「貧窮」的議題時,每組學生需要在一些照片中,找最具代表性的那張或數張,由他們向同學介紹當中的觀察,他們或會發現,一些簡單議題(如貧窮),也不單金錢缺乏那麼簡單,由他們感受他們的處境,比單單文字告知,更為深刻。然而,筆者也曾遇過有學生因怕錯答問題,向我提出不要在課堂中向她提出問題。[2] 經筆者的觀察,這類學生多是因為被訓練跟隨「標準答案」,當沒有唯一的筆記,而且需要個人思考時,就產生恐懼。

多年的教學經驗所得,由學生自主選擇、探索、解說……他們的學習動機會較大,其實成年人也是。不過現時不少學生的學習動機,不是基於學習本身,或會因為一些外在期望、物質考量、未來發展等,對於學生本身,有害而無益。筆者曾聽聞一個可悲的故事,由於孩子多年只因滿足父母的願望而學習鋼琴,她就在考得十級資歷的那一天宣布「封琴」。可見,教育並不只限於一些技能、知識、態度……而更是整個人的發展。

思考訓練建基於課程,但也需要開放的社會和良好的制度

培養學生探索之心,必要有良好(而一致)的空間,課程和社會都必要有充足的空間承載他們的好奇心(及其結果),而且,他們的探索和思考,並有可能不會只限一個範疇,即是他們可能不會單單在某一些課堂就充滿能量思考,但另一些課堂就只作「海綿」般全盤接收而沒有個人思考。因此,他們的思考空間不可能只在 STEM 的範疇,更可能會對社會種種感興趣而探索。

通識教育在港發展十年,雖坊間有一些人士或團體有意見,但過去一直備受教育局正面評價, 更有不少數據和調查,指出通識教育科對學生有良好發展。局方更成立專責小組,通過三年研究,確立該科的重要地位。過去學生的專題研習中,有不少有見地的社會現象分析,更有一些學生透過 STEM 的研發,在報告中展示科技應用以解決社會問題,局方亦曾投放資源作種子計劃支持。然而,今年度局方特改口風和忽略小組意見,同時解散旗下課程檢視專責委員會,決意把科目大作編整,更需要改科目名稱,特首更指該科第一天推行就有問題!

政府的政策推行不按章和規劃,忽略專家的研究意見,更在沒有宏觀考慮和研究支持。單從課程設計本身討論,課程的設計改動在欠專業理據支持下推行,都不見得有效培育更良好的人才。通識教育本為學生帶來更多探索和思考空間,撇除浪費教育界團隊的十年努力,局方突然將課程中最具思考的習作和評核刪去,然後縮減該科課時,當中對學校人事、資源分配、師資培訓等等都造成嚴重的創傷重,最後的結果由莘莘學子一代承擔。

註釋:

1 舉例說,在充滿假新聞的年代,筆者觀察,年輕一輩普遍比年長一輩能分辨事實,搜尋和判斷的能力會稍高,但這些都多不是在校園裏學到,而是在網絡平台的自學經驗,但這對於廿一世紀生活相當重要,若學校能有更多培育,相信更能幫助學生成長。

2 事實上,筆者認為這位學生非常勇敢,在學期首堂,竟跟一個完全陌生的老師提出這樣要求。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