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3.6.省港大罷工之中的香港華商領袖


歷史學家蔡榮芳研究一九二五年下半旬香港總督司徒拔與英國倫敦殖民地部官員阿姆雷(L. S.  Amery)之間的通訊,指港英政府曾資助立法局華人議員周壽臣、羅旭龢(又作羅旭和,Robert H. Kotewall, 1881-1949)以及何東,助其創立《工商日報》,以營造反罷工輿論。鄧本殷和陳炯明等不認同廣州國民政府理念的軍人,也接受英國軍事支援。[1] 高馬可(John M. Carroll)指出,港英政府設立了勞工保護局,僱用一百五十人(多為偵探或特別警察),使之假扮成工人,混入罷工群眾與支持者之間,散播恐慌,從而令工人復工,不過策略成效不大。[2] 英國認為罷工行動由共產國際策劃,但多少忽略省港之間的緊張關係。廣州不惜傷害粵省商人利益,以制限香港之發展。以司徒拔的話來說:「在蘇俄的指引下,廣州的共產黨員決心要毀掉香港。」[3]  

英國對策之問題,在於英人只認定廣州運動純屬經濟階級鬥爭行動,而沒有意識到,這其實也是中國民族主義的一種表現。廣州一方即使無法令華人上流菁英支持罷工,但也能削弱基層華人對英人的信任。七月廿七日,西商會召開全港市民大會,英國商人建議懲罰罷工工人,方法包括:一,暫停發放工資;二,要求罷工工人賠償;三,辭退所有罷工工人。[4] 司徒拔認為,粵港華商都同意報復,嚴懲策動罷工的人。他說:「依我看,在粵港之間,大部分商人以及了解中國國情的華人都會贊成立即採取報復行動,以外交手段來懲戒廣州布爾什維克(Bolsheviks)行政體系而非針對中國或普遍華人。」[5]

英方信任周壽臣、何東、何世光和羅旭龢等香港華商總會和東華三院領袖。羅旭龢畢業於皇仁書院和拔萃男書院,隨後任布政司署首席文案,一九二三年三月被任命為立法局議員。於省港大罷工期間,他準確判斷時局。罷工潮結束後,英國向他授以C. M. G.勳位。一九三八年,羅旭龢獲封爵。[6]

一九二五年七月三日,香港華商總會特別會議,討論社會騷動。李右泉(1861-1940)建議,商會應與東華三院合組商兵團。[7] 於一九二四年,孫中山軍隊在西關殲滅廣東商團,有此前車之鑑,令合組商兵團之議很快被否決。兩週後,在何世光、羅文錦、李右泉和盧煥初等香港華商領袖推動下,對應罷工潮的「商業維持局」成立。[8] 成立一週後,「商業維持局」誓助香港商人出口貨品至廣東江門、上海、新加坡和澳門等地。[9] 至七月底,「商業維持局」成功游說港府解除大米出口貿易限令,條件為:如果出口米量為一千包,在必要時,政府可要求米商將該一千包米調回香港,價值六百萬港圓的生意因而可被保留在香港市場。[10] 此外,「商業維持局」令香港至台山的煤運貿易恢復,當時陳宜禧(1844-1929)正在台山一帶興建鐵路,此一貿易恢復,對陳宜禧頗有好處。[11] 八月,周壽臣、羅旭龢、李右泉、何世光和何世耀等九位華商領袖召開香港西商會會議,討論穩定香港財政和金融以及協助中國進口英國貨之法。[12]

在商業維持局的大會中,何世耀認為,罷工源於中國境內政治因素,香港商人是受害者:「此次罷工風潮。本由滬吹來。弟聞上海洋商。因此對於中國人。頗生惡感。又聞省城西商,有買下絲既下艇,而不肯交銀者。將來中西商務更不知伊於胡底……此次罷工,完全出於小數人無非欲推倒香港商家。擾亂本港金融。商家對此。實係完全反對。」[13] 當廖仲愷被刺的消息傳至香港,媒體如此報導:「港中大多數僑商……無不欣然色喜。且有因此聯袂落石塘咀酒樓設筵。以誌慶者。查石塘咀酒樓。於廿日晚。每間多開一兩層。生意亦因而加增。鳴呼。怨毒之於人甚矣哉。」[14] 報導以述說廖仲愷的華僑背景和天資聰穎作結,帶有唏噓感慨之意:「廖在美國舊金山大埠都板街萬利雜貨店二樓出世者。且廖自幼與其兄鳳書在舊金山天后廟街陳馨甫學墊學習中文。兩兄弟皆聰穎異常,每試必冠其儕,萬利店東重視之。後乃遣仲凱回國。」[15] 

廖仲愷回國後,受學於香港皇仁書院,並結識原籍廣東南海的香港富裕家庭女子何香凝(1878-1972),兩人在一八九七年十月成婚後,何香凝變賣首飾資助廖前往日本求學。廖在一九〇二年十一月先去日本,何於翌年一月隨後而至。兩人在日本皆傾心於孫中山的理念,但何香凝的革命資歷較廖深厚,她是孫中山同盟會的首批女盟員。[16] 民國成立後,在胡漢民的推荐下,廖仲愷負責廣東省財務行政工作。一九一三年,二次革命失敗後,廖仲愷與孫中山流亡到東京,一九一六年才返國。廖仲愷一直支持孫氏的各種政治運動,他曾任特使,與蘇聯溝通,也曾在聯俄容共政策下改組國民黨。從一九二三年五月開始,廖仲愷主理廣東省和廣州政府的財政部。孫氏過逝後,被視為革命主要接班人。[17] 廖仲愷何以遇刺,是廣州國民政府的懸案,國民黨內部左派和右派之間的猜忌由此而生。

香港華商希望,廖的驟然逝世會結束罷工。八月廿一日,香港東華醫院和華商總會以及廿四行商聯合會領袖(包括羅旭龢和周壽臣)發表聯署聲明:

查廣州此次風潮,以致省港百業凋敝,工商受害,實由廣州政府厲行其赤俄政策,現所有海陸軍權,概歸俄人主管,目下擬實行共產制,並行土木屋宇捐,種種殃民虐政,全省騷然。若不早為挽救,則赤毒愈流愈猛,波及全國,更難收拾。鄙同人等目睹慘狀,誠恐遠道未明真相,用特通電陳述,俾眾通知,幸勿受其煽惑,無任切盼。[18]

八月廿六日,香港華商總會向各海外華人團體發電報,鼓動終結罷工潮之聲,許多海外華僑因而不再匯款給廣州的罷工委員會。[19] 不過,香港華商總會亦因此收到恐嚇。[20] 一封署名為「洛杉磯全體華僑居民」的英文電報指英國是強盜,而香港華商總會則是「我們國家的叛徒的走狗,其罪行之大,死不足惜」,發電報者會「矢忠支持國民政府」。[21] 一封從印尼望加錫(Makassar)發出的英文電報,則嚴責該商會「只在乎自身財產的損失,而枉顧國家尊嚴,這不啻是當了英國狗。這樣的行徑實在是死不足惜。若回頭是岸,我們可以考慮原諒你們。」[22] 可以說,反帝國主義式民族主義者眼中的敵人,不只包括帝國主義,還包括「不愛國」的「同胞」。

一九二五年十月,英國外交部建議派一位香港華人與廣州洽商,人選需具備兩大條件:第一,他須為「華裔的英國公民:得高望重、有性格和有信用,可以同時為廣東人和中國北方人所信賴。」;第二,他須「具有資產,所以華人會相信他的行為不是為了一己私利,而是為了和平與良好的人際交流。」[23] 何東被列為人選,但他婉拒邀請。[24] 是以在十一月,以粵語通過英國文官考試的金文泰被選為新任港督。

於罷工潮開始之時,英國殖民地部建議向香港提供三百萬英磅(大約三千萬港圓)貸款,為受罷工影響的香港商人提供援助,以維持香港經濟正常運作。[25] 香港華商總會會員為免破產,也都申請貸款。[26] 十月廿一日,貸款發放具體方案正式出爐。[27] 至十一月底,政府只發放兩百六十八萬兩千四百港圓貸款額,受惠商人只及四十五名,申請總人數其實達四百六十人,商界為此不滿。[28] 此後在十二月,審批速度加快。

參考資料:
[1] 蔡榮芳,《香港人之香港史》,147-148。
[2] CO 129/488, July 10, 1925: Stubbs to Amery, 582; Carroll, Edge of Empires, 145-146.
[3] CO 129/489: Strike Situation, R. E. Stubbs to Amery, M. P., August 8, 1925, 100.
[4]《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七月廿九日。
[5] CO 129/489: Strike Situation, R. E. Stubbs to Amery, M. P., August 8, 1925, 100.
[6] 陳大同、陳文元編,《百年商業》(香港:光明文化事業出版,一九四一),2。
[7]《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七月三日。
[8]《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七月十七日。
[9]《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七月廿日;一九二五年七月卅一日。
[10]《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七月廿六日;七月卅一日;八月一日;八月廿七日。
[11]《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八月十四日。
[12]《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八月七日。
[13]《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七月廿六日。
[14]《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八月廿二日。
[15]《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八月廿二日。
[16] 蕭紅編,《中國婦女傳記辭典,二十世紀卷(1912-2000)》(悉尼大學出版社,二〇一六),243-244。
[17] BergSun Yat–sen, 430.
[18]《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八月廿二日;蔡榮芳,《香港人之香港史》,145-146。
[19] CO 129.489.47446, Stubbs to Amery, Sept. 18, 1925, 212-213.
[20] CO 129.489.45198: Strike Situation, R. E. Stubbs to Amery, M. P., Sept. 4, 153.
[21] CO 129.489.45198, enclosures Nos. 4, 168; 本則電郵亦有收錄在蔡榮芳,《香港人之香港史》,145-146。
[22] CO 129.489.45198, enclosures Nos. 4, 169.
[23] CO 129/491: Situation in China, Foreign Office to Secretary of State, London, October 4, 1925, 93.
[24] CO 129/491: Situation in China, Foreign Office to Secretary of State, London, October 4, 1925.
[25]《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九月卅日。一說三千萬港幣大借款是羅旭龢的提議。陳大同、陳文元編,《百年商業》(香港:光明文化事業出版,一九四一),2。
[26]《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十月六日。
[27]《華僑日報》:一九二五年十月九日。
[28]《華字日報》:一九二五年十一月十九日;十一月廿日;十一月廿二日;十一月廿四日。

著譯:郭慧英
編訂:鄺健銘
出版:季風帶文化有限公司

《帝國之間、民國之外:英屬香港與新加坡華人的經濟策略與「中國」想像(1914-1941)》由台灣出版社季風帶出版,於博客來三民讀冊﹑誠品﹑季風帶書店有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