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些鄉音訴說的故事


她老了
記得青春的歲月
還沒有鋼筋混凝土
在泥巴裡一步一腳印
開墾血裔相連的生計
然後跨過兵荒馬亂的鐵蒺藜 1
在借來的地方
練得方寸不亂的從容 2
殮葬飄零的枯葉
打發鄉愁
 
它們也老了
寒來暑往
潤物無聲的氣象
儘管湊成標致的時間囊
也栽不進頑固的鋼筋混凝土
樹高千丈
飄零的枯葉尋根
沒有被雨打風吹去的 3
都收斂成沒有回郵地址的包裹
斷送他鄉 4 

跨過兵荒馬亂的「鐵蒺藜」。

後記:
 
與那位敬業樂業的婆婆傾談片刻,感觸良多,謹以拙作銘謝,並致祝福。 
 
意象註釋:
 
葬花是浪漫的少年傷感,歲月催人,尤其飄泊他鄉,你憐惜的,就不單是憔悴的花冠。
 
春風化雨,潤物無聲,是大自然的恩賜。樹高千丈,落葉歸根,是家族倫理的設喻,也是植物自我回饋的生態循環。鋼筋混凝土方便了我們的腳步,卻堵截了它們的命脈。我們的御花園,原來是它們引頸掙扎的囚室。(註4)
 
鄉音是有基因的語言、有靈魂的符號。除了少數菁英,我們說的國際語言離開了方寸之地,總帶著令人側目的習氣。如果有人側耳傾聽,也許算是他鄉遇故知的驚喜,而港式粵語也意外地升格,叫做「鄉音」。
 
「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註5)真是不得了的幽默。

1.     鐵蒺藜:古代戰爭中撒佈地上的暗器。它有四根突出的刺,長數寸,着地總有一刺朝上,如植物「蒺藜」。在此句中指裝置在邊境的有刺籬笆。
 
2.     方寸不亂的從容:殮葬師的涵養。
 
3.     被雨打風吹去: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4.     我們的御花園,原來是它們引頸掙扎的囚室:「御花園」與「囚室」或引起不正確的聯想,罪過罪過。
 
5.     「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賀知章〈回鄉偶書〉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此句中「衰」字,粵音「催」。引文在「笑問」之後加上逗號,誦讀起來有宋詞的韻味,可作參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