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甘仔重生記


領養愛犬甘仔後,我和妻子一直想知道牠的過去。經義工和友人的協助下,去年聖誕,我、妻子、甘仔便由大圍香粉寮方向,去到下城門水塘的山邊。這裏的寮屋破舊,又有不少山寨廠,環境非常惡劣,山坡充滿建築和家居垃圾。再往前行,連接車路上斜,到達白田村及福樂村交界。甘仔來到這裏,主動往山坡搜索,像是回到熟悉的地方。我們對照甘仔首次被義工發現的相片,便確認已到達甘仔流浪獲救的位置。

甘仔獲救時身體虛弱,全身都是皮膚病。
甘仔獲救的地方。

我們估計,甘仔是香粉寮居民或山寨廠所棄養的小狗,或是被棄養犬隻的下一代。牠在2019年11月8日出世,獲救時不足半歲,身型細小,牲格又溫純,容易受到同類欺負,難以在弱肉強食的野外生存。牠只好在寮屋旁邊生活,方便討食,卻令附近居民生厭而追打他,最後以吃山邊的樹枝、小生物、甚至是垃圾充饑,結果惹上牛蜱和心思蟲等頑疾。

去年3月,已有行山人士發現這隻「爛身爛勢」的小狗,便聯絡拯救流浪動物的義工。經過半個月的搜索,4月1日發現了牠。牠獲救時,雖害怕人,但入籠時沒有掙扎,因牠知道自己已瀕臨死亡邊緣。

剛好在牠獲救的前一天,我和妻子由日本回流香港,這就是緣分!

甘仔幸得義工組織的無私拯救,出錢出力,帶牠看獸醫,接受3個多月的藥物治療。毛孩父母一定知道,要向牠們餵藥,是十級困難的事。但甘仔為了存活,願意忍受苦澀,每餐都乖乖吃光注入藥物的糧食。6月時,牠終於痊癒,可以出席領養活動。我和妻子一到場,便對甘仔一見鍾情,義工姐姐介紹牠悲慘身世後,我倆決定領養牠。

甘仔回到昔日流浪的地方,非常興奮。

為了紀念甘仔重生,今年3月31日,我和甘仔參加了一個跨越針山、草山、大帽山的越野跑比賽。一年以來,甘仔出死入生,苦盡甘來。這個越野賽,三上三落,又有不少崎嶇山徑,和甘仔艱苦的幼年相若,正好讓我和甘仔一同回顧牠的重生歷程。

「針草帽」真的很難捱,但用2個多小時,我倆終能完成。我雖筋疲力竭,但和甘仔一同跨越艱辛,深感滿足。甘仔呢?對牠來說,我越野跑速度,只是牠的散步。所以,牠到達終點的大帽山蓮姐茶水亭後,便好像若無其事,拉住我妻子四處玩樂,足證昔日的痛苦,磨練出牠堅強意志,幼年的流浪,培養了牠熱愛郊遊。

甘仔愛跑山。
今年基督受難節的日出。

兩天後,即4月2日,乃今年基督受難日,我們一家三口清晨上山看日出,惟初時多雲,未有發現,只好和甘仔享受牠最愛的郊遊樂。途中,天空越見光明,抬頭一看,原來太陽伯伯已出來,和重生得救的甘仔打招呼。

回想起來,甘仔出生,周梓樂同學剛剛離世;甘仔重生,是「哥哥」張國榮的死忌。原來,甘仔的命運,與香港的苦難緊扣一起;甘仔的重生,但願給大家點點鼓勵!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