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范國威獄中辭任區議員】新同盟後輩秦海城秉承「咖喱飯精神」 跨區為運亨居民處理大小事


47名民主派人士因「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現時仍有36人正在還柙中。其中新民主同盟創立人范國威於上周二(3月16日),以無法履行議會職務為由,在獄中辭任西貢區議員,他服務20載的運亨選區也隨即變成「無主孤魂」。曾任范國威助理的慧茵選區區議員秦海城表示,民生事務不可忽略,他願意秉承前輩的「咖喱飯精神」,跨區為運亨居民處理大小事。 

今年30歲的秦海城,2015年於浸會大學社會政策學系畢業,翌年應徵范國威的助理而加入新民主同盟,並積極參與地區工作。2019年區議會選舉,獲新民主同盟提名,以3,928票擊敗建制派候選人吳家竣,當選慧茵選區區議員。    曾港深攝

秦海城批評政府對區議員議席懸空一事完全無安排,「到呢一刻都無任何政府人員同我哋附近其他區嘅區議員聯絡過,或者叫我哋『拍硬檔,幫吓手,睇埋隔離區』之類。」秦海城認為自己選區毗鄰運亨,故應該主動協助該區居民度過這段失去區議員的時期。加上范國威對他有恩,又屬同一政黨,他現時選區內的茵怡花園,在上屆其實是歸納到運亨區的,只不過是今屆選區分劃改動了,所以今屆歸納成他的選區,「我哋兩個選區嘅關係可以話係千絲萬縷,所以我係絕對唔介意幫手處理佢嗰區嘅居民個案同情況。以Gary同埋新同盟經常講嘅一句說話就係『民生無小事,民主要堅持』,無論是民生議題還是民主道路,我們都一定要互相撐住大家!」

從政廿載的范國威,經常把「民生無小事,民主要堅持」這兩句掛在口邊,這種「咖哩飯精神」不知不覺影響着他身邊的人。秦海城憶述,范國威選區內的順德聯誼總會梁潔華小學外行人路,道路空間曾經很狹窄,雖然沒有太多街坊投訴,但范國威仍然堅持不斷向地政署及運輸署反映和爭取,最終成功爭取收窄馬路,擴充行人路,秦又補充「而且之後係嗰個彎位轉彎嘅車,都必須減慢車速,咁樣亦可以令到發生交通意外嘅機會大大降低。」

范國威為將軍澳區升格為獨立警區爭取了足足9年時間。 受訪者提供

秦亦提到范國威在任期間的其中一項代表作,爭取將軍澳區升格為獨立警區。2017年前,將軍澳只屬警區的分區,警力及資源均不及其他正式警區多,但隨着將軍澳的人口不斷上升,范國威由2009年開始,不斷向警方爭取將軍澳升格為獨立警區,包括向一哥提交請願信、與警方代表開會等,一直爭取到2017年,終於取得成果,整個過程長達九年。秦海城直言,正正就是范國威做事的堅持、堅毅和認真的態度,感染身邊的人也會跟隨他的理念,「Gary咁多年嚟都係致力以民生及居民需要出發,好認真對待每一位求助嘅街坊、居民,亦都會親身陪伴住佢哋解決問題或者尋求協助,所以都好影響到我做地區工作嗰陣,曾經遇過一啲街坊報警求助,去落口供嗰陣,我都會選擇陪伴住佢哋,因為呢個做法先可以體現得出自己對居民嘅重視,希望我都可以繼續做好區議員呢份工。」

范國威的議員辦事處仍未完全關閉,秦海城連日來一直與范國威議辦的職員保持緊密聯絡,務求做到「無縫接軌」協助到當區居民。   曾港深攝

他認為政府現時對議席懸空的問題愛理不理,就等同於對該區居民置之不顧,「可能因為今屆民主派喺區議會佔大多數,感覺政府已經無咁重視區議員嘅崗位同職務,正正就係因為佢哋無再重視,佢哋先唔需要向該區居民交代,因為正常情況下佢地會緊張過我哋啦,成區工作無人做喎!」秦海城表示他聽過有區議員比人還柙期間,有很多街坊都問,「咁呢個區有問題,我要搵邊個啊?其實呢啲問題係能夠預視到,既然我哋都能夠預視到嘅時候,政府有無可能預視唔到?」。

秦海城坦言,暫時未有在運亨區具體地幫到忙,因為范的議辦仍未完全關閉,他一直都與范國威議辦的職員保持緊密聯絡,一旦他們正式關閉後,他就希望可以協調接收一些居民求助個案,務求做到「無縫接軌」。雖然已知暫時尚未有運亨區的居民有求助的個案,但他強調,日後他非常歡迎運亨區的居民致電或蒞臨他的辦事處,詢問一切區內的大、小事務。

他期望政府可以盡快安排正式的補選,讓運亨區議員席位不要懸空太耐,「但當未有補選嘅時候,我覺得自己係有義務要協助運亨嘅居民,我唔敢講自己可以憑一己之力就可以解決晒成個運亨區居民嘅求助需要,但我暫時都係樂觀嘅,同埋我都會盡自己最大嘅能力。」

秦海城向記者講解運亨選區的範圍是將軍澳新都城一期及三期,以及疊翠軒。   曾港深攝

除了范國威,西貢區議會主席鍾錦麟同樣不獲保釋,正還柙於赤柱監獄;另一西貢區議員柯耀林則獲准保釋。秦海城認為這段時間絕對稱得上西貢區議會最困難的時刻,「大家本身都諗住今屆區議會可以有啲作為,因為非常難得地民主派主導議會,而且大部分都係新任議員,每個人都盛載住唔同嘅想法、創意同構思,去點樣為個社區出力。」他亦特別提到區議會主席鍾錦麟被還柙對議會的影響非常大,「佢一直都係幫我哋同民政、區議會秘書處嗰邊溝通啦,協調每一位區議員嘅溝通啦,所以佢嘅角色係相當重要」。

對於會否擔心范國威退出新民主同盟,秦海城表示自己早已有心理準備,因為他們曾開會討論過相關事宜,秦相信就算范退黨,目的也是希望不要拖累新同盟,主要是出於保護大家的想法,他認為范能斬釘截鐵地退出自己有份成立十年的政黨,已屬不簡單的事。但秦海城卻沒想過范國威會連堅守了20年的區議會席位都能夠忍痛丟下,他以「堅毅」兩字形容范,指他雖陷囹圄當中,但日前探訪他的時候仍然流露出堅毅的意志及態度,令他對這位帶他出身的前輩肅然起敬,他直言初選案絕對是不白之冤、莫須有的罪名,希望范國威最終能平安,無罪獲釋,並還涉案的所有人一個公道。

秦海城指自己擔任范國威議員助理時,學習了如何投入地區工作,累積處理個案及改善社區的經驗。    秦海城Facebook圖片

 「我最唔想就係啲人,對一個擔任咗20年區議員,喺呢一刻先批評佢不負責任。」秦海城又指自己最擔心就是政府會將區議員懸空的責任,全部推給請辭的區議員,「我覺得而家呢個政府絕對講得出呢個說話,『無人逼佢哋辭職,係佢哋自己辭職搞到無人打理區內事務,而呢啲人就係你哋所謂投票出嚟嘅民意代表,你哋投出嚟嘅人而家離棄你哋喇。』之類嘅抹黑說話。因為啲街坊可能真係唔太了解事情嘅發展同來龍去脈,佢哋可能未必會怪責政府唔搞補選,反而係怪責Gary點解要辭職,如果真係咁,我覺得對Gary就真係太唔公平喇。」

居住於叠翠軒超過15年的袁太形容,范國威多年來都是一名勤奮、有禮貌、不畏強權的區議員,但當得悉范的請辭決定後,她雖感到不捨,但仍理解范的做法,只希望他能在初選案中得到公平、公正的判決,並批評政權濫用國安法打壓異己非常荒謬,「唔係今次呢單案,我都唔知原來我哋嘅國家咁脆弱,幾廿人就可以顛覆到!」家住新都城一期的古先生則向記者提到,家中的客廳仍貼着范國威親筆寫的揮春,對於范國威未能返回運亨區向居民道別感到失落,希望范國威未來能平安歸來,正正式式向運亨居民「講聲Good Bye」。  

與范國威在西貢區議會共事廿載的周賢明表示,自己「由細睇到范國威大」,得悉對方請辭後,感觸良多。   周賢明Facebook圖片

西貢區議會副主席周賢明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時表示,最初得悉范國威請辭亦接受不了,畢竟他們一起共事超過20年,所以他上星期亦曾經探訪范,希望他撤回請辭決定,但范非常堅決,周賢明亦只能尊重,「佢由2000年開始做區議員,當年我係交通運輸委員會主席,而佢就係副主席,我哋兩個係拍檔嚟,所以我係睇住佢呢個年青嘅同事由初初參與地區事務,可以一路進步去到當選立法會議員,我自己係覺得好開心嘅。但佢突然間就要離開佢自己最擅長嘅範圍,我自己係覺得好可惜。」訪問期間,周賢明一度哽咽。

周賢明指范國威本身在西貢區議會不是任何委員會及工作小組的正、副主席,而根據《區議會條例》,個別議員的出缺並不影響區議會的運作。雖然他知道運亨選區暫時可由毗鄰的秦議員協助,但其實都很吃力,而且因為除了運亨外,欣英選區的鍾錦麟仍在還柙當中,導致寶琳區有兩處地方暫時無區議員,他希望並呼籲西貢區的其他區議員同事可以更守望相助。

被問到會否擔心議席懸空,會令到當區居民求助無門,周賢明則表示他已通知寶琳區的不同區議員辦事處人員協助支援,如果居民團體、業主組織有需要亦可以找區議會秘書處,秘書處都會向他轉介,到時會按情況找相應的區議員提供協助。他提到,區議會本身有會見市民制度,但由於各個議員都有議員辦事處,所以區議會的會見市民制度已經取消了,鑑於目前有議席懸空,如果重新設立會見市民制度,也是可行之選。

民政事務總署回覆眾新聞查詢指,根據《區議會條例》第72條,區議會議席空缺並不影響該區議會處理事務的權力。區議會程序的有效性亦不會受該區議席空缺影響。有關區議會會如常處理區內事務,市民如有需要可就區內事務聯絡相關的決策局 / 部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