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長時間隔離讓院舍長者陷孤獨困境


因為疫情,安老院舍謝絕家人探訪,就算到了院舍,也只能隔著玻璃,用視訊方式與住院長者溝通。美聯社

日前上課,有學生提及肺炎疫情至今,安老院舍一直謝絕家人探訪。長者雖或可透過視像工具與家人接觸,但視像對話始終無法取代面對面接觸,缺少了那親切的體溫與熟悉的呼吸聲,更別說不少長者對這些新科技感到陌生,對著鏡頭只顯得一臉茫然。
 
值得注留意的是,上述情況其實已持續超過一年。想一想,若果骨肉分離只是臨時性的,我們尚可勸長者忍耐一下。只是,當下的情況是,黑暗盡處仍未見到光明。對於長者,以至那些「上心」的家人,恐怕都是沒了期的折磨。
 
據同學堂上的報告,居住在院舍的長者,比在社區獨居的,孤獨及無助感只會更加強烈。
 
表面上,他們是群居,起居飲食不用愁,有院友陪伴與職員照顧。然而,相對獨居長者,他們缺乏的,正正是自由走動的空間。即使那些尚有一定活動能力的,基於防疫考慮,院舍也多數不容許他們外出。長期逗留在密封式的室內空間,情況其實與坐監沒有太大的分別。
 
事實上,過去在前線工作,筆者見證不少長者入住院舍後,認知以至其他身體功能都會急劇退化:在癡呆的外表裡面,潛藏著的是深沉的鬱悶情緒。
 
筆者離開前線不到三個月,最近與舊同事茶聚,得悉之前自己跟進的一位老伯,成功在院舍逃走後在街上跌倒,頭部著地受傷,一度出現生命危險,出院後也變得有點呆滯。
 
事實上,這位老伯已經不是第一次逃走,在筆者未離開之前的工作崗位時,已曾多次企圖出走,當中一次由窗口爬出露台,慶幸及時有職員發現,未有釀成意外。
 
回想起來,筆者有份送他入院舍,雖然當時自己與主診醫生都同意,家人未有時間或能力照顧他,入住院舍是唯一選擇。然而,對於老伯之後的心情以至今次的意外,自己仍然感到內疚及難過。老伯一直很惦掛仔女,疫情令後者未能親身探望,也令到他更難接受住院的事實。
 
說到底,老伯的個案,大概也是今天不少院舍長者的寫照。縱使疫情尚未完全穩定下來,政府依然繼續以防疫之名,加強各類對市民的管制。所謂法規不外乎人情,出於人性化的考慮,筆者知道有院舍人員,在可行的範圍內,仍然會採取不同方式,酌情讓長者與家人短聚,以解相思之苦。也期待更多業界朋友能夠切身處地,關注長者的心靈需要。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