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的印記】以英文字母代表的13名受害人 挺身指證親歷創傷


這是一場沒有警員作供的暴動審訊,見證者只有匿名的香港市民和救護員。

前年7月21日的元朗站,整夜淹沒在驚恐和憤怒的尖叫聲之中,大批白衣人在西鐡站一帶肆意施襲。一年半後,終於來到追究罪責之時,儘管施襲的白衣人裡,至今僅8人被起訴暴動及意圖傷人等罪,其中2人已認罪,6人不認罪並於上月底開始接受審訊。

這場漫長的審訊至今仍在進行,控方上周已傳召全部16名街外證人,以及播放呈堂影片。其中13名被控方列為與案相關的受傷市民,有被襲者、亦有因保護他人而被襲者,猶有餘悸卻又不忘恩情,挺身到庭作供指證。法庭為保護他們身份,頒下匿名令,他們隱去名字、隱去身份、隱去面容,在法庭的屏風後,訴說那個驚心動魄的晚上,親眼所見、親身所歷的恐懼和創傷。

大堂

根據控方案情,由晚上10時40分開始,元朗站大堂近F出口閘機外,已有最少10名手持藤條木棍的白衣人聚集,後來再有約50名白衣人陸續到達。他們拍打閘機,手持武器指罵市民,投擲雜物,譬如是「保衛元朗 保衛家園」的發泡膠牌。有證供指,在一片混亂和嘈雜中,閘內市民「驚到唔知做咩」只能開遮抵擋,有人開消防喉射水,亦有人遇襲受傷倒地。

奮身保護女記者的A和D

A是第一名作供的受害人。晚上大概10時49分,他用手機直播白衣人聚集和指罵市民的畫面,約10分鐘後,A看到一名沒有保護裝備的女記者,在閘外被粉紅色T恤男子追打。A直言出於本能,沒想太多便跳出閘幫忙,這時鏡頭由於猛烈搖晃,直播已告中斷。

A出閘後以身體保護被襲擊的女記者,任由幾名白衣人以「不同方向、不同力度打」,其中被指穿著印上「中國制(製)造」白色T恤的首被告王志榮,就涉嫌以金屬造的垃圾埇蓋施襲。

基於一個「正常人看到都會幫忙」的念頭,A最終換來上唇共縫7針的裂傷;左肩及背部多處擦傷,左肩被比木棍硬的物品「打穿了真皮」。

差不多時間幫忙「架開」攻擊的,還有聲音聽起來較年輕的D。他在保護女記者期間,被5名白衣人圍毆,只能抱著頭和身自衛;直至白衣人散開,有人上前拉起他,將他帶到女廁由急救員治理。遇襲幾分鐘,他不但面部和頭部受傷,眼睛亦出現複視,會同時看到兩個影像;全個背部都有瘀傷和藤條傷,右腳內側、左腳和右前臂各要縫1至2針。

遭圍攻時 仍有太太不離不棄的E

E與太太這對勇敢的夫婦,在收到訊息得知元朗有白衣人施襲後,隨即前往幫助有需要的人離開。到達大堂時,他們看見白衣人已有「好嚴重的攻擊性」,手持藤條木棍,「難保下一刻會打到人」。E一度嘗試上前勸阻,但未及反應就被一個左右手都拿著縮骨遮、穿淺色衫的男子攻擊。本來,他可能還會繼續被其他白衣人追打,幸而同行太太不離不棄,危急關頭撲上前緊緊攬著他,企圖以身擋棍,那白衣人最後沒有將木棍揮下。

事件裡,E的左眼角及左手手指都各要縫三針。

通往月台的梯間

站內大堂情況一直發酵,至晚上約11時02分,估計超過50名白衣人手持竹、鐵棍、藤條,衝入收費區,站內市民隨即掉頭逃跑。但這班白衣人很快追至通往月台的樓梯底,攻擊正跑上月台逃生的市民。這幕對市民窮追猛打的情景,成為7.21直播瘋傳的畫面之一。

危難裡彼此扶持的陌路人F和H

F和H本來並不相識,萍水相逢的陌路人,卻在患難中互相扶持走過。

當大批白衣人衝進大堂收費區、襲撃樓梯底的市民時,H看到一名男子被襲倒地,立即上前幫忙,想拉他一起逃離現場,未料遭白衣人用木棍打中後腦,頭皮血腫、頸椎痛、右手受傷。他說,那時身邊有10多名市民同時被打。

被H拉走的倒地男子正是F。他形容,本來在閘外的白衣人「一窩蜂全程入哂去(付費區)」,他一邊用傘抵擋攻擊,一邊後退,卻被5至6名白衣人打中,手上雨傘損毀、眼鏡飛脫、跌倒在地上。危急之際,F感覺有人將他扶起,二人隨即一起往月台逃走,白衣人未有即時跟上。回到車廂後,他發現自己的前額和頭頂流血。

F在庭上作供完畢後,不忘在困境中向他伸出援手的H,特意說:「多謝證人H救咗我一命。」

無端被棒球棍扑穿後腦的G

G與太太當時正乘搭港鐵回家,到元朗站後發覺大堂情況混亂,大批市民突然往不同方向「拼命奔跑」,已打算經樓梯返回月台。G好不容易跑到梯口,但只跑上了一、兩級,已感覺「後腦畀人打咗一下,有半秒、一秒暈暈地睇唔到嘢」。他本能地跑上幾級再回頭看,有白衣人正在梯口用粗言穢語指罵他,手上拿著黑色棒球棍。

G一度與太太失散,逃入車廂後,有乘客提醒G,說他後腦正在流血。那傷口最後縫了3至4針,頭皮頂枕有血腫。

車廂裡

接下來,白衣人並無只留在大堂,而是到月台甚至車廂追打市民,躲進車廂的市民沒能逃過一刧。短短數分鐘時間,至晚上11時05分,最少50名白衣人已衝上月台。在往屯門方向列車車尾,車門沒有關上,白衣人連連用力揮動藤條、木棍、竹刀等武器, 指罵車廂內驚恐地擠在一起的市民,車廂裡嚎哭聲、尖叫聲、哀求聲混在一起,站在前排的男士只能開遮或徒手抵擋。

幾輪襲擊過後,車門終在11時14分關上。這短短9分鐘,遺下久未能散的記憶。

收到市民求助 忠於職務到場的B

B因職務關係,收到市民求助後,與另外二人同行往現場,並用手機做直播。當時身在車廂的他記得,首被告王志榮涉用粗口指罵他身旁的時任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王身後的白衣人接著衝入車廂、用藤條打中他的頸和手。

庭上所見,B的直播畫面不時搖晃、情況混亂。他說是因白衣人持棍接近人群,「有人驚,有人想逃走,有人想移動」,部分市民被木棍藤條打中;一個男子跪在地上懇求白衣人停手,亦被打中心口。

見證車廂尖叫聲不斷的C和K

C和K是同行友人。C當時站得較近車門,看到白衣人「拎啲木棍入嚟(車廂),向前捅、揮棍打、掟玻璃樽」,1公升包裝的紙包奶「爆到一地都係」,最少7人的頭和手腳因此受傷流血。C自己也遭圍毆,頭和腳被木棍打中,手掌亦因抵擋捅向心口的木棍而受傷。

至於K,是聆訊唯一的女證人。呈堂片段裡,那些聲嘶力竭大喊「唔好打呀」的聲音,就是來自驚恐不已的K。她看到前方抵擋攻擊的男士如何受傷、亦為車廂裡有不足10歲的孩童而焦急,她直言,不理解為何他們已「舉晒雙手投降」,施襲白衣人仍然沒有停手。雖然K沒有被打傷,但身歷車廂恐怖情景,她在驚恐下胃痛良久,至翌日下午才逐漸消退。

承受沉重後遺症的年輕人I

年輕的I當時是文憑試準考生。那夜回家,遇上白衣人在元朗站施襲,考獲急救證書的他,在車廂「猶豫咗兩下」,最後想幫人的念頭,還是把他帶到大堂尋找傷者。輾轉間他曾返回車廂,之後再逃離元朗站。逃跑時,I身後的男乘客被白衣人「打到跌咗落地」,他隨即向男乘客招手、示意一起逃走,卻同遭襲擊,後腦被木棍打了一下。

事後I情緒大受創傷,會發惡夢,會避免乘坐港鐵,會突然想起當日畫面,會感到驚恐,嚴重時會全身顫抖,難以專心上課。精神科醫生說,那是創傷後壓力症,要服用抗抑鬱藥和接受心理治療。大半年後,I的狀況才穩定至不用再覆診。

不忘後生仔為他擋棍的J

J是一個要為生計頻撲的打工仔,對控辯雙方冗長的爭拗顯得不耐煩,直言連日到庭會「隨時無咗份工」。雖然如此,他還是在法官勸喻下繼續作供,憶述所知所見。

在白衣人衝入付費區前,J已隔著玻璃圍欄被木棍打中手肘。他之後跑到八成滿的車廂躲避,但白衣人很快追至。一片混亂裡,J不忘曾有後生仔幫他「擋咗一嘢」,因而被木棍打傷鼻樑和背部,他也很記得,有市民被白衣人「好大力」打至額頭流血。J與其他乘客幫忙拉開遇襲的人,不明白為何白衣人追打只是想回家的市民。

捲閘

白衣人追打車廂市民後陸續散去,元朗站曾稍為恢復平靜,但襲擊並未完結。案情這時跳至7月22日的凌晨12時,有白衣人在英龍圍聚集,與現場人士爭執;被告「飛天南」吳偉南之後突然暈倒,被告鄧懷琛則涉與其他白衣人衝上大堂。約12時半,白衣人強行拉開J出口已關上的捲閘,約45人衝入站內,部分追打市民至形點I天橋。控方計算,有人被多達14名白衣人同時圍毆。

守護受傷市民的N

N當晚收到居民求助後到達元朗站,堅持在站內洗手間門外守護傷者,直至救護員和警員到場。他見有救護到場後一度離開,折返大堂時,發現J出口的捲閘被拉開一半,有白衣人已衝入站內追打市民,地上有大灘血跡。N當時沒有多想,彎腰穿過捲閘,上前喝止白衣人「唔好打」。就在他保護一個被圍毆的粉紅色衫男子時,白衣人用長條狀物打他,不斷說「以後唔好入元朗搞事」。

直至約半分鐘後,有2名黑衣男子嘗試轉移施襲者視線,白衣人才停手轉而追趕他們。事後N頭部有傷勢,主要在後腦位置,下巴亦有疼痛、腫漲和瘀傷。

勸阻卻遭9人圍毆的O

O就是N上前保護的粉紅色衫男子,他當晚收到鄰居和市民求助到場。白衣人衝入站時,他正在捲閘旁邊勸阻他們不要再與站內的人爭執,但不成功。他接著在形點I天橋,看到有人受傷倒地、似有危險,遂伸手阻擋攻擊,卻被棍狀武器及拳腳襲擊。O說,他事後全身多處有瘀傷,右手手肘骨裂,先後做了兩次駁骨手術,手臂才能伸直。

控方片段顯示,O曾同時被9名白衣人襲擊,包括用長條狀物打了最少20下、掌摑3下、拳擊1下及腳踢3下。

聆訊尚未完結。這13人在庭上訴說的親身經歷,被襲與被保護、皮肉損傷與心理創傷、怒哮與無言……仍只是7.21傷痛印記中的冰山一角。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