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專業與真話的生存空間


【撰文:只信科學的醫生】

一隻第三期臨床數據仍然未能在國際醫學期刊刊登的國產疫苗,請問專業醫護人員可否質疑它的成效和安全呢?如果是昔日的香港,答案是不論這一隻藥物或者疫苗是否已經通過第三期臨床數據,醫學院都會教導我們要懂得有批判思維,不應該人云亦云。因為就算是由資深學者做的研究,也會有一定的瑕疵(而不是瑕辟)。只可惜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不論是醫學界還是藝術界,專業也不再被尊重,真話也會被當成抹黑。

醫管局主席范鴻齡表示,留意到有一小撮醫護人員抹黑國產新冠疫苗,對此感到憤慨亦不認同,促請有關人士不要再發出失實言論誤導香港市民。范鴻齡,作為一位外行人,也許你不會知道醫學研究是什麼一回事。每一份醫學研究報告也會有討論部分,當中大家都會找來一些以往的研究數據然後作出評論,有些過往發表的意見會被接納,但研究人員也會批判過去研究的不足,然後表示自己的研究有什麼長處。沒錯,這些批判性思維一直存在,醫生從來都不是人云亦云,對所謂的研究報告照單全收,否則人類不需要做什麼研究了,就用舊式方法處事就好。每一份醫學研究都會針對過去其他人的研究數據作出批判性評論,既可以認同前人的說法,也可以對其他人的言論作出質疑。只可惜在范鴻齡這位外行人眼中,所有針對國產疫苗的負面評論都等同抹黑,但從來沒有認真處理過這個問題的癥結,就是兩隻國產疫苗都未有在國際醫學期刊刊登的第三期臨床數據。

況且,就算是有第三期臨床數據的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學疫苗,歐洲國家也對於這些疫苗的血管栓塞風險提出了質疑,足以證明在國際醫學期刊刊登的第三期臨床數據其實不過是每一隻疫苗的起點,而不是終點。世上沒有一隻疫苗百分百安全,醫護人員應該也有權質疑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學疫苗的安全性吧!只可惜在范鴻齡眼中,所有針對科興疫苗的批評都必然是政治不正確,所以對於相關言論表示反感 。范鴻齡的行為就是用外行人的身份挑戰醫護人員應有的專業。就算是其他藥物,本來醫護人員也有權質疑相關藥物是否安全,也會有人做現實世界研究,嘗試解答在第三期臨床研究未能解答的安全性問題。只可惜相關對於臨床醫學有裨益的行為,在醫管局主席范鴻齡眼中是反中亂港,不能接受所以選擇用外行人的身份插手這件事件,選擇批鬥為相關問題發聲的醫護人員,相信被針對的目標就是醫管局員工陣線吧。

相關問題當然不只是在醫學界出現,藝術界面也面臨同一個問題。一班完全不懂得藝術的外行人例如容海恩、屈穎妍等人選擇用外行人干預即將落成的M+藝術館藏品。有人表示部分藏品可能違反國安法;亦有人質疑日本家具及室內設計師倉俁史朗設計的《清友壽司吧》 (kiyotomo sushi bar),除了是名師設計,「其他不值一哂」,又形容「此店名不經傳,壽司沒拿米芝蓮」,其設計在倉俁史朗的個人作品網站亦沒介紹,證明不是代表作,質疑M+博物館購買並不值得。這一批完全沒有藝術修養的人越俎代庖,竟然夠膽表示因為這間壽司吧沒有米芝蓮評級所以就不值得被西九文化區購買下來,情況就像有關醫學界討論疫苗一樣。明明藝術不是談有多少粒米芝蓮星星,而是藝術品的質素,但一班外行人竟然用風馬牛不相及的標準批評藝術品的價值。同樣地,在疫苗討論上,明明我們應該針對臨床研究數據,尤其是成功在國際醫學期刊刊登的臨床研究數據,偏偏有人竟然表示某某國家疫苗在其他國家已經大量使用,所以應該安全,任何人提出質疑就等同抹黑相關疫苗,用一些極不科學的方法挑戰本來應該百分百科學的範疇,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完全在詆毀一個專業界別。

有關科興疫苗問題,解鈴還需繫鈴人,只有科興生物才能夠釋除大家的疑慮。如果科興生物能夠將相關臨床研究數據刊登在國際醫學期刊,那麼就能夠釋除大家大部分的疑慮。范鴻齡的身份是醫管局主席,而不是科興生物行政總裁,本來他的責任就是客觀地面對相關問題,而不是盲撐一隻疫苗。但為何香港作為購買科興疫苗的消費者,我們的官員、我們的議員、我們的政客要選擇盲目地保護這一隻疫苗呢?如果這一隻疫苗不是在中國生產,又會否有不同的待遇?

其實醫護人員對於不同疫苗也有不同的想法,世上亦沒有一隻百分百安全的疫苗。對於阿斯利康疫苗還有強生疫苗,其實我們也對於它們的安全性有一定的質疑,因為沒有一隻疫苗是完美,所以我們便需要採購不同疫苗互補不足。 只可惜每次談到科興疫苗的安全性,立即有人亂扣帽子,用外行人的身份批判提出質疑的人,甚至對於部分人士例如劉東華醫生作出卑劣的批鬥和懲罰。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專業也不再被尊重,真話也會被當成抹黑。在談到疫苗安全之前,原來國家安全最重要,所以國產疫苗一定是最好。相信這說法范鴻齡應該接受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