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文革批鬥臨香港 藝文學術重災區


過去一周,最矚目的政治新聞是政壇掀起一股批鬥風潮,直屬中共媒體與親建制媒體頻密出擊,攻擊對象包括官方藝術發展局及多個獲其資助的文藝團體,還有科大社會學講座教授李靜君,罪名都是指控他們美化及鼓吹黑暴,涉違反國安法等,事件反映在泛民47人悉數被捕被控後,國安法執法矛頭開始轉向學術界及藝文界。

「文革」、「文革式批鬥」等詞語,最近頻密出現在香港媒體報道上,主要原因是,國安法制訂後的政治大清洗,一浪接一浪地湧來,毫無停止跡象,給香港市民的感覺,就似文革時期那一連串的狂熱政治鬥爭。由中聯辦直接領導的《大公報》在17日(周三)以 〈三年撥款1500萬藝發局資助黑暴電影 多個受助片商涉違國安法〉 為題,批評官方機構藝術發展局資助「黑暴」電影,被點名藝術團體包括光影作坊、天邊外劇場、影意志、糊塗戲班、同流和香港文學館,報道指這些是「黃絲」及「泛黃」的藝術團體,是「黃色電影圈」,利用公帑製作反政府、美化黑暴和港獨的藝術作品。

眾新聞翻查藝發局帳目資料,發現《大公報》的質疑有多處與事實不符,例如被點名團體中,只有一個與電影製作有關,就是發行《理大圍城》紀錄片的影意志,其餘都是劇團為主,而且,被點名團體獲得的資助金額甚少,年度營運資助介乎50餘萬至110萬元不等,從未擠身藝發局資助最多的前十名。藝發局則公開回應說,其審批機制由業內資深人士以專業角度評核,獲資助機構也須承諾遵守法例,若有違反,藝發局可暫緩或停止發放資助。

被點名團體獲得藝發局的資助金額甚少。眾新聞製圖
藝發局資助最多的前十名藝團。眾新聞製圖

《理大圍城》是眾多有關2019年反修例運動紀錄片的其中一部,去年11月在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電影節獲最佳剪接獎,其後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頒發最佳電影大獎,電影曾經送檢,獲評定為三級兒童不宜(因含有一定暴力場面),但准予公映,一度安排了在堅尼地城一家新的電影院公映,但院方在上畫前突然宣布取消放映,稱不欲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這次突然抽片,已令外界意識到,國安法引發的政治風浪,正捲向藝文界,所有與反修例運動沾上邊的文藝作品,即使通過了法例評審關卡,也會隨時遭遇圍剿與封殺。

就在《理大圍城》公映被突然煞停之際,《大公報》針對多個藝術團體的政治批鬥報道便出台,時間上的拿捏分毫不差,客觀效果就是令整個藝術文化界人人自危。被點名團體固然叫苦連天,今後很可能被終止資助,日後申請資助時,除了要跨過專業水平的門檻,還要跨過尺度模糊的政治審查門檻;就算沒有被點名的,也會顧慮招惹違反國安法的指控,在籌劃創作項目時刻意迴避政治議題,這樣就能使香港藝文界從此在政治上噤聲,自動消音,自覺地去政治化。

不單藝術文化界成為了被針對的界別、重點批鬥的對象,學術界也不能倖免,左派媒體過去雖也經常抨擊批評政府的學者,但點名指控學者違反國安法,要求大學方面解僱,過去矛頭只是針對大型社會運動的發起人,如佔中案的幾名被告學者,對社運發表聲援意見,或者提供人道支援的,如今也成為批鬥對象。科大李靜君教授被批鬥事件顯示,左派媒體在有系統地監控一些學者,秘密收集他們出席本地或海外研討會的資料,一旦發現他們發言內容有可指控之處,便大張旗鼓地揭發批鬥,上綱上線地扣上各種政治罪名,例如李靜君在台灣的研討會上,介紹反修例運動期間的人道救援,包括她曾以「守護孩子」成員身分參與的、穿著反光衣去當人盾,阻隔示威者與執法者,這些行動有可能被執法當局定義為非法(阻差辦公),左派及建制報章便執著不放,指她承認曾參與非法活動,要求科大嚴查,又或要求警方調查。

經過李靜君事件,香港學術界中甚少參與政治但同情社運的學者,都感覺到危機已逼近身旁,不但積極就政治議題發言的著名學者被針對,就連平時低調的、在背後默默支持民主運動的,也會成為被監控被批鬥的對象。這張不斷擴大的政治批鬥羅網,令香港學術界彌漫一片肅殺之氣,許多具國際知名度的學者開始物色海外教席,一股學者外流潮正悄然冒起,他們騰出來的空位,很可能被內地出身的學者頂替,香港大專學界將會在數年內大換血,這樣就能使香港學術界從此在政治上噤聲,自動消音,自覺地去政治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