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律政司稱尊重法律界自我監管 蘇紹聰澄清言論指律師會 大律師公會避談選舉改制


親建制人士及報章近期多次追擊大律師公會,甚至提出收回大律師公會自我監管的法定權力。律政司司長雖然作為大律師精神領袖(titular head of the Bar),但連月未開腔維護公會或大律師行業,直至在眾新聞周四(8日)查詢後,律政司回覆說不評論坊間意見,只說法律界自我監督主要目的是希望法律執業者專業和獨立性,「律政司尊重業界自我監管的做法」。

與M+博物館風波一樣,建制針對大律師公會及公會主席夏博義的指控內容並非新事,但親中喉舌每隔約一個星期再次批鬥公會。最新引發的一輪輿論戰是民建聯葛珮帆建議合併大律師及事務律師,及《星島日報》引述身兼全國政協的律師會前會長蘇紹聰稱「律師團體變成政治團體」,可參考其他國家由國家機構或政府律政機關監管。

不過,蘇紹聰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澄清,近日言論並非針對大律師公會,而是針對原定5月舉行理事會選舉的律師會。「我唔係針對或講Bar,我又唔係(大律師公會)會員,我唔希望講佢」。他強調,並無收到中方或港府訊息或「摸底」,自己也不希望或倡議政府收回律師會自我監管權力,只是希望提醒如果專業團體「變質」可能收回權力。

夏博義原先戴上彩色口罩,希望任內癒合2017年公會兩陣對撼的傷口,可惜自己被左派連番攻擊。眾新聞資料圖片

辭去英國牛津市議員、「捱義氣」留港擔任大律師公會主席的夏博義在1月因探討修改國安法、被建制派扣上「妄議」國安法指控,引發親中陣營要求收起大律師公會法定權力。

在連串攻擊後,大律師公會頗為低調,除了評論修訂《入境條例》後,過去兩個月只出了兩份聲明,包括3月聲援緬甸法律組織及要求停止暴力,及2月份不點名回應《金融時報》報道,公會重申香港繼續是跨境合同及國際爭議解決的國際金融中心。

夏博義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證實,公會不會再額外發聲明回應人大常委會修訂香港選舉辦法,只是希望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的負責人謹記香港《人權法案》21條,當中列明香港居民有權「直接或經由自由選擇之代表參與政事」。

夏博義又重申,大律師公會自我監管極為有效保障及提升專業水平及公眾利益,會繼續維持這些標準。

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目前認許大律師或事務律師的權在法院,具體執業權力則由兩個律師會行使。同時,大律師公會執委會可將大律師紀律研訊呈交給大律師紀律審裁團處理,但審裁團成員是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委任,執委會成員不得擔任。

司法機構回覆查詢時,不評論個別人士言論,只說法庭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及附屬法例權力,處理大律師或事務律師的認許申請。

律師會前會長蘇紹聰。資料圖片

蘇紹聰接受眾新聞查詢時強調,自己言論並非針對大律師公會,只是因為律師會快將選舉,及專業界別政治化趨勢,希望提醒律師應維持專業,否則有關自我監管權力可能被收回。

不過,蘇紹聰不點名批評,理事會中的開明派令理事會「政治化」,包括部分理事執業兩至三年,「純粹因為政治氣氛,令一些票(選他們)入來」。同時,開明派理事曾另外發聲明關注用國安法拘捕47名參與初選的民主派,及去年11月人大常委會褫奪公民黨及會計界梁繼昌等四名議員資格,蘇也批評他們違反理事會規則、政治化事件。

「現在很多制度都改,選舉、團體票都改,如果不珍惜本來給我們權力,是否這個權會收返?我只是提醒大家。」他表示,絕非贊成收回法律專業團體的權力。「會員政治化個會,後果自己負返。」

屬開明派的律師會理事之一彭皓昕回應說,不評論蘇紹聰是否試圖左右律師會理事會選舉結果,但說他們從來都保護專業自主,不知道蘇作為前會長,為什麼提出此言論。「作為一個律師,對於理事會,對選民負責,大家都是想保護專業自主。不論政治立場,保護專業自主都是一個top priority。」

「政治化是一個好懶惰的指控,應該看我們是在理事會做了什麼幫到社會及會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