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在審判前早已失去自由:中國的拘留及逮捕制度


人們普遍認為疑犯只會在審訊後遭判刑開始失去人身自由,惟在某些案件中,疑犯在提訊後不予保釋時其實已開始失去人身自由,此便是我們近日經常聽到的「還押候審」。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2019年5月8日回覆立法會時聲稱懲教署並沒有備存資料顯示香港候審人士被還押的平均時間。
 
惟在屬另一司法管轄區的中國大陸,則有成文法規定「拘留」的時長。有鑒於中國大陸的刑事程序用詞與其他司法管轄區不盡相同,本文將會先定義下列各詞:

詞彙及要義

1. 失去(人身)自由

泛指被捕人在整個拘留、逮捕、候審、審訊以及服刑中失去人身自由的過程。

2. 刑事拘留

在中國大陸,刑事拘留是指被捕人最初失去人身自由的程序。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86條指:公安在拘留被捕人後應在24小時內偵訊,若證據不足的話理應立刻將被捕人釋放。

・《刑事訴訟法》第91條第1項指:若公安機關認為該被捕人需要逮捕(釋義詳見下文),即可自行決定將拘留時限延長至3天;在「特殊情況」中(《刑事訴訟法》中並沒有闡明何為「特殊情況」),公安甚至可自行決定將拘留時間再延長4天,亦即共計7天;

・《刑事訴訟法》第91條第2項指:若案件涉及「流竄作案、多次作案、結夥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拘留時間即可延長至30天。令人費解的是,《刑事訴訟法》91條第2項的用字是:「延長至三十日」,因此按基本法律詮釋的原則,91條第2項的延長不帶有可與第91條第1項延長疊加的意思,惟長久以來中國內地司法部門均以疊加之意思詮釋該等法例;

因此,嫌疑人最多可被刑事拘留37天:在7天的基礎上(《刑事訴訟法》第91條第1項)疊加30天(《刑事訴訟法》第91條第2項)

在經歷最長共37天的刑事拘留後,若證據不足,公安部門須將被捕人釋放。但若公安部門認為需作提告,其便可向人民檢察院(與香港律政司功能相若的角色)申請「批准逮捕」。

因此關注組也在2020年9月時發文,指出其中一個《12港人案》的關鍵日期為2020年10月1日,因該天是12名港人在深圳被拘留的第37天,意味公安部門必須在該天或之前決定是否批准逮捕該12名港人。公安部門最終在9月30日決定批准逮捕12名港人(見下文)。

3. (批准)逮捕

在中國,逮捕即代表類似香港的檢控(此處為了能讓大眾容易理解其意思而省略了部分法律涵義),即檢察院正式向被捕人士提告(提訊),因此與香港平常理解的「逮捕」意思不同。
 
若公安部門認為有充分證據控告被捕人,便會在上述刑事拘留程序後,向人民檢察院申請「批准逮捕」。批准逮捕意味著被告將會失去人身自由更長時間,闡述如下: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指:被告在逮捕後被羈押偵察的時限不得超過2個月,惟案情複雜或期限屆滿時也未能終結的案件,即可在檢察院批准後延長羈押時間1個月;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指:若案件涉及(1)交通不便地區、(2) 重大的犯罪集團、(3)流竄作案的重大複雜案件、或 (4) 犯罪涉及面廣,取證困難;則可在檢察院批准後將羈押時間延長2個月;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指:對可能會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被告,若158條的延長完結時仍未能完成調查,即可在檢察院批准後再延長羈押時間2個月。
 
因此,被告在被批准逮捕後最多可被羈押:(A) 2個月(《刑事訴訟法》第156條)+(B) 1個月(《刑事訴訟法》第156條)+ (C) 2個月(《刑事訴訟法》第158條)+(D) 2個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即共計 2 + 1 + 2 + 2 =7個月(約210天)

遙遙無期地失去人身自由

綜合以上所述,被捕人在審訊前,可能已失去37天(刑事拘留)+ 約210 天 (批准逮捕後的羈押偵查)= 共計約247天的人身自由。
 
必須要指出的是,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60條第1項,若在偵查期間發現被捕人「另有重要罪行」,其允許被羈押偵查的日子將由第156條的時限開始計算。因此,若被捕人在被調查時發現可能干犯一宗「另有重要罪行」,則其最長總共失去人身自由的時間可達:37天(刑事拘留)+約210天(逮捕後的首次羈押偵查)+約210天(其後被發現「另有重要罪行」的羈押偵查)= 約457天。
 
而且,按《刑事訴訟法》第75條,中國內地的公安部門甚至可在無需向檢察院申請的情況下,單憑公安部門的自行批准,在拘留被捕人前實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該等被捕人會在一個指定(大多為不公開)地點被關禁最多6個月(約180天)。
 
更有甚者,若有任何公安部門的變更管轄(例如被捕人從北京被轉到江蘇),則所有偵查時限均會重新計算。在公安部門申請批准逮捕後,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75條第2項,檢察院還有退回補充偵查程序,即可以退回最多兩次檢控申請、讓公安部門再進行偵訊,每次各一個月。是故被捕人從首次被刑事拘留直至審訊之前,均可能失去以年計的人身自由。
 
因此,綜合以上所述,一名被捕人士在審訊前可能經歷最長的失去人身自由的時間臚列如下:

例子(1):被捕人在失去人身自由期間並未發現「另有重大罪行」,並且退回1次補充偵查:則180天(指定居所監視居住)+37天(拘留)+213天(逮捕後的羈押偵查)+ 30天(退回1次補充偵查)= 共計約430天的人身自由

例子(2):被捕人在失去人身自由期間發現「另有重大罪行」,並且退回2次補充偵查:則180天(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37天(拘留)+213天(逮捕後的首次羈押偵查)+213天(「另有重要罪行」的羈押偵查)+ 60天(退回2次補充偵查)= 共計約 703天的人身自由

案例

以上闡述看似誇大其詞,惟審訊前被長期羈押的例子可謂所在多有,不一而足。(最後更新資料日期:2021年4月14日)
 
1.     中國維權律師李昱函,在2017年10月9日被拘留。她的案件迄今尚未進行審訊,至今已失去人身自由近1280天;
 
2.     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在2018年1月19日被拘留後,在2020年6月17日才完成審訊及判刑,即其在審訊前合共失去人身自由880天;
 
3.     中國維權律師陳家鴻,在2019年4月29日被帶走。他的案件至今尚未進行審訊,迄今失去人身自由超過710天;
 
4.     中國維權律師覃永沛,在2019年10月31日被拘留,在同年12月3日被批准逮捕。他的案件迄今尚未進行審訊,至今已失去人身自由超過530天;
 
5.     中國維權律師丁家喜,在2019年12月26日被帶走,在2020年6月20日被批准逮捕,即一共經歷了176天才由首次拘留達致批准逮捕。丁家喜律師暫時仍失去人身自由,迄今合共超過470天;及
 
6.     中國法律學者及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在2020年2月15日被帶走,在2020年6月20日被山東警方批准逮捕,即一共經歷了126天才由首次拘留達致批准逮捕。許志永失去人身自由達425天。

總結

中國應致力讓被捕人迅速獲得審訊程序,以確保其到公平、公正及公開的司法程序。在接受審訊前已失去數以年計的人身自由,不單打擊對被捕人無罪假定的法律原則保護,更嚴重影響中國刑事程序的認受性。僅期望中國能致力改善其刑事司法程序,以確保被捕人能盡快進入審訊程序,以令無罪者可盡快獲釋。當局應在拘留被捕人前已大致完成對疑犯罪之調查。透過漫長的拘留及逮捕以偵訊,乃是本末倒置之舉。
 
資料來源:
 
1.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2.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文章:「刑拘期間變更管轄,期限計算需補充規定」
3. 有關李昱函律師的案件狀況更新
4. 有關余文生律師案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申訴程序通報
5. 有關陳家鴻律師的資料
6. 有關覃永沛律師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申訴程序通報
7. 有關丁家喜律師案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申訴程序通報
8. 有關許志永案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申訴程序通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