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進擊的矮人


【撰文:Anna】

已經忘記了在那一年認識他,之後就一直稱呼他為「老細」,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在他那裡領過薪水,但是在這麼多年,一直也為他做事。當然,他是老一輩的人,從來不會白白要人做事,我的薪水就用幾頓午餐作補償罷了。

要講何俊仁,一定要講他那些烏龍事,經常說忘記了文件,其實就在他公事包內。又有一次在紐約一間茶餐廳吃午飯,大夥兒有七八個人,我們吃飯後就趕出門口等車, 結果餐廳侍應生追出來,一臉尷尬的說我們還沒付帳。 原來我們都習慣「大佬」埋單,而那天他卻忙著和街坊在餐廳內拍照,結果忘了要付帳。

筆者在紐約和何俊仁及李卓人用膳。

有次我對他說:何律師你是否生錯年代,我覺得你應該是在民國的時候長大,因為你是一個愛讀書、愛看歷史及愛國家的人。大家可以幻想一下他穿一件藍色長衫,帶着一條白色圍巾的樣子,手裡拿着幾本厚厚的書,五呎二吋的他或許有少許破壞畫面, 但也很有意思。

前幾年他被驗出有初期肺癌,我剛剛也在香港,他手術完畢沒兩天,他知道天琦從美國回港了,便立刻與他見面。過了一天,他連忙打了數個電話給我,叮囑我向天琦說,只要他不介意,他很樂意幫忙,最後天琦受審時,他也是第一時間撰寫求情信。

梁天琦(左)和何俊仁。照片由筆者提供

他就是那麼喜歡幫助別人,對於無數素未謀面的中國維權律師及其家人,他都盡一切所能去幫助他們。他常說用省下來坐頭等艙飛機票的錢,就可以幫助到更多流亡海外的家屬。他的「何謝韋律師事務所」,對很多人來說都並不陌生,關尚義律師 ( John Clancey)和大名鼎鼎的文律師也是他的事務所,我想正義是會傳染的吧!

何俊仁、司徒華(右二)和關尚義(左二)等,當年為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請願。照片由筆者提供

前幾天,他找我去問候一位患病的維權人士家屬,他希望可以幫助她一些,我跟他說,你不是在4月1號要上庭嗎,他說是啊,可能要坐監了。我心想,連自己很快要坐監都還是會把別人放在心上,教我如何不繼續為他打工呢。

何律師,無論你身在哪裏,請記著要好好照顧自己,因為我這兩年還未出糧,我會好好的等待那些午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