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劏房租務管制小組報告反映政府有多尊重民意


【撰文:大專社工系講師王潤泉】

由政府成立的「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終於在上月尾(3月31日)公佈他們用近一年的時間,研究立法制訂劏房租務管制措施

全文連附件長達百多頁的「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報告

政府對工作小組的報告內容並非完全的接納。日後,政府對劏房在租務管制措施上的草擬立法條例是怎樣、在未來立法會對條例草案的審議、修改及通過仍有很多未知之數,令劏房居民未能放心。雖然工作小組的報告在某程度上,總算是顯示政府願意以較「講理」、羅列數據、鋪陳各方觀點、提出建議,去認真正視居住在100,943間劏房內的226,340位居民所遭遇的種種居住問題。但肯定的講一句,工作小組的報告仍未能完全符合大多數劏房居民和關注劏房政策團體的期望。 

今日「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的報告內,到底有多少吸納了「全港劏房居民大聯盟」的《民間租務管制方案》內所提出的租務管制八大範疇:「規管對象」、「起始租金」、「租金調整幅度」、「租約內容」、「優先續租權」、「搬遷及調整租金通知期」、「規管水電收費」以及「設立執法部門」?劏房居民和關注劏房政策團體要認真去檢視,到底政府有否真正聆聽和誠心吸納民意! 

過往香港政府的施政,無論在政治或民生上,都總也會把「民意」加入在其政策制定過程的範疇內。九七年前港英殖民地政府採用的諮詢方法──綠皮書、白皮書。九七年後特區政府也承接施政要考慮民意而推出的諮詢文件。無論政府是真心去傾聽民意,還是只是「有姿勢、無實際」的虛偽操弄民意,都可以稱為有「過過場」的民意成份。

九七年前港英殖民地政府採用的諮詢方法──綠皮書、白皮書。

要有租務管制規範劏房經營

「劏房」(屋宇署稱之為「分間單位」)的住屋類型,在香港存在已久,有人稱之為「板間房」、「梗房」、「套房」。過往政府針對私人樓宇單位在市場上的租賃,亦有作出種種的租務管制措施,所以亦非是甚麼新猶!而租務管制,最直接的則涉及業主及租客的損益,間接的甚至影響社會更廣層面的各方利益(地產界及政府)。更甚的有學者及評論者將租務管制牽扯到影響自由市場經濟的意識型態論戰上。 

關注劏房政策團體例如「全港關注劏房平台」(「平台」),早已在2012年提出要求政府制定合適政策,對「劏房」設立和租賃要作出一定程度的租務管制,亦建議政府重新考慮對私人樓宇單位用作為劏房租賃須作出租金上的管制。當然,建議立刻受到時任特區政府負責房屋事務官員明確拒絕;民間提出任何形式的租金管制建議,社會上的既得利益持份者(私人樓宇業主和地產界)亦強烈反對。當時社會上亦像默許「租管」是一個不可探討的政策。 

經過九年時間,劏房住户持續不斷地將基層街坊在劏房生活的真相揭露出來,加上關注劏房政策團體和大專院校的多個研究調查結果,均顯示劏房租金的飆升已超出普羅市民可以負擔的水平。令人不禁要問,為何政府仍容許經營劏房業主如此無良,搾取低收入住戶的微薄收入,令他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不能對業主胡亂加租視而不見

時至今日,社會大眾都清楚知道業主在收取劏房租金上的高昂及不合理性,令住在劏房的基層低收入租客在僅餘的生活收入上百上加斤,生活極度困苦,甚至跌入貧窮的生活環境。劏房住户及市民不禁要質問社會及政府,為何不去管一下?民意清楚顯示,政府不能迴避「起始租金」的問題;也不能對經營劏房業主胡亂加租的情況視而不見。政府要有責任實踐聯合國的住屋倡議條文:「住屋也是人權」。

劏房租金高昂及不合理性令低收入租客生活極度困苦。美聯社資料圖片

「平台」知道政府難以於短期内,可以透過興建大量出租公共房屋單位以解決劏房的問題,因而先後提出要求政府研究及嘗試引進歐洲國家在扶貧、支援低收入民眾及青年人的創新性房屋計劃,例如在政府閒置官地上興建「組合屋」、「水管屋」、「工廠大廈改建計劃」以及「共享房屋計劃」等項目。政府負責士地、房屋規劃及政策官員們,在沒有自己的探討研究下,對「平台」的建議均予以冷待的眼光及報以不可行的回應態度。但民間關注基層住屋的團體和人士如「平台」、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等鍥而不捨,透過往歐洲多個國家的學習觀光、研討會的推介、向有關部門主責官員游說。

加上有非政府機構如「光有房」獲善心私樓業主及發展商,以低廉、免租或暫借出自己物業單位,努力建立一些實際可行和可操作的新構思房屋計劃示範例子,再有真正劏房居民用家的全力加持下,終於令一眾主事官員放下自視唯一專家的態度,多聆聽及多向民間關注基層住屋的團體和人士學習。

除撥出一定的財政資源,並在往後政府土地及房屋政策文件上正式承認這些創新性的房屋計劃,與非政府機構共同推動「社會房屋共享計劃」運動。主責官員並協助物色政府閒置官地或住宿建築物,用作興建組合房屋及共享房屋計劃。又充當中間人串連地產發展商與非政府機構,營辦較大規模的社會房屋計劃。可見民間有心人士經常在社會上扮演先鋒及實驗的角色,對解決社會問題起著一個正面的嘗試功能。 

建議暫時住屋單位租給劏房住户

有見於「劏房」不單只在私人樓宇單位設立,也發現一些「劏房」單位在舊型的工廠大廈設立。起初,政府官員清楚表示「劏房」單位在舊型的工廈設立是違法的,而且廠廈環境設計完全不適合作住所,還有火警的危險,政府會予以取締及檢控劏房經營人。「平台」則建議政府如私人發展商將私人工廈改建為酒店,研究利用現時政府閒置或租戶少的徙置工廠大廈改變土地用途,改建為暫時性的住屋單位,以租給的現時劏房住户,即時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

政府應增加暫時住屋單位以改善劏房戶的居住環境。美聯社資料圖片

只遵從固有思維,負責政府士地、房屋規劃及政策的官員們先後多番明確否定此工廈改建計劃,斬釘截鐵地斷言完全無商量餘地。政府官員亦推翻「平台」提出將現時閒置無用的中小學校舍,充當短暫過渡性房屋去解決劏房居民的住屋困難。「平台」更於2017年向政府推介自己構思的「侖居」方案,並入紙申請批准運用某幾個閒置校舍推行「侖居」計劃,希望善用閒置校舍改建成過渡性房屋,供等候上樓而又居住劏房的基層街坊居住。但都一一遭政府部門否決。 

容納民意令施政獲效果

政府在面對未能兌現承諾即三年内提供一萬五千個過渡性房屋,以紓緩基層市民住屋困難,「劏房」更得不到短期解決的困局下,今年終於亦承諾研究將現時政府閒置或租戶少的徙置工廈改變為暫時性的住屋單位,但仍未進一步考慮「平台」申請運用閒置校舍改建成過渡性房屋的「侖居」方案。政府沒有正視民間團體提出解決劏房的方案,但這些方案正正是「民意」的彰顯。 

政府若容納民意,令其在施政上獲得效果,就是施政者的「合法性」(民眾的加持)(legitimacy),進而令施政者同樣獲得民眾支持和信任。施政如能加入民意成份,也間接令民眾感到自己有份出謀獻策,令施政更為暢順有效率,從而減少對抗或抗拒。 

倘若政府的最高領導人及一眾高官,仍然一貫的高傲自視,輕視其他意見者,甚至蔑視一切的民間智慧和方案,繼續我行我素,自恃有中央政府的加持及撐腰的話,不聽取民意的政府,最後都不會得民心,他們又何來可以令香港市民安居樂業? 

作者簡介:王潤泉 ,現於大專院校教授社會工作、社區工作、社會政策及公民社會課程。從事社工工作有廿五年,在多間社福機構做過青少年服務、老人服務、社區工作、非資助社區服務計劃。社區工作服務涉及各類房屋包括籠屋、天台屋、板間房、寮屋、臨時房屋區及市區舊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