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藍區的黃店 因黃色經濟圈絕處逢生


北角一間知名黃店,二零一九年六月前,老闆對政治沒甚麼感覺,店舖更曾被指為藍店。那年十月,老闆在社交媒體出貼文申明立場後,多得黃色經濟圈,瀕臨結業的店舖絕處逢生,總算渡過武漢肺炎肆虐的二零二零年,員工感恩不用失業,偏藍的員工也開始理解為何一九年爆發社會運動。 

這店是人人和平小飯店(下稱「和平」),以燒味聞名,老闆是許傳偉。 

人人和平小飯店老闆許傳偉,直言黃色經濟圈對其餐廳有幫助,惟黃店的出品本身要好,顧客支持才持久。張少貞攝

許傳偉五歲和母親從福建來港,和父親團聚,一家在北角炮台山區住了數十年。許做地產生意,在堡壘街開和平,也是志在地產收益:做旺條街,舖值水漲船高。 

北角炮台山一段的英皇道,人車雜亂,向上坡路走不用一分鐘就是堡壘街,短短數十秒,拐一個彎,卻已是迥然不同的空間,兩旁是住宅大厦,綠色小巴65號總站差不多位於和平店前,晚上沒有送貨車輛來往,街道更見清靜。 

許傳偉沒做過飲食業,顧問公司說港人一周吃幾次燒味都不厭,他就接納提議開燒味餐廳,牌照、員工等全由顧問公司負責,惟事情發展叫人意想不到,19年令他思考人生另一章。 

和平13年開業,同年其叉燒即獲選旅遊發展局美食之最大賞十大,跟著在另一個比賽,專業評審蒙著眼睛,評其燒鵝為最佳,和平瞬即聲名大噪,堡壘街如許傳偉所願熱鬧起來,惟食客認同帶來的滿足感,令他保留舖位。 

他愛吃西餐,覺得北角區沒有一間正統西餐廳,未幾湊巧堡壘街有另一舖位,反正已涉足食材生意,他於是接手,開設瑞士意大利菜餐廳,命名Gotthard Base,一八年下半年開業。 

19年2月13日,香港政府正式宣佈提出修改《逃犯條例》和《刑事互助條例》,當中刪除原有條文訂明引渡法例不適用於中國大陸、澳門和台灣的限制,引來各界關注,三月三十一日香港首次舉行反修例示威,史無前例的大風暴漸漸成形,堡壘街也捲進了氣流,網絡開始出現流言,攻擊許傳偉的餐廳。 

他起初沒理會,只留意連場抗議,六月九日駕車去金鐘,站在天橋觀察示威者的口號,一百萬人的壯觀場面烙進其腦;六一六他又去觀察,二百萬人走上街頭,他深覺感觸。 

他的家可看見英皇道,每次看見黑壓壓的人群,就知大事不好,不止一次,人多到要由北角出閘,步行去維園;港鐵封了,就坐船過海,眾人很齊心。六一六之後,他開始參加遊行,亦想多瞭解年輕人想法。 

多次震撼令原對兩邊都不太關心的他覺得政府過份。「修訂條例確令生意人好驚,個條線鬆到國內一句政府話你有事都可引渡你返去,兩地司法不同,難怪人驚被濫用。」 

不過,政府不但沒正視問題, 反而將很和平的訴求和一些暴力事件連在一齊,許傳偉有質疑, 認為絕大部份年輕人和平理性,因為據他參與的示威,一面是警察, 另一面是年輕人,多數協助疏散人群和拿雨傘幫人擋催淚彈,沒見過他們做違法、過激行為。八月和九月北角炮角山有數次涉及福建幫的衝突,他們拿利器木棍毆打示威者,期間有示威者堵路,駕著私家車的許傳偉在英皇道遇上黑衣人,下車跟他們說「 哥哥仔我趕住接女,可否幫手移一移開,他們立即移開路障,有禮貌,另一晚有類似經驗,都不是建制所說那樣。」 

許傳偉看新聞,知道很多年輕抗爭者是留學生,回港度暑假,家境好,以他們的智商及處事能力,不會容易受人挑撥。當連在學校門口手牽手叫口號都受打壓,後來甚至有警察追捕中學生,他愈來愈生氣。他追看新聞,漸告精神負荷不來,失眠。 

件事本可平息,但處理得唔好,政府好似想疏導怒氣,但對市民用呃呃氹氹啲嘢,以為可轉移視線,怎料愈搞愈禍。
和平的立場,看其餐單已一清二楚。張少貞攝

另一邊廂,網上有流言謂許傳偉的餐廳有紅色資本撐,因此沒甚麼生意都在經營,用來洗黑錢,又指和平有員工係深藍,批評年輕示威者,為免傳言繼續發酵,許十月在餐廳facebook出貼文,表明是有良知的香港人,抨擊「政府的過失令社會沉淪,個別選擇性執法加劇社會不安,我們肯定不腦殘!」「We are Hongkongers!」 

立場書豪言慨語,fb的like較平時多十多廿倍,很多人share,followers大增,之後他多了分享對時事的想法,公開捐款支持的機構,獲認同為黃店。 

區議會選舉,全香港人用合法方式表態,素人傅佳琳以二十三歲之齡,挑戰在位十四年的民建聯代表洪連杉,許傳偉是第一個讓她在店舖貼海報的商家,「她問我『你唔驚啊?擔心給對家搞。』」許才不用她操心,其父生前樂於助人,在區內甚有地位,同鄉會等社團組織的高層很多是其世叔伯,餐廳客人不少來自建制組織。 

他還為傅佳琳拉票,是人生第一次助選,「洪連杉助選團看見,大感愕然。」傅以59票險勝,在點票現場的許傳偉喜極而泣。 

素人傅佳琳是北角區福建人第三代,19年出戰區議會堡壘選區,獲同是福建人的許傳偉助選,擊敗在位十四年的民建聯洪連杉。和平facebook截圖

許傳偉歷來投票,視乎候選人工作表現而定,民主、建制派均投過,他和洪連杉私下也是朋友,堡壘街很多選民亦認同洪的工作表現,但福建幫的暴力行徑、警察攻入中大理大,令居民深感氣憤,決意要新氣象,以示不滿民建聯盲撐政府。  

那批令北角風聲鶴唳的福建幫,許傳偉直言未見過,說同鄉會很多人 做生意,很「錫身」,亦不相信同鄉會叫他們出來。至於什麼人叫他們來,他不知道,「我不知走出來的人是否香港人,就算係香港人,未必來自北角,我們(福建人)區內成日撞見,(他們)好生面口。」他沉吟,說了句:「福建申請商務簽證來港好容易。」 

與此同時,許傳偉的餐廳生意垂危。他說,18年香港經濟開始不好,19年社會運動,福建幫生事後,外區人固然不來,居民亦不敢出街,和平蝕了二百萬元,他盤算2020年農曆年後可能要結業,遂著同事計算長期服務金,豈料黃色經濟圈發功,19年12月生意開始有起色,冬至到20年一月更是大逆轉,農曆年盆菜訂購量遠超預期;其後黃色經濟圈發起五一黃金周撐黃店,和平一開門就見人頭湧湧,許傳偉連忙趕去店舖幫忙。 

武漢肺炎、政府禁堂食、禁晚市、限人數,飲食業飽受連場殺戮,和平是少數仍安在的食肆。許傳偉固然有採取各項節流措施,例如要求員工清大假、自然流失,但沒有裁員,無薪假執行未及一個月已可中止,如今生意已追回失地。由於擔心可能又突然不准堂食,許傳偉不敢貿然請全職,和同事商量後,大家願意四個人做五個人工作,忙碌時請替工或兼職,有些月份員工甚至有獎金。 

把許志安和黃心穎合照放在「安心出行」二維碼旁,是和平傑出抽水作之一,在網絡成美談。張少貞攝

和平員工的年紀較大,有人偏藍,起初覺得年輕人有很多怨氣,當政府是父母,甚麼都要給,得不到就「𦧲」。黃色經濟圈為和平帶來大群二十來至四十歲的新客人,員工起初見他們講粗口、飲酒,覺得他們柴娃娃,點菜時卻蠻有禮貌,有時㕑房弄錯菜式或份量,都不計較,很包容,傾談後發現他們有學識有工作,收入不錯,不需靠政府,開始瞭解年輕人的想法,知道政府做得不好的地方;員工心知,多虧這班廿多至四十歲的客人,和平不用結業。 

許傳偉強調,出品本身要好,黃色經濟圈的幫助才持久。訂購和平盆菜的客人有遠至新界,不介意要付幾百元運費,「很多人認同我們的理念,但不方便表態,於是用消費表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