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遊走紅線間 繼續說香港故事 蕭偉恒:現在才是藝術最重要時刻


國安法下,自由逐漸成為奢侈品,藝術自由和創作空間亦不例外,俗語有云:「鑊鑊新鮮鑊鑊甘」。藝術創作之路如何走下去?從事藝術創作超過10年、不時探討時事社會議題的蕭偉恒,卻反其道而行,他說經歷了過去兩年發生的事,意識藝術的重要性,蕭偉恒認為藝術「仲有得做」。

藝術是可以軟性地討論香港任何議題,有空間,也是尺度很闊的,能夠容納不同的聲音。
藝術有彈性,那是沒有答案的,我是想拋出一個問題讓你去想。
現在才是藝術最重要的moment,藝術可以遊走於紅線之間,而電台、電視、書都不可以。

蕭偉恒理性哲學地剖析藝術這回事,然而最終也是回到情感的考慮,「你有多想繼續講香港的人和故事,你有多愛香港。」

WMA推出展覽「鑊鑊新鮮鑊鑊甘」,蕭偉恒是其中一個參展藝術家,他將300多個熱像人像照以數碼打印在亞加力膠上,再放置在燈箱之上。周滿鏗攝

3月份,蕭偉恒和其他藝術家在上環一棟商廈,參與一個與疫情有關的展覽,裡頭聳立一座又一座的小型「人像紀念碑」。旁人會覺得怪異或不吉利,而蕭偉恒的確是這樣形容。

這些「紀念碑」名為《熱X像》,是蕭偉恒在過去半年疫情期間,以紅外線熱像體溫檢查儀拍下身邊朋友、學生的樣貌。蕭偉恒說,由武漢肺炎疫情初期,每逢進入餐廳或商場等場所,都要習慣地檢測體溫,已經感覺到光陸怪離,像被人以槍指向頭,他笑道:「眉心硬係有少少唔舒服,去餐廳好似行刑式被人整一劑咁。」

半年多前,他經過香港藝術中心見到有職員手持一部有拍攝功能的紅外線熱像儀, 一向對影像科技有興趣的蕭偉恒,見狀於是買了一部熱像儀,「我就諗可唔可以唔喺出入場所時使用,可以放係藝術的Context去討論時事,呢啲事大家開始習慣,依家已經習慣,我哋去到邊都需要留低一啲嘢或一張相,去交換你能夠進入呢個場所的條件。」

一張熱像照片在疫情下成為「過路錢」,當一張又一張熱像照片累積起來,就形成大數據,蕭偉恒形容,情況甚至如政府推出的「安心出行」應用程式,「我去呢到影一張,個到影一張,咁係咩呢?就係依家的『安心出行』,咪組成了我的Digital footprint(數位足跡),我邊到出現過全部知道哂,喺呢個archive入面,我哋根本留低好值錢、好有價值的資訊,而我哋覺得係無用嘅。」

重要的事講三次,蕭偉恒在訪問期間一再強調,這些資訊具有價值,而普羅大眾反倒覺得無用。大數據的世界讓人感到虛無和不實在,他也有同感,因為數碼世界接觸到的影像無形、觸摸不到,且不佔有空間,「我嘗試將事情物質化,大家會不會可以重新重視這些日常留低的Portrait?並非叫大家反對這回事,只是重視Digital footprint這回事。」

蕭偉恒說,一張又一張熱像照片累積起來,就形成大數據,而這些資訊是具有價值的。展覽場地提供

紀念碑的形態,是象徵過去之事,一些已逝去而我們又珍而重之的事。

人像(Portrait)、身份認同(Identity),對於蕭偉恒,是他過去一直追求的攝影藝術之路。2009年牛頭角下邨清拆,蕭偉恒與大學老師、資深攝影師吳文正,找來作家俞若玫合作,花了兩年時間拍下逾40年歷史的屋邨最後面貌,2011年出版《牛下開飯——徙置屋邨的最後風景》攝影集;2016年的作品《境內景外》,他模仿父親偷渡經過,由當年父親登岸的下白泥出發,錄下他在海上嘗試飄往深圳的過程,藉此思考自己和香港人的身份問題;2017年七一遊行,他紀錄了遊行隊伍行經灣仔軒尼詩道《大公報》報社位置的情況,以狹縫掃描攝影(Slit-Scan photography),製作了作品《打開大公報》。他的作品,總是離不開社會。

相關報道:《打開大公報》獲人權獎 藝術家蕭偉恒以遊行、偷渡、軍營創作 探討港人身分 

今次的《熱X像》,他腦中不斷思考這些人像(Portrait)的涵意,「它與攝影以往Portrait所指的用途不同,唔係為咗靚,唔係為咗知你係邊個,而係什麼?為咗換取你進入呢個空間,我覺得唔係以往Portrait的原因,係扭曲咗。」

扭曲的行為,背後或代表扭曲轉變的社會環境。2019年經歷反修例運動,蕭偉恒曾在現場紀錄了大大小小的遊行情況,與以往遊行不同的是,2019年的人們不願意被鏡頭拍下。於是他用皮革打洞的圓斬,將2019年下半年所拍下的遊行相片,裡面的一個個人頭「斬」下來;

遊行期間,人們忽然撐起雨傘,而當時沒有下雨,撐傘是為了遮擋閉路電視和記者的鏡頭,這怪異的情況令他按下快門,而為了合理化相片中的不合理,他就用鋼絲刷在相片上擦出一道道如雨絲般的痕,這種不合理又是一種黑色幽默......

蕭偉恒在2019年拍下遊行相片,但他之後將裡面的一個個人頭「斬」了下來。受訪者提供

「2019年成個政府、民間出現好多唔應該出現的事,電箱用鐵框框住、地磚黐膠水、稅務大樓被圍封、好多政府建築物圍住水馬、天橋圍哂鐵絲網,2019年到依家都係,成個社會走向呢個狀態,而係返唔到轉頭......而我唔覺得鐵絲網的橋會拆,唔覺得政府大廈出面水馬會搬走。」蕭偉恒如是說。

無論是2019年社運、還是2020年疫情,蕭偉恒的作品反映著社會的扭曲。

面對荒謬日常,西九文化區M+博物館藏品日前遭建制派及左報狙擊,艾未未向天安門舉「中指」作品〈透視研究:天安門〉,出現「未上架先下架」的奇怪情況,香港或許日後連藝術創作自由都容不下,但蕭偉恒反其道而行說:

現在才是藝術最重要的Moment,藝術可以遊走於紅線之間,而電台、電視、書都不可以。特別是視覺藝術,是可以有呢個空間比人去討論,藝術的重要,在於可以帶出香港,成本可以好低,可以不同渠道出現,展覽也可以有大有細,甚至在網上。

而藝術創作空間收窄,很多時來自於自我審查,「我會做自己想做嘅野先,你覺得唔應該做就係Self censor,我會盡量令自己唔辛苦,好似今次展覽,佢俾個場地你做,人哋都信你,點解我哋要怕呢?  」

「你話(藝術創作)會唔會有影響,我會更加堅定。」蕭偉恒認為,藝術之於觀眾的是一種感受,最後建立於其個人系統上,每個人有其獨特性,「唔係我話乜,你就信乜。」

年前,蕭偉恒已經說過,他好鍾意香港。如今是兩女之父的蕭偉恒說,這種堅定,意味他會繼續留在香港,以香港藝術家之名,說香港故事。簡單如喜歡香港的文化,茶餐廳阿姐不客氣走過來「嘟」一聲檢測體溫,人與人之間的窒息感,生活上的種種習慣,讓他繼續想講香港事。

然後直到一天,當他的藝術作品,連遊走於紅線之間都不能容許......

WNA「鑊鑊新鮮鑊鑊甘」展覽。場地提供

「鑊鑊新鮮鑊鑊甘」(按連結預約
參展藝術家:蕭偉恒、王偉健、嚴瑞芳
展覽日期:2021年3月9日 - 4月25日
地點:WMA Space | 中環永和街23-29號俊和商業中心8樓
時間:中午12時至晚上7時(星期一休息)

「不合理的行為 - 蕭偉恒個展」
展覽日期:2021年4月8日 - 5月7日
地點:灣仔香港歌德學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