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曾守票站前線防廢票 今看透香港局勢 公務員辭職移民做英國選民


北京以「完善」制度之名推出新版小圈子選舉,建制穩佔立法會及選委會大多數已成定局。已辭職移民英國的前公務員Vincent(化名)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經歷香港大半年的局勢後對近日白票等爭議已經感到麻木,如今香港選舉已不抱任何期望,「呃一次已經夠,仲要被呃咁多次」。他月前毅然拒絕宣誓,安頓好之後,其中一件事就是準備在英國登記做選民,最快5月在當地市議會投票。

Vincent說,自己曾經相信體制內的人都有角色維護民主體制,所以在政府當公務員時,歷屆選舉都有做票站人員,在前線為維護選舉盡細微之力。

「最緊要嘅係,可以維護選舉嘅公正性,因為我次次日頭做派票,真係個個人嚟到我櫃檯度,我都會講清楚要點樣投票,等佢哋唔好做錯步驟,搞到張票變成廢票。另外,夜晚我都會做埋點票,因為其他同事真係會點票嗰陣,放錯張票去第二個人個兜度,或者問題票當正常票處理。」

我知道我自己一個人咁樣諗,對實際個結果影響好有限,但我過去都經常叫新同事報名做選舉人員,希望佢哋能夠一齊守護個制度,做得幾多得幾多。所謂生命影響生命,就係咁解。

不少港人來到英國重新開始。美聯社資料圖片

他說特別記得2019年區議會選舉,最高峰期2小時每分鐘派一張票,同時講解投票安排,「講到口水都乾」。

「我都想多謝過去曾經投票嘅每一位,特別係2019年嘅首投族。大家可能唔知,或者冇留意,其實2019年,有好多三十幾歲嘅朋友仔都係首投族嚟,會喺攞票時同我講第一次投票。」

與不少離開香港遠走他方的港人一樣,他對香港局勢覺得enough is enough。「選舉都倒退到咁,佢地都仲可以厚顏無恥地話無倒退,係一個進步,無意義㗎!我無讀社會科學,但大佬,個議會唔係應該趨向普選?07、08年都supposed普選,但無發生到,仲要不斷架床疊屋。」

2003年他人生第一次遊行,在去年6月初傳出北京訂立國安法時,感覺港人意見不獲重視,同時覺得不能相信北京方面的承諾,已經知道離開是時間問題,開始搜集資料及準備。

其後半年局勢形勢急速惡化,政府要求公務員宣誓,以國安法起訴初選47人,抗疫政策手段逐漸趨硬,新公務員工會解散,都寫入歷史的初稿。Vincent不便透露工作部門,但坦言見證公務員同事受打壓,即使過去好的上司都無法制止,只能跟隨政治壓力來打壓同事,最終有同事因事離職。

他說曾經相信體制內去維護民主體制,在工作崗位走多一步,相信市民會真心感受到公務員同事是否幫助市民。他慨嘆:「公務員要守大陸嗰套(制度)就得,守英國就一定守唔到。」

英國宣布BN(O)簽證方案後,Vincent在年初正式離職及用(leave outside the rules)入境,入到英國先申請BN(O)簽證,更適逢英國撥款約4.6億港元幫助港人尋找房屋、工作及教育。他慨嘆:「如果兩邊都係註定要做二等公民嘅話,我睇唔明點解英國呢邊對我哋呢啲『二等公民』咁好做咩,喺香港又真係做咗一等公民?我喺香港,只感受到痛苦同精神折磨。」

安頓好家人及安排住宿,他下一步也計劃登記做選民,最快在5月市議會選舉可以投票。

根據英國政策,在英國有權逗留而不需要額外許可者的英聯邦公民,就可以登記做選民。

目前談支持什麼派別候選人言之尚早,因為對在英港人而言,目前主要政黨都支持向港人打開大門,重要不是選票,而是背後公民權利。Vincent說,登記做選民只是公民權利一部分,即使在香港,也可以透過登記選民,大不了在投票時粗口作表態。

民主同自由,對於一出世就喺發達國家嘅人嚟講,真在太自然不過嘅事,太似水同空氣,你唔會覺得冇,但你唔會特登去守護佢。只有經歷過大時代嘅人,先至對守護民主同自由有咁深刻嘅體會。

「喺英國,登記做選民喺網上面已經可以遞申請,咁簡單都唔做,真係對自己同下一代唔住。」

失望港人  自行DQ選民資格

Vincent在英國登記公民權利,但有人對香港制度失望頂透,決定自行DQ不再投票。

有不願具名已撤銷選民登記的Adrian(化名)表示,早前通知選舉事務處並已經成功撤銷選民資格,過程順利,選舉事務處處理也相當專業。可是選民自我DQ,豈非拖累投票率不跌反升?

他質疑如保留選民資格同時杯葛選舉,需要有大量市民參與才有效,策略上反而要呼籲市民登記做選民。Adrian說:「政府可能反過來將新登記數字解讀成為公眾支持修改選舉制度。」

他續指,即使最終投票率低,也不會影響結局,因為政府根本不會將公眾行動視為政府做錯所致,或以行動糾正過錯。

「杯葛選舉可能令人感覺良好,但不會令香港有民主或政策改變。因為香港選舉制度在任何正常定義下,就是不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