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拆普選路軌 廢民主憧憬 建操控機制 立威權統治


上周最矚目的政治新聞,首推人大常委會通過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大幅改變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把回歸以來香港的民主普選進程一筆勾銷,並且把邁向普選的時間表與路線圖一併廢除,代之以中央可全面操控的小圈子推選機制,並明言推選運作不允許司法覆核,藉此確立絕對服從中央意旨的威權管治體制。

人大常委會通過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大幅改變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

有關這次政制修改的內容,連日來主流媒體已作詳細報道,此處不贅。分析與評論方面,較突出的是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他在臉書撰文指出:「選舉委員會的部份議席,竟然可以由政府委任的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地區防火委員會,取代地區直選產生的區議會,荒謬之一。國家安全委員會參與審核特首候選人的資格,委員會由特首主持,亦即現任特首審核他的挑戰者或承繼者的資格,角色衝突極之明顯,荒謬之二。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作出的決定,不得提起訴訟,這是明顯違背程序公義,荒謬之三。最大的荒謬,是由八零年代基本法草擬的大規模民意諮詢,變成無限大的主權單方面改變香港政治的遊戲規則,自己撕破高度自治的承諾。如今,不僅沒有循序漸進,連循序漸退也說不上,是突然死亡。」

有線電線前港聞組助理總採主林妙茵也對改制作了詳細分析,她指出:
(1)重寫之後的附件一、二,加起來4500多字,堪比基本法正文的三分一。但原本兩個附件內規定的「政改五部曲」卻全部刪去。換言之,特首提出、中央批准、三分二立法會議員通過、特首同意、報中央批准,這套原本安全系數極高的政改程序已被取消。
(2)重寫後的附件,有一些原則性的條文擴充了。原本的附件一,第一句:「行政長官由一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選委會根據本法選出」,擴展成「行政長官由一個具有廣泛代表性、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際情況、體現社會整體利益的選舉委員會根據本法選出」。換言之,改制留有彈性,方便加建新規。
(3)重寫的附件一第五條:「選舉委員會設召集人制度,負責必要時召集選舉委員會會議,辦理有關事宜。」「總召集人由擔任國家領導職務的選舉委員會委員擔任」,特首林鄭月娥估計是由政協副主席擔任,選舉出現特殊情況時才啟動。何謂特殊情況?領導人姓董姓梁?在在惹人猜想。
(4)區議會要全然取消選委會席位,取而代之的是分區委員會、地區撲滅罪行委員會、防火委員會。這些組織加起來會佔選委會156席,即10.4%,與區議會被DQ前在選委會的佔比(9.75%)相若。這156位新科選委全是由同一位官員:民政事務總署署長委任的。換言之,今次政改,將原本四百多萬登記選民在選委會的持份,收歸一人。
(5)擔任資格審查的,據林鄭說是「幾位特區主要官員」。過去三屆選特首,每一屆都有主要官員參選,由高官審核高官的參選資格(甚至自己審核自己?),是明顯的利益衝突。資審會決定之前,還有兩關要過:第一是經警務處維護國家安全部門審查、之後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會根據審查結果作判斷。要DQ者,便會向資審會提交審查意見書。整個政治審查制度的設計,由始到終,完完全全排除了司法系統的參與。是特區迄今唯一一套完全沒有司法制衡的制度。
(6)月初人大會議宣布立法會將加至90席,當時議席分配有432與333兩種說法,前者指選委會40席,功能團體30席,分區直選20席,後者指三種安排各佔30席,原先外界猜想中央放風432,是想333看來已是妥協讓步,誰知人大代表吳秋北觸覺靈敏,出來建議522,令最終出來的432看似中間落墨。

在這兩個一短一長的精采分析以外,筆者補上以下幾點觀察:

(1)中央透過改組選委會,已徹底控制行政長官及大部分立法會議席的人選,理論上沒有需要改變2004年人大常委會藉釋法定下的「政改五步曲」,反正民主派在改制後,但中央仍然選擇全部刪除政改五步曲條文,用意明顯是打消港人的政改念頭,將政改徹底剔除於香港的施政議程,避免每次特首或立法會選舉都引發普選的時間表與路線圖爭議。已絕無可能取得立法會三分二議席去啟動政改,過去的中央領導人只是不斷拖延,設置關卡,至少還承認港人對普選的訴求,還允許就時間表與路線圖討價還價,如今索性把通向普選的具體步驟廢除,等如叫港人死心,勿再憧憬香港有普選,這是一個方針與路線的根本改變,而不是政策上的調整。

中央透過改組選委會,已徹底控制行政長官及大部分立法會議席的人選。

(2)特首選委會新增300名選委,加上取消區議會的100多個選委席位,合共有400多個席位可供中央分配,連同90席立法會中的40個選委會席位,以及原有的功能團體與分區直選所產生選委及立會席位中、北京的嫡系人員,中央可如臂使指的政治代理人將佔壓倒性的大多數,餘下來的只有少量工商專業界人士,以及極少數甘願當花瓶的泛民人士,這個新的格局,不單是為了清除泛民在特首選委會與立法會中的影響力,也是要控制香港商界過去多年努力建立起的政治勢力,2017年曾俊華拒絕接受北京勸退,堅持出選挑戰林鄭月娥,北京懷疑背後有本地工商界支持,欲借泛民之力逼北京讓步,那次雖然箍票成功,但已令北京坐立不安,這次大幅改組選委會與立法會,正好重新洗牌,安插新一代愛國勢力入主香港政壇。

2017年曾俊華拒絕接受北京勸退,堅持出選挑戰林鄭月娥,北京懷疑背後有本地工商界支持,欲借泛民之力逼北京讓步,那次雖然箍票成功,但已令北京坐立不安。

(3)如果只是民主倒退,直選議席減少,也許還會有一些傳統泛民政黨會考慮忍辱負重,留在改組後的立法會,正如去年中央突然押後立法會換屆選舉,也仍有不少泛民政黨願意留在延任的立法會,但其後多名留任議員被DQ,觸發大規模請辭,到了今年初,55名曾組織或參與初選的泛民人士集體被捕,其中47人被控顛覆政權重罪,大部分不准保釋,這次國安署執法,把最溫和到最激進的泛民人士一網打盡,即使過去與中央常有溝通的也不例外,令整個泛民陣營及其支持者看到,議會參政之路已走到盡頭,未來的選舉大部分泛民選民只會考慮投白票或廢票,絕不會投給親建制候選人,若有泛民背景人士出來參選,只會被標籤為叛徒,自毀政治前途。

在這樣的政治氣氛下,難怪社會大眾對今次改制反應極其冷淡,這份冷淡其實是一種抗議,彷彿是對當權者說,「你自己玩晒佢啦!」公民社會的發展將大幅改變,過去以參政議政為主軸,日後將變為杯葛、不合作、自成一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