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央港府穩袋至少800票 新小圈子成形 大律師公會僅一票


港府周二正式公布重寫後選舉制度草案內容,特首及再次復辟的選委會選舉安全系數大幅提升。除一如預期早前公布的基層社團、同鄉社團及內地港人團體悉數由親中地區及社團組織等瓜分議席,連「選舉產生」團體票選民也多由親中親建制或政府委任或影響的團體出任。扣除業界自行選舉產生,眾新聞統計中央及港府直接委任、透過法定機制可影響及傳統友好團體合計,保守估計北京及港府可影響選委上調至801票。反而多年來的行業代表如醫學會、大律師公會僅得一票,教育界中教協及社福界中社總更是一票都無。沒有民主派的小圈子選舉正式成形,不少資深選委都說灰心無意參加。

如果計算傳統親建制界別(漁農界、鄉議局、勞工界等),同時推算港府或中方有機會發揮透過「低成本」籠絡專業背景商界而搶佔團體票過半的創新科技界、建築測量、中醫、工程、體育演藝文化非委任議席,甚至可望達選委會的七成、約1084席。

民主派在2016年特首選委會搶佔超過320席,如今成為歷史。資料圖片

安全系數極高的選委會,是日後影響特首及立法會選舉的關鍵。在特首選舉方面,候選人需要取得五個界別各取得15個提名,當選則要取得過半數票;在立法會選舉同樣要取得五大界別各至少2個提名,而90席中40個選委會產生議席透過全票制,亦相當有利中央發揮影響力。

選委會五大界別中,本屬民主派票倉的選委會屬專業界別的第二界別本身落筆打三更,除了合併部分界別、由個人票改為團體票,有一半委任或相關組織提名產生。但連以團體票選舉的組織也要進一步收緊,不少親中背景、特首有分委任團體或業界利益的商界出任,例如醫管局及公營醫院、房委會、官校,社會福利界有受社會福利署恆常津貼資助及政府友好的社會福利機構、中國國有企業等,溝淡專業界別。

眾新聞製圖

 以30席的法律界為例,6席當然委員由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出任、9席是帶官方中國背景的中國法學會香港理事提名,人大副委員長王晨是法學會會長。選出餘下15席的30個法律組織「選民」中,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各有一票,近一半是親中人士領導的法律組織。

例如港區人大陳曼琪擔任會長香港中律協、律師會前會長林新強成立的全球華語律師聯盟、屢傳入政府而負責推銷《基本法》李浩然成立的基本法基金會、建制議員何君堯成立的國際公益法律服務協會、中國企業協會法律專業委員會,另外有部分行業組織如香港國際仲裁中心、金融糾紛調解中心、香港和解中心等。

眾新聞製圖

新小圈子安排令部分人在同一業界可能有兩票或更多,例如醫學界及衞生服務界合併後60席變成30席,醫管局主席、醫務委員會主席、港大及中大醫學院院長、紅十字會秘書長、特首委任的輔助醫療業管理局主席及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主席等佔15個當然議席,醫管局旗下43家公營醫院、醫管局、醫委會、兩大醫學院、輔助醫療業管理局及旗下管理委員會再「變身」成團體選民有份投選餘下15席,令醫管局或特首/食衞局局長變相晉身或控制選民基礎。

在建築測量及工程界兩個界別,除了專業學會或政府委任法定組織代表佔去一半議席,法定組織、公務員專業職系協會及工程界國有企業也獲欽點成為選民,例如市區重建局、房屋協會、房屋署中的建築師及測量師協會、機場管理局、中國路橋工程、中國地質工程集團、中國水利電力對外有限公司等。

 此外,建築測量及工程界至少8名當然選委的法定組織或諮詢委員會主席現時是問責局長或高級官員,分別是:房委會主席(運房局局長陳帆)、大嶼山發展諮委會主席(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城規會主席(發展局常秘甯漢豪)、醫療輔助隊總監(衛生署署長陳漢儀)、社區參與綠化委員會主席(發展局常秘(工務)林世雄)、顧問工程師委員會主席(林世雄)、消防安全條例諮委會主席(屋宇署助理署長吳建城)及橋樑及有關建築物外觀諮委會主席(一名路政署助理署長)。

政府周三晚再出稿澄清,主要官員或以任何公職身分擔任的公務員等並無資格擔任當然委員,但可指定團體或單位中另一人登記成為當然委員。

眾新聞統計,在建築測量及工程界兩個界別,政府直接委任、公務員擔任或中資至少約佔所屬界別三成半團體票選民基礎,令籠絡本身不時接政府生意或資助的門檻大大降低。

在基層團體中,則由港島各界聯合會、九龍社團聯會、新界社團聯會,或旗下團體會員瓜分。同鄉社團中,則由24個大型社團及聯誼會或旗下縣級同鄉社團,預計規模較大的廣東社團、福建社團及江蘇社團總會等較有優勢。兩個分組已共佔選委會中的120席。在新設27席內地港人團體中,主要由內地港商組成的中國香港(地區)商會佔11席、工聯會在廣東省內諮詢中心則有6席,其他由專業協會或商業聯誼會等組成。

特首林鄭月娥周二在記者會上說,認為選委會界別30席中緊密聯繫,聲稱新制度更加彰顯均衡參與,而不能以建制或非建制看待選委或選民。她又說,基層人士本身難以成為成員,所以在密切聯繫、代表性及愛國者治港原則下,選定港九新界的社團聯會,三者也沒有做過不擁護《基本法》、勾結外國勢力或破壞立法會秩序的事情。

醫學會會長蔡堅坦言,不知道日後如何投票選選委,但自己多數不會再參與。「無咩好做,已經好完善嘅選舉工程,我們應該感恩的。」曾任多屆選委的蔡堅帶弦外之音地說。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戴啟思說,新安排明顯是溝淡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影響,認為政府有需要交代為什麼由親北京團體擔任團體選民。「點解需要這樣,及為甚麼這是進步呢?」他反問。他不進一步評論修訂草案內容或會否參選選委,但形容如今香港參選有如外國障礙賽馬,暗示有多重關卡。

工程界前選委黎廣德也批評,目前工程界組成已是小圈子,根本不代表業界意願,失卻民選的基本意義。「我估計所認識的(民主派業界中)人都不會有興趣再參選,再有同類選舉,民主派選委去選的機會好微。」

政治學者蔡子強說,在團體票下,民主派贏的機會已經不高,即使專業界別選到零星選委,都不足以影響大局。他形容,目前政府提名有如自我繁殖機制,「政府委任一些支持特區政府或支持特首的人,就可以變相種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