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良心民企】孫大午家人被禁參與會議 被押至派出所問話 家屬:政府強搶民企


(報道在影片07:03)

曾被譽為良心民企的河北大午集團,其創辦人孫大午自去年11月被帶走後,至今依舊被監視居住。家屬早前發公開信,稱不接受當局強加之罪後,昨日(7日)被政府工作組禁止參與公司會議。特警又以「擾亂會議秩序」為由,將他們押到派出所問話,直至8小時後才獲釋。

孫大午家屬指,他們早已獲授權臨時代理公司,但卻連參與會議都被禁止,他們形容,政府等於是在強搶民企:「我們的財務章跟公章都是他們掌握的,我們花一分錢都要經過他們審批。你沒有判決書,也沒有沒收通知書,你憑甚麼把我們接管過去?」

相關閱讀:曾被譽為良心民企 大午集團去年被政府接管 律師估被定涉黑 家屬:不承認強加之罪

大午集團創辦人孫大午二弟婦、身兼公司臨時領導小組組長宴玉香,帶同她聘請的法務總監楊斌等人,希望到場參與會議被政府工作組拒絕。網上圖片

事發在周三下午,大午集團召開第一季度的工作會議,創辦人孫大午二弟婦、身兼公司臨時領導小組組長宴玉香,帶同她聘請的法務總監楊斌等人,希望到場參與會議。不過他們在大樓地下,已被政府工作組派人攔著,禁止他們上樓開會。

法務總監楊斌指,他們當場質疑對方身份,並要求對方出示法律文件,解釋拒絕他們開會的理據:「我們就說,你有甚麼權力不讓我們上去?這裡是大午集團,腳下踩的地是大午集團的辦公區域,大午集團的領導在這裡,負責人也在這裡,她難道沒有權力決定誰能夠參會嗎?」

大批公安到場,以「擾亂會議秩序」為由將他們押到派出所問話。網上圖片
大批公安到場,以「擾亂會議秩序」為由將他們押到派出所問話。網上圖片

她質問對方,大午集團是否已被沒收,或由政府全盤接管,但對方沒有回應,反而打電話報警。大批公安隨後接報到場,並以「擾亂會議秩序」為由將他們押到派出所問話。楊斌指,他們從下午3點多被帶走,一直等到晚上11時才錄完口供,期間集團顧問鄭成月因血壓過高,而需要送院治理。

楊斌批評,政府的所作所為沒有法律依據,她在錄口供期間,多次質疑對方的理據不果,「我們只是去參個會,現場又沒有發生任何肢體衝突,那你有甚麼理由把我們抓走呢?」她認為公安應該同樣將現場的政府工作人員,一同帶回派出所問話。

孫大午有良心企業家之稱,去年11月被當局指涉尋釁滋事被帶走。資料圖片

管理層委托臨時代理公司 惟被政府架空 家屬:強搶民企

這場政府工作組和管理層、家屬之間的鬥爭,源於去年11月。有「良心企業家」之稱的集團創辦人孫大午,連同其他高層共30人,被當局指涉嫌尋釁滋事帶走。孫大午本人、妻子、兩個兒子、媳婦和弟弟,幾乎所有直系親屬都被帶走,只餘下10幾歲的孫兒在外,由老人照顧。

在管理層真空的情況下,政府以防止資金外逃為理由,派出29個進駐大午集團。孫大午兒子、企業董事長孫萌在羈押期間,曾透過當局傳達委托書,任命一個臨時領導小組,由孫大午二弟婦宴玉香擔任組長,在群龍無首之際,帶領大午集團繼續經營。

不過,政府工作組以共同管理的名義收起公司印章,亦不承認宴玉香在今年3月聘請的集團顧問鄭成月和法務總監楊斌。據了解,當局曾經向領導小組其餘三人接洽,要求他們聲明不同意聘請鄭楊二人。

企業董事長孫萌在羈押期間,曾透過當局傳達委托書,任命一個臨時領導小組,由孫大午二弟婦宴玉香擔任組長。受訪者提供

楊斌批評,政府漠視宴玉香作為臨時管理人的權力,她連最基本的人事任命權都被剝奪。一位孫大午不願公開身份的家屬亦批評,政府現在等於是強搶民企:「我們感覺就是說被人硬搶了,實際上已經被政府管控住。因為我們的財務章跟公章都是他們掌握的,我們花一分錢都要經過他們審批,他們審批完才能把章拿出來。」

他批評政府做事,沒有法律依據:「你沒有判決書,也沒有沒收通知書,你憑甚麼把我們接管過去?」

楊斌指,現在政府將大午集團最基本的自主經營權都剝奪了,公章、財務、人事任命權全都被政府掌握,「只要法院沒有判決,說這個大午集團被沒收,那這個大午集團它還是屬於民營企業,政府他沒有任何理由去插手民營企業的生產經營和管理的。」

孫大午被帶走前,曾經在去年8月和國營農場有土地糾紛,雙方發生衝突。他曾一度批評公安沒有公平處理事件。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