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和平集會有罪?】梁國雄最重囚1年半 法官指2019年社會動蕩 和平集會也有潛在暴力風險


前年8.18流水式集會及8.31祈禱大遊行案,周五(16日)判刑。兩案10名被告裡,刑期最重是社民連梁國雄,他因有類似案底不獲任何減刑,被判囚1年半;其次為牽涉兩案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及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分別被判監1年2個月。民主黨創黨主席兼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大律師吳靄儀、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街工梁耀忠及民主黨前主席楊森,獲緩刑1至2年;在案件初期認罪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判監10個月;工黨何秀蘭被判監8個月,不獲緩刑。

涉案兩宗遊行均和平進行,但就8.18案的組織未經批准集結罪,法官胡雅文仍以監禁15至18個月為量刑起點。胡官認為即使集會和平進行,但將事件放在2019年社會動蕩的背景下,不論集會最後有否實際出現暴力行為,只要有大批群眾聚集、現場情緒高漲,就有潛在風險出現暴力。參考其他案例,胡官認為就被告參與角色的考慮比重不高,為反映控罪嚴重性,必須判處即時監禁。

綜合各被告的求情內容,他們除了呈上過往在政壇、議會、社區、法律界等領域多年來的服務,李柱銘、何俊仁、梁耀忠、楊森等亦重申他們一直主張和平、非暴力的信念,而法庭亦接納相關求情。胡官判刑時特別提到,梁在前年7月1日,嘗試站在示威者和立法會玻門中間,阻止示威者破壞和衝擊立法會;何主張和平的信念並沒因2019年的社會事件動搖。

快將年屆83歲的李柱銘獲准緩刑2年。周滿鏗攝

吳靄儀自辯:法律應該保護人們的權利,而不是剝奪

8.18案的7名受審罪成被告早上先作求情。獲選為法律界立法會議員18年的吳靄儀,選擇解聘律師團隊自辯(自辯原文),說:「法律應該保護人們的權利,而不是剝奪,尤其是在香港這個沒有結構性民主的地方(structural democracy is still absent),人們依賴法律去保護自己,而法庭就是法律最後的仲裁者。」

她認為法治不單需要在法庭及立法會捍衛,亦必須在街頭和社區捍衛。她形容自己在立法會發言無數次,「但在絕對的言論自由及免受法律訴訟的權利保護下,在立法會內端莊地發表美麗動人的演講,是不足夠的。當人們不得不以集體表達他們的痛苦並要求政府回應,作為最後手段,而僅有的保護只有期望政府尊重他們的權利時,我必須準備與他們在一起,支持他們,維護他們。否則,我的承諾將只是空話。」

陳詞末段,她借用英格蘭政治、社會哲學家Sir Thomas More的說法,稍作更改道:「I stand the law’s good servant but the people’s first. For the law must serve people, not the people the law.(我是法律的僕人,但我首先是人民的公僕。因為法律應該侍奉人民,而非人民臣服法律。)」她最後感謝法律團隊,庭上隨即響徹掌聲。

吳靄儀完成自辯後,庭上隨即響徹掌聲,圖為吳靄儀到庭時被大批記者包圍。周滿鏗攝

李柱銘一方求情:達致公義,不必囚禁為社會奉獻一生的老人

本港現時資歷最深的82歲資深大律師李柱銘亦首被定罪。代表李柱銘及何俊仁的資深大律師夏偉志求情指,全部辯方律師均多番重申本案遊行是和平的,認為今次判刑難處在於平衡集會自由與被告個人罪責、 公眾利益與和平集會權利。夏偉志重申,何及李都反對暴力,否則會損害和平集會的莊嚴,而涉案遊行亦沒有暴力意圖,沒有嚴重損害公眾財產,沒有鼓勵或煽動暴力,沒有應受指責的行為;二人均是資深的法律界人士,許多年來真誠地投身推動民主(sincerirty and committment to the course of democracy which has spent many many years)。

夏偉志提到,李柱銘在兩個月內便年屆83歲,是本港現時最深的資深大律師,在法律界為人熟悉和仰慕;在政治層面,他對民主的堅持,溫和、有理、敢言的作風同樣備受尊重。何俊仁則於今年年底年滿70歲,同樣花上大半生為公眾爭取權益。

夏偉志強調,判監以外還有多種判刑選項,要達致公義,不一定要囚禁兩名為服務社會奉獻一生的老人(Justice does not have to be served by locking up two elderly people who had devoted their lives to serving the community)。

李柱銘(右)及何俊仁(左)。周滿鏗攝

求情重申主張和平

資深大律師余若薇代表黎智英求情,指控方所引用的黃之鋒案例並不適用,因該案牽涉暴力成份的非法集結而未經批准集結,兩者性質不同;本案遊行冷靜且和平,在場戒備警員才不用介入或警告。余續指,黎智英事前沒有出席記者會,新聞片段可見他在遊行期間沒有發言,顯示被告並沒積極參與組織遊行,只以個人身份行使公民的集會權利。余強調法庭判刑時,應恰當反映控罪嚴重性的比例,即或要處以監禁刑罰,亦應考慮緩刑。

代表李卓人和何秀蘭的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戴啟思求情指,64歲的李卓人自90年代投身爭取勞工權益,在議會為社會服務長達二十餘年;何秀蘭同樣出任多年立法會議員,從不同區議員揀寫的求情信可見,她過往有好好地服務香港。

代表梁國雄的資深大律師潘熙表示,本案控罪是由和平、非暴力的集會衍生,警方亦沒在遊行期間作出警告。潘熙續指,雖然法庭早前已裁定兩項控罪沒有重覆檢控,但判刑時仍應考慮兩者性質類似。

早前已認罪求情的梁耀忠提到,他一直主張和平,前年7月1日更站在示威者和立法會玻門中間,嘗試阻止示威者破壞和衝擊立法會。楊森早前自辯時就表示,「我們行使公民權利,何以要經當權者批准呢?」又認為和平示威、集會、遊行應該繼續,香港人要沉著面對政局,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去參與,和維護公民社會。

梁耀忠獲緩刑1年。周滿鏗攝

法官:和平集會也有出現暴力的潛在風險

8.18的流水式集會和8.31的祈禱大遊行,均和平進行,但就兩案的組織、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法官胡雅文仍以監禁1年至1年半為量刑起點。胡官參考前年萬聖節蘭桂坊非法集結上訴案、黃之鋒衝擊公民廣場案,以及周庭前年6.21的包圍警總案,認為即使集會和平進行,但將事件放在2019年社會動蕩(unrestness)、出現不顧後果行為(recklessness)的背景下,經驗可見不論集會最後有否實際出現暴動行為,只要有大批群眾聚集、現場情緒高漲,就有潛在風險出現暴力。

胡官又指出,法庭就本案被告個人情況、犯案動機的考慮比重不高,刑罰的主要目的是為懲罰犯罪者及阻嚇罪行,為反映控罪嚴重性,必須判處即時監禁,亦不考慮批出保釋等候上訴。就8.18案的組織未批准集結罪,胡官指出李卓人、梁國雄、區諾軒在警方反對民陣遊行當日召開記者會,又於集會前多次公開發言,呼籲市民「迫爆維園」,屬積極參與角色,以監禁18個月為量刑起點,其餘被告以監禁15個月為量刑起點;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則以監禁1年為起點。

至於8.31祈禱大遊行案,案情指民陣申請遊行被拒,網上遂有人發起「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惟警方已強調宗教遊行不獲《公安條例》豁免。胡官又不同意遊行目的是「為罪人祈禱」,指3名被告是知名人士,有份指示遊行路線;遊行雖和平,但有大批群眾聚集,即是有爆發暴力的風險;被告明知集會被禁止,仍無視警方多次警告,與現場人士繼續高呼政治口號、佔據馬路,是有蓄意及有計劃地的參與。就被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各以監禁1年為量刑起點,3名被告開審前認罪,扣減4分1刑期,即監禁9個月。

前年的8.18流水式集會最後和平作結。資料圖片

5人獲准緩刑 刑期最重監禁1年半

今次案件不乏民主派「老將」,法庭判刑時就他們的年紀、個人背景、過往公務等因素酌情扣減,部分須即時入獄,部份獲准緩刑;緩刑考慮因素他們過往的公共服務、部分人主張和平、非暴力。

除了有多項類似案底的梁國雄,其他被告沒有刑事案底,法庭考慮他們的年紀、背景良好,每項控罪扣減3月刑期,快將年滿83歲的李柱銘則獲4個月扣減;部分被告因投身服務社會多年,另額外刑期扣減。胡官又考慮8.18和8.31兩案相隔不足兩周,將李卓人和黎智英在兩案的部分刑期同期執行,其中兩個月與8.18的刑期分期執行,即共監禁1年2個月。

吳靄儀在散庭後,神情沉重說:「非常沉重、有咩可能係18個月?」她不願多談上訴或其他事情,只說心情沉重。

被判緩刑的何俊仁於庭外表示,本來一個和平理性的集會理應該得到尊重,但法官量刑時竟從非常負面的角度去看和平的集會遊行,有別於以往判處罰款,這次的量刑起點高得無法相信,認為即使自己得到緩刑,仍屬於判得很重,加上其他人須面對長的刑期,令他感到痛心。他相信其他被告與律師商討後,應該會提出上訴。

同樣被判緩刑的楊森表示對於結果感到驚訝,認為量刑起點高得匪夷所思,指法官判刑時將2019年社會的不安,與和平集會遊行扯上關係,無視政府施政及警方濫權。

控罪指他們在前年8月18日,分別組織及明知而參與一個違反《公安條例》下進行的公眾遊行,而該公眾遊行是屬未經批准集結。

除了區諾軒及梁耀忠在開審前認罪,7名受審被告,即黎智英、李卓人、吳靄儀、梁國雄、何秀蘭、何俊仁及李柱銘,早前全部裁定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兩罪罪成。

【案件編號:DCCC536/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