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閱讀中國筆記】偏離「理性」的思維陷阱 從北京外交及對港政策認知出發


美聯社照片

現代經濟學的模式,無論多麼復雜,基礎前提假設是社會中的每個人和企業,其行為動機都是按成本效益原則,也就是說,個人和企業都會「理性」地,以最小的代價去獲得最大的利益作為行事的指導。同樣的原則也可應用於國家行為,如果說,「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是有點兒非理性,那麼「殺敵八百,自損一千」,是否可被視為百分之一百非理性。

按理,對於個人、企業和國家而言,「殺敵八百,自損一千」,是會極力避免的非理性選項,但奈何,現實生活中,疑似或實際上的非理性決策卻比比皆是,這當然包括影響甚大和深遠的國家行為。舉例而言:

中國無疑已晉身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如果選擇的對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和日本(第三位),另外,再加上其他或明或暗歸位美國陣營,抗衡中國的德國(第四位)、印度(第五位)、英國(第六位)和法國(第七位),至少在現階段,對立是否屬明智和理性。

按中國當前的經濟、科技和軍事實力,挑戰美元地位(美國目前擁有全球七成多的黃金,是鞏固美元實力的基礎之一),尋求推動國際金融、貿易和投資秩序變革,「經略」南海、太平洋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及在現階段,選擇對抗性的「平視外交」又是否適當時機。

香港以天時、地利、人和等有利條件,加上長期經營得以建立的全球性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和國際城市品牌,對國家經濟發展有著獨特和難以取代的角色,但卻遭「自損八百」式削損,這對中國國力的持續建構,是否有利,新的自損舉措是否能換來「殺敵一千」的效益,這成本效益方程式如何平衡。

在落實愛國者治港的大旗幟下,香港選舉制度大幅修改,新的安排下,特區政府的公信力和合法認受性(Legitimacy)未見寸進的同時,卻增加香港的維穩成本和尋租活動空間,投資及人才流失,此外,過往對港人治港和普選循序漸進的卻遭國際質疑。這又是怎樣的一種「國家理性」計量。

到底有甚麼考量,使個人、企業和國家作出偏離成本效益的純經濟「理性」決策?這當然深值探討,但與此同時,究竟有甚麼在思維和認知上的「黑洞陷阱」,容易會使個人、企業和國家作出「非理性選擇」,也同樣重要。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張維迎教授資料照片

內地著名經濟學者、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張維迎教授,在其題為〈黃土地上望星空:窯洞文化撞擊企業家精神〉的近期文章中,結合海耶克(Friedrich Hayek)的知識論和心理學家的研究成果,將這些「黑洞」概括為四個陷阱:即「自負陷阱」,「自尊陷阱」,「信仰陷阱」,「群思陷阱」。有興趣的讀者,不妨通過相關連結,閱覽全文,這裡只是作一粗略的勾勒。

「自負陷阱」

決策需要信息,但大部分決策需要的信息是不完備,存在著缺失。「無知(Ignorance)」使得決策變得非常不容易,而更大的麻煩是,許多人不僅不知道自己的無知,甚至認為自己無所不知,結果就出現了海耶克講的「致命的自負(Fatal conceit)」。致命的自負常常導致災難性的決策。在該文中,張維迎用希特拉上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作說明。

 「自尊陷阱」

在生存競爭中,自尊心使得一個人自強、自立、自律,受人尊重,因而獲得更多與他人合作的機會。但自尊也帶來一些負面影響,表現之一是自尊心使得人們常常拒絕接受批評,尤其是公開的指責和來自地位比自己低的人的批評。自尊心越強的人,習慣於把他人的批評看作是對自己人格的不敬、能力的貶低、身份的羞辱和威信的損害。

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 ,他們常常會對批評者發起 「復仇」行動。在做出反擊的時候,他們很少進行理性計算。自尊走到極端就是自戀(Narcissism)和偏執(Paranoid)。自戀者和偏執狂不僅不接受批評,拒絕認錯,而且會用新的、更大的錯誤掩蓋舊的、相對小的錯誤,以証明他們從來就沒有犯過任何錯誤。結果是,錯上加錯,欲罷不能,災難不斷,直到沒有機會再犯更大的錯誤為止。

「信仰陷阱」

經濟學認為人的行為受利益支配,因而是理性的。但無論歷史上還是現實中,人的行為也受信仰的支配。信仰可能是宗教的,也可能是世俗的(如意識形態、民族主義)。信仰有一種不受個體控制的魔力,驅使人們做出理性計算難以証成的決策,「這種決策可能是善的,也可能是惡的」。

理想主義者總是用目標的善以証明手段的正當性;為了崇高的目標可以不擇手段,不論這些手段實際上是多麼殘忍。信仰可以使人完全喪失人性,變得瘋狂。理想主義可以把自己造成的任何災難都被解釋成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就像波爾布特處決柬埔寨所有戴眼鏡的高棉人,因為眼鏡証明他們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就是無產階級敵人。

「群思陷阱(Groupthink)」

指的是群體中出現這樣一種現象:群體成員追求「和諧一致」的願望導致了一個非理性的決策。這裡的關鍵是,和諧的願望!這種願望產生了不惜一切代價達成一致的傾向,每個人以團體的立場為自己的立場,不同意見被隱藏起來,或者被置之不理,因而群體表現出高度一致。為了和諧一致,人們甚至忘了群體本來的目標。

張維迎教授在文章中引述耶魯大學心理學家詹尼斯對群思陷阱所做的系統研究成果(Irving Janis,1972),即最容易陷入群思陷阱的組織中,其特徵包括:高度追求和諧團結和團隊精神,不重視個體的表達自由,領導人行事專斷,自以為是,群體成員由提拔任命,決策缺少程序規範,而「上述特徵意味著,層級越高,競爭性越弱的組織,影響范圍越廣、後果越嚴重的決策,越容易陷入群思陷阱」。

張維迎教授文章中對各種思維和認知陷阱分析,看來不僅具學術價值,對今天信息紛亂的國際關係對衡、經濟、企業管理和國家發展環境,同具暮鼓晨鐘的現實意義。缺乏對這些陷阱的清晰認織,值得令人擔憂的後果是世界只會重臨為「森林法則」支配。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