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奇文共賞:梁振英如何回應替周浩鼎修改研究範疇


 

行政長官梁振英被揭發私下找立法會專責調查他收取UGL5千萬元委員會副主席周浩鼎商議, 甚至親自幫周修改委員會的研究範疇, 此事5月15日(星期一)曝光, 梁振英人在北京出席「一帶一路」的活動,他第一次答記者問。5月16日(星期二)梁振英回港, 在召開行政會議前又再次向記者解釋事件, 理由多多。特區政府新聞處都有全文記錄,記者提出很多重要的問題, 例如「這樣做是否一個恆常做法?這樣做是否行政干預立法?」但梁特首也顧左右而言他, 沒有正面回答。這兩篇奇文,值得大家一看,筆者當起文抄公,把兩篇奇文抄錄下來,立此存照。資料來源: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新聞公佈。

5月15日特首梁振英在北京會見傳媒談話。政府新聞處短片截圖

5月15日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北京會見傳媒談話(前半部談一帶一路省略)

記者:特首,UGL委員會那裏為甚麼特首辦要指示周浩鼎去修訂文 件?這樣做是否一個恆常做法?以及這樣做是否行政干預立法?

行政長官:首先,它那個擬議的研究範圍不是保密的,一直都公開, 在網上有,而且我認為不需要保密。這個委員會開會不需要保密。這 件事已經由(二0)一四年底澳洲傳媒公開,澳洲傳媒事後沒跟進, 澳洲執法機關、UGL董事局和英國的戴德梁行都沒跟進, 兩年多之後,立法會組織一個委員會研究這些問題, 根本不需要保密,過去亦沒有保密,我覺得應該開誠佈公。

你在網上可以看到這個委員會擬議的,目前還是一個草稿的研究範圍 ,我覺得應該涵蓋過去那兩年多在香港社會上,只是香港社會而已, 外國現在完全沒有人跟進這件事,提出的種種、無論我們認為它有道 理或沒道理的一些問題,我覺得都應該包含在內。 不想看到是甚麼呢?因為立法會這個委員會, 它準備用超過一年時間,預計工作到明年六月份,研究一番後發覺原 來原先的研究範圍並未涵蓋社會上有人提出的一些問題。 到時候提出問題的人就繼續提出問題,我覺得這個不理想。

所以我認為,一,委員會不需要保密;第二,委員會的研究範圍應該 擴大、應該完整、應該包含社會上至今過去那兩年, 香港社會過去那兩年多,無論是有沒有事實基礎提出的問題都應該包 含在內。舉個例子,在那份澳洲傳媒兩年多前公開的、 我的離職協議內--一份完整的合同來的-- 裏面有手寫增加的一部分,就是說不能夠有任何的利益衝突。 我覺得既然社會上有人曾經提過,說這個手寫加上去的部分是否事後 加上,是否偽造,我認為委員會既然有一個研究範圍,研究範圍應該 包括這份文件裏有沒有一些不真確的事情。我認為應該加進去。

記者:是否你覺得就可以用你的方法去干預立法會獨立的調查? 

行政長官:不是,因為現在是擬議的研究範圍,到最後是需要委員會 決定他們的研究範圍有多闊、有多窄。

記者:那你還修改了多少個議員的文件,我想問一下,過往是否都會 這樣做?

行政長官:如果它有需要可以正式寫信給委員會,建議它應該擴大研 究範圍,令它更加完整。

記者:梁生,想問一問,你是否認為你作為被調查的對象,由你和特 首辦直接去修改了負責調查的議員他有關在調查範圍的文件已經是一 種利益衝突?這個不是涉及是否保密的問題,而是你作為調查對象, 對於調查者的工作是否一個干預?

行政長官:我回答這個問題後,我再看看有沒有「一帶一路」的問題 。跟着我們要趕去一個interview,我會答你這個問題。 它是一個擬議的研究範圍來的。你別說是個擬議的研究範圍, 就是在這個研究或調查過程當中,那個所謂被調查對象是更加有需要 、有權利去表達他自己的看法。

5月16日特首梁振英於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談話。政府新聞處短片截圖

5月16日行政長官梁振英於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談話(前段部分談一帶一路省略)

接着我想談談UGL這件事,UGL立法會專責委員會調查的這件事 。首先我想談談背景。我跟UGL簽的離職協議, 是我離開我的前任公司戴德梁行、二○一一年底簽的,是五年多、 六年前的事。而在二○一四年佔中期間,澳洲傳媒將整份離職協議製 版刊出。之後那星期,他們亦公開撤回原先的一些指控。這件事或這 份合同涉及到幾個方面,都是外國的上巿大公司,包括澳洲UGL、 英國DTZ以及英國皇家蘇格蘭銀行。在過去那兩年半時間, 亦即是二○一四年澳洲傳媒披露整份合同製版刊登出來後,我沒有收 過任何上述公司任何查詢、投訴或追究。這是那個背景。

有人向稅局、香港稅(務)局,在兩年前投訴這件事,指我須要交稅 ,但這份合同全文刊登出來,香港很多會計師、很多稅務專家, 從來沒有人說過我須要為這份合同哪個條款、哪筆款項要交稅。 而我再重申一次,我從來沒接受過香港或外地的稅局任何的查詢, 遑論說被人家調查。

在這個背景下,立法會最近決定──這是兩年多的事,經過這兩年多 ,外邊完全沒有動靜,香港稅(務)局完全沒動靜──在這情況下成 立一個專責調查委員會。不過大家要知道,在立法會成立一個專責委 員會是很容易的事,只要有二十個立法會議員同意就可以。七十個立 法會議員當中有二十個同意便可以。在今日的立法會組成下,二十位 泛民議員同意成立一個專責委員會調查我本人是輕而易舉的事來的。 這個委員會,他們決定要調查到明年六月,即是再花一年多的時間來 做調查。因此在未來一年多的時間裏,有人可以繼續說、 可以不停說,說梁振英因UGL這件事仍然在接受立法會調查。

所以我看待這件事,有兩個原則。一,便是要盡快完成這個調查。這 件事不應該拖下去,我自己會全力去配合這個調查。第二個原則,便 是這個調查範圍一定要全面,否則委員會在一年後完成調查之後,又 會有人出來說還遺漏了一些事情沒調查。因為這個委員會應該調查但 它不調查,所以一年後會有人說你「放生」了梁振英, 我不想出現這種情況。

最明顯的例子是甚麼?我認為應該在調查範圍或研究範圍中的,就是 這個合同。因為澳洲傳媒製版刊登出來,大家可以看到是我親手加了 一個「不可引起利益衝突」的條款進去,這個是關鍵來的。 社會上曾經有人提出這個問題,說這一句、這麼關鍵的一句-「 不可引起利益衝突」-這一句是否偽造,意思是原本的合同是沒有的 ,我是事後加上去,接着澳洲傳媒便刊登我事後加了的那個文本出來 。我覺得這很關鍵。如果這個不在研究範圍內,一年後便會有人說, 為何這件事、這麼關鍵的事為何不調查,你立法會根據的文本根本就 是一個偽造的文本。社會上有人問過這個問題, 因此我認為應該要在研究範圍內。

接着這個專責委員會開了兩次會,它於三月三日成立,在三月三日和 三月二十九日開了兩次會。它很快確定了職權範圍,接着提出一個研 究範圍,這個研究範圍到今日是議而未決的。我認為研究範圍要盡快 定下來。有會議紀錄顯示-大家上網可以看到會議紀錄, 我是十分關注這件事的-會議紀錄顯示周浩鼎在會上,三月三日、 三月十九日這兩個會議上,他表示「 沒有必要採納擬議主要研究範疇,因為專責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已就調 查範圍提供足夠的指引」。他亦有問及《基本法》第四十七條,向終 審法院大法官的申報是否機密資料,接着又提出「UGL協議可能牽 涉偽造(及╱)或欺詐行為,但此事會超出專責委員會的職權範圍」 ,他當時提出這件事可能會超出這個專責委員會的職權範圍。

我認為他提出這些觀點,無論有道理或沒有道理,重要的是甚麼?便 是我剛才說的兩個原則。一,是要盡快,不要浪費時間在爭論,已經 談過很多次會到今天依然未能夠定下研究範圍,要盡快完成這個調查 ;第二個原則,便是我們要涵蓋社會上曾經有人提出來的一些質疑, 包括我寫下的那一句,說「不可引起利益衝突」那句是否偽造。所以 在這個問題上,我向周浩鼎表示,我說:「你的說法無論有道理或沒 有道理,不要堅持」。

因此,一,有了職權範圍後,加一個研究範圍進去;第二,(《基本 法》)第四十七條向終審法院大法官申報的問題放進去,但是《基本 法》的規定,不是向大法官申報利益,是向大法官申報財產,財產和 利益是兩個概念來的;第三,便是偽造與不偽造的問題,我覺得都應 該加進研究範圍裏,使得這個委員會完成它的調查後,所有社會上曾 經提過的問題,包括那稅務問題(都完成調查)。稅務問題是很清楚 的。過去兩年多,我沒有接受過任何稅局的查詢,我覺得都應該放在 內。

因此大家看到的,我提出的那個修改文本就是把一些本來周浩鼎認為 不應該調查的,或甚至他認為根本整個研究範圍都不需要, 因為已有職權範圍,而這個意見不只是他有這個意見,另外有兩位建制派議員在會上都表示了意見,紀錄那裏可以看到的。我說不要緊, 我們就用一個完整的及一個全面的方式來包含它。他後來同意了, 因此我就說不如我將我的修改,如何把這些東西全部加進去提供給他 ,因此我把這個文本交給他。這個文本現在在社會上亦被披露出來。

 

在這裏我再多說一句,我認為這個(專責委員)會所做的所有東西可 以在陽光下公開進行,不須要開保密會議。一如所料, 會議裏同意保密,但一開完會就有人在會外,把一些本來須要保密的 東西披露出來。這個我不介意的,但這個違反立法會守則, 我認為立法會應該調查。我認為不須要保密, 但立法會既然認為有須要保密,這個是立法會議員對這個專責委員會 之間的一個協定來的。有人違反協定,而出來將這些東西披露出來。 所以我完全不介意公開這些資料,同時我認為這個調查範圍應該涵蓋 過去社會上兩年,無論是有道理、沒有道理,包括稅(務) 這個問題、包括是否偽造文件這個問題,全部調查, 但立法會有人違反那個保密協定,我認為立法會有須要調查。

記者:…有意見的時候不是你自己去公開你的意見,而是要透過周浩 鼎以個人名義去做?

行政長官:周浩鼎同意他不要再在那些問題上,在會上提出來-是否 需要有研究範圍、是否需要去研究文件有否偽造成分。我跟他說了, 他同意了,於是我把它修改給他。

記者:想問這個修訂是否你自己一個做改動,或你這麼有意見會否考 慮上專責委員會自己解釋?

行政長官:這個不是第一次我在立法會解釋這個問題,亦不是第一次 在傳媒面前解釋這個問題。這件事,過去兩年多,香港很多人不斷炒 作這件事,不斷找不同角度。其實兩年多前的事來的, 到今日沒有任何外國公司、外國執法機構-我在這裏還要補充一句, 我委托律師問過英國的執法機構,因為有香港人向英國執法機構作出 投訴,而英國的執法機構很快便回覆我,說他們不會跟進這件事,無 case。

這件事我亦向社會報告過。所以過去那兩年多,所有我剛才所說的這 些背景及資料、事實等等不是新的。而這件事是發生在澳洲的, 我跟澳洲一間上市公司,一間大公司,簽署的一個離職協議。 這個離職協議的合同,整個文本已經全部公開披露過,所以大家可以 評論這件事到底背後有否一些違法、違規的行為。

記者:你自己說有權去給意見,就着調查範圍,但其實除了你還有甚 麼人,以及其實這樣做是否不夠光明正大?

行政長官:不是,最關鍵因為周浩鼎在開那兩次會議時,三月三日、 三月二十九日的會議時,他提出一些我認為他不需要堅持的一些想法 ,所以我和他商量,他同意我便將立法會應該調查的、 全面的調查範圍我交了給他。

記者:你為甚麽有意見不直接向委員會說,要透過周浩鼎以他的名義 去發出?

行政長官:因為他在會議上就這些問題提了很多意見。我認為他不需要……

記者:你為甚麽不選擇去信立法會表達你這些意見?而是將你一個修 改了的文本交給一個建制派議員、私下交給他,成為了他的文件那樣 去提出?第二就是泛民都有議員今日去廉署要舉報,就是說這件事裏 有一些行為失當。你可否解答一下這兩條問題?

行政長官:我是完全有權利,大家今日可以看到,社會上都有人評論 ,我完全有權,一,向專責委員會提出我的觀點,這個亦是專責委員 會公開它的會議、公開它的會議紀錄和公開它的擬議,即是它準備採 納的那個研究範圍的原因。過去經常有,很多人就這件事、 那件事向香港執法機關,尤其是廉政公署投訴。廉政公署做事是有板 有眼的,他們做事巨細無遺地去調查。在這段期間, 社會上就會有人可以說某某人他正在接受廉署調查,這個是另一個事 例。

至於我是否教立法會做事這個問題,我是一個所謂的被調查對象,我 是完全有權利向立法會表述我對他們的擬議研究範圍及在它真的做這個研究的時候,向它提供有關事實的權利。

記者:為甚麼不把你的意見公開給整個委員會的委員,包括主席呢?

行政長官:我可以有很多個渠道做,但如果大家看那兩次的會議紀錄 ,三月三日和三月二十九日的會議紀錄,主要發言比較多的,以及我可以爭取到他的同意可以擴大那個範圍,使得委員會可以盡快定下研 究範圍下來,繼續向前行,就是周浩鼎,好嗎?謝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