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校長,我可以有夢嗎?


今日(4月11日)收到朋友短訊,說有一齣教育短片今日新鮮出爐,我應該看看,保證我會為它寫影評。這個保證太吸引了,於是放下手頭工作,去片。看完一次,再一次,又一次。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因為,片中主角若真心相信當中的對白,按此路進,香港教育的內涵可能只剩下讀書一途,一旦追夢,便會被人叫「應該專心溫功課」。誰叫?校長叫。

短片放在YouTube「E片實驗室Entertainment Lab」頻道播出,題為《我有個夢》,陳恩碩監製及編劇,一百位校長參與演出。「DSE打氣」是該片目的。該片分三部分,首先是學生話劇表演,然後五位校長評判離席評分時閒談(採歌劇形式),最後大合唱。大合唱的歌詞訊息正面均衡:「我這個夢,我會用兩手悉心的栽種,披荊斬棘都仍然是為著夢想去衝」「深信這個夢,青春的美夢,終有天會得到你認同」。若影片僅止於此,便完全切合「DSE打氣」的宗旨。然而,加入前兩部分後,訊息卻變得複雜,耐人尋味。

開首的話劇,青年追尋足球夢,遭父母反對。有意思的是,青年並非橫蠻無理,「我尊重你哋先同你哋商量……老實講我偷偷哋去踢你哋都唔知㗎啦……我係青年軍成員,唔係我一句話唔踢就走咗去㗎!」相反,父母的反應頗為家長制:「你呢啲叫做要求,唔係商量!(註:無要求又使乜商量?)唔准再講!要停!」「我哋都只係𡃶你啫!」雙方對話不斷升溫,最後導出以下三句:「連我由細到大最想做嘅嘢都唔比我做,咁叫做𡃶我?」「你依家乜嘢態度呀?你咁樣同阿爸阿媽講嘢?」「咁係吖嘛,我依家幾多歲呀,連想行條乜嘢路都話唔到事!」

尋常的家庭對話,尋常的父母威權管治,尋常的青年據理力爭。陳恩碩自己15歲已執導,乃香港最年輕的公開演出導演;DSE考生不少已屆成年,決定自己走甚麼路,有何不妥?我自己中四已立志修讀歷史,家裏有給予意見(「搵到食咩」),但沒有阻止。人生路是自己走的,按能力和志趣尋夢,理所當然。

該片第二部分,五位校長(聖言中學黃志強校長、聖公會李兆強小學陳小燕校長、香港道教聯合會圓玄學院陳呂重德紀念學校梁俊傑校長、福建中學附屬學校徐區懿華校長、保良局林文燦英文小學文詩詠校長)在後台交流。就青年人尋夢所作結論合理(「你可以當讀書係Plan B,追夢呢係Plan A,咁萬一夢想唔成真,你都有學歷旁身吖嘛。」),但推論過程頗有商榷餘地。

開首的話劇為校長們提供了交流的素材。文校長評論青年最後一句:「頭先個仔話揀條乜嘢路自己都話唔到事,忽然之間有啲毛管戙。」咁大件事?然後,陳校長高歌:「我細個嗰時曾經諗過,我大個嗰時可以寫歌……不過我媽咪曾經講過,話我知呢個諗法太傻,其實我應該專心溫功課。」黃校長續說自己夢想是踢足球,高歌曰:「不過我爹哋曾點醒我,我都知呢個諗法太傻,不如踏實啲好過。」這讓我費解:校長們分享的,竟是自身毀夢而非追夢的經歷。人生因際遇而與現實妥協,時有發生,但出自校長之口將尋夢唱成「太傻」,我以為聽緊巫啟賢。

然後,文校長的話提供了線索:「有誰不想看到學生可以自由自在,讓他們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但我們要讓他們走一條最穩妥的路呀!難道我身為校長,叫學生,將學業放埋一邊先,放膽去追尋你的夢想。Ush!」第一,原來夢想等於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第二,原來學業與理想二元對立。

徐、梁兩校長之後的話乃高潮所在。徐:「我哋成日只係見到人風光嗰一面,但係,即使多風光都要清醒,我哋又點想像到人地背後花咗幾多努力、撞到幾多次板先至攞到成功呢?」梁:「啲人成日美化夢想,你估成個過程真係發個夢咁易咩?」夢想等於不勞而獲、不願努力、不願撞板?夢想等於發夢?行文至此,方發現原來此片利用「夢」的兩個意思「夢想」與「發夢」進行易位,藉發夢質疑夢想。此論出自市井,尚可理解,但出自校長,便有點莫名其妙。教育,不就是創造條件讓下一代追夢?夢想不是改變現實的原動力嗎?梁校長可否申述何謂「啲人成日美化夢想」?網上隨便抓來大陸一篇小學範文:「奮鬥一直沒有停止,我會一如既往以夢想為燈塔,為自己,為家人,為祖國乘風破浪,勇往直前。」請問這是否也是「美化夢想」?

最後,在作出Plan A / Plan B結論前,徐校長說出一句意識形態味道甚重的話:「你都要有沙紙,賺到錢,你先至可以有權選擇將來你想過啲乜野嘅生活。到時咪想飽佢囉。」求學是沙紙,求學是賺錢。求學不(只)是求分數可能已成歷史。按此路進,香港教育將進入金融現實主義新階段。

輕率的夢想固然會變成發夢,但夢想一詞有其特定內涵,不能輕率挑戰、質疑之,尤其不應由校長出手。吾輩說的「立志」,不就是尋夢?不如將此劇更名為《我要立志》,再拍一次,看看校長們在第二部分會有何說法?

有人可能會說,這只是音樂劇電影,不需認真。然而,校長們全以第一身演出,有校名有本尊大名,觀眾有理由相信,出自其口者皆為本人所認同。否則,便應注明「本故事純屬虛構,所有演員對白不代表其真實看法。」

姑勿論「庚子科場案」後課程遭大幅「完善」下學生會學到些什麼。所附兩幅經典漫畫,提醒我們教育上的「平等」(equality)並不等於「公平」(equity),劃一的考核對發掘和開展學生能力存有嚴重不足。「每個學生都是獨特的」,教改初衷是提供多元選擇和出路。「丟掉夢想,返回課室」,可能是社會運動後不少教育界領導的心聲。然而,返回課堂後,是否就只應「專心溫功課」?

此片同時含追夢和毀夢的訊息,因此「DSE打氣」一語同時有「成者追夢」和「敗者面對現實」之意。在這一點上講,此片的涵義是完滿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