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平權路上的「西西弗斯」 大學生挺身訴內地恐同教科書 歷4年官司終敗訴


「見到教科書這樣寫讓我覺得詫異和難過......我會想是否教學環境、相關的課堂導致自殺的悲劇發生。」5年前,在廣州就讀大學的西西偶爾從朋友得悉一本有恐同內容的大學生心理健康教育教科書,把同性戀歸類為「性變態」的「性心理障礙」。剛好當時出版社所在的暨南大學有一名男同性戀學生,疑因性取向遭受壓力而自殺,讓她覺得要有所行動。

被指恐同的教科書把同性戀歸類為「常見的性心理障礙」。

西西遂寫信至出版社及編者要求改版教科書,但不獲理會。於是她把出版社告上法庭,希望迫使對方回應,引起社會關注。

由於內地沒有針對性取向的反歧視法,西西只能以質量問題為由告出版社,即指教科書恐同的內容是犯了「知識上的差錯」:「背後反映的問題是內地沒有完善法律保障同志權益,導致我們論證上比較曲折,沒有很相關的理由立案。」

西西曾與朋友到暨南大學出版社舉牌抗議,要求出版社正視問題,但不獲受理。受訪者提供

為證明教科書的內容出錯,西西花了長時間找資料和專家證人,證明內地已經將同性戀去病理化。她準備了30多份文件呈堂,包括中國精神病障礙診斷標準及國際標準等,惟她發現連官方都沒有統一的行政標準。由立案到開庭花了整整4年時間,過程波折重重,案件多次延期,直到去年暑假終於在江蘇宿遷市開審,惟她的律師在庭上不斷被打斷發言,支持者亦被阻撓到法庭旁聽。

西西的代表律師在一審庭上舉證時,被多次打斷發言。受訪者提供

一審判決判西西敗訴,法庭指教科書將同性戀說成心理障礙只是「認識性分歧」而非「知識性差錯」,而且出版社並無責任審查書中的學術觀點和分歧。她提出上訴,二審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開審,上月才收到維持原判的判決書,雖對結果感到失望,但她並不意外:「我覺得判決比較保守,假如整個中國文化、制度都恐同,判決像是默認了污名化和歧視。」

明知勝訴機會渺茫,但西西仍選擇訴諸法律,原因只為引起最大關注,加上法律維權是近年社會大環境下,餘下為數不多可以做的行動:「這是一個行使公民權力的過程。中國大陸做街頭行動、草根線下行動空間變得非常小,法律是比較合法或者制度內一個發聲途徑,變成僅有的途徑。」歷時4年的官司結果並未如願。但令西西慶幸的是,外界對案件的關注遠超預期,在微博上一度登上熱榜。

「現在整個公民社會空間收窄,我對這方面感到很悲觀。但另一方面很多人,包括同志社群、女性勞工、環境保護、很多青年人、行動者在努力,這是我比較樂觀的事情。」西西憶述自己剛入大學初期,亦即2015、16年,廣州的公民社會蓬勃,大學仍可選修多元性別社會文化課,校園內亦有不少組織支援性小眾,甚至舉辦公開講座和論壇。不過過了不到數年,情況急轉直下,不少行動遭打壓,活動組織者被約談,活動被迫叫停。制度上的打壓近年更是接踵而來,2018年有撰寫男同性戀小說的作家因涉非法出版被判囚十年;同性戀相關的內容亦不能通過廣電總局的審查。

西西慨嘆近年內地公民社會空間收窄。

無論最後是否徒勞無功,西西都不願無動於衷,始終相信要有行動才有希望。正如西西這個化名其實取自西西弗斯的神話:西西弗斯被上帝懲罰把一塊大石推上山,石頭到了山頂會滾回原處,西西弗斯只能日復一日地推石頭。「我覺得這名字反映了行動者的處境,不斷努力,即使石頭或者寓意著的社會理想最終沒有實現,但作為不斷推石頭上山是一種反抗,或者行動的姿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