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Margaret在法庭上的法律課


今天(4月16日)懷著焦慮到法庭旁聽2019.8.18一百七十萬人流水式集會案,眾被告約兩週前已被裁定罪成,只待今日進行求情及判刑程序。聽審前已估計不會只以罰款了事,只望其中幾位白髮蒼蒼的能獲緩刑,最終尊敬的李柱銘先生、吳靄儀女士、何俊仁先生等幾位真的能自由步出法庭,算是為那看似無際的黑雲鑲上了銀邊。雖說是求情,但代表律師發言內容的重心都是重申對公義和法治的信念與委身。對這些可敬可愛的朋友來說,自由誠可貴,公義價更高,雖然司法權力重重壓在他們頭上,但即使到了這關鍵時刻,他們仍不放過機會為真理作見證,坐在旁聽席上,感覺就像在聽著蘇格拉底(Socrate)為自己的生命作最後辯護(Apology)。辯護律師已然情理兼備,但真正叫人動容的一幕要到吳靄儀女士(Margaret Ng)親自披甲上陣才出現,這是過去幾年筆者多次旁聽聆訊中聽到最動人、精煉、鏗鏘及滿載力量的一篇演辭。Margaret的英文是好得沒話說的了,用字遣詞恰到好處,毫不賣弄卻處處顯出她駕馭文字的功力。撰寫陳辭好到這個程度已是千難萬難,難上加難的是她在庭上以柔和卻堅定的語氣,證以一生守護法治(rule of law)的情操,把當中的理與情演譯得淋漓盡致。

Statement by Margaret Ng: ‘I stand the law’s good servant but the people’s first’

吳靄儀16日早上到達西九龍法院大樓。周滿鏗攝

明明是法官聽取辯方求情的時段,但投入了Margaret演譯中的眾人(可能也包括控方律師甚至法官,但肯定有筆者在內),感覺就像到了大學講堂,聽的是一堂有關法治、權利和公義的課。面對有權把她置於牢獄的法官,她醍醐灌頂,重申司法獨立(judicial independence)是為了維護公民權利,法律應該保障而非侵害這些權利,尤其在香港這等缺乏結構性民主制度(structural democracy)的地方。法庭判決若損及公民基本權利(fundamental rights),會動搖社會對法庭和司法獨立的信心,繼而打擊法治的基礎。她進一步提醒那高高在上的審判者,法官被授予司法權力(jurisdiction)以實踐司法獨立,並非為了法官本身的利益,而是使他們能無畏無懼地維護法治。

Margaret向來有理有節,即使她不同意法官的判決,她也願意先假設對方是出於良好意願:法官把這樣完全和平非暴力的群眾運動定為有罪,是出於維持政府管治威信和社會秩序。但她也再次提醒審判者,若法律真的能發揮保障公民權利的作用,政府自然會得到市民信任,管治自然會暢順。問題的關鍵始終是:政府真的重視公民權利嗎?若公民權利低落又怎會有社會公義?政府要求人民守法,但這些法律是在促進公義嗎?若法官聽罷這些問題仍是不明白或不願意明白,Margaret也不怕「畫公仔畫出腸」再加一句:「公義是法治的靈魂,缺少了公義,法治就會淪為力治(rule of force)」政府若以為憑權力武力就能解決問題,它應該聽Margaret苦口婆心的勸告:當公義不彰公民基本權利一再受惡法(例如公安條例)嚴重侵害時,公民違反這些法律其實是出於絕望(disobeyed in desperation),政府應該知道公民被迫如此違法其實是一種警告和提醒(warningand reminder),若有權力的一方執迷不悟,公民抗命就情有可原且無可避免(inevitable and justifiable)。在民主似有若無的香港,言論和集會自由原是疏導民怨讓民意彰顯的最後閥門(last valve of democracy),保障這些自由和權利也是法治不可或缺的部份。因些,Margaret慷慨激昂地表明她自己的立場,若人民已別無他法讓政府聆聽他們的聲音、尊重他們的權利,因而被迫走上街頭,那麼她維護法治的工作也必不局限於議事堂和法庭內,她必與人民同在,挺身而出支持他們(I must be prepared to stand with them, stand by them and stand up for them),否則一切於廟堂之上的雄辯或言辭,都只會淪為空談。

筆者不知此案法官聽罷Margaret陳辭後有何感想,但從量刑之重和提出的理據看來,Margaret其實在對牛彈琴,於法治和公民權利之關係上,兩者的認識實有雲泥之別。無論Margaret怎樣解釋於2019年一百萬、二百萬、一百七十萬人遊行集會裡所展現的自制、和平與非暴力是如何為舉世稱道,這些公民抗命行動如何極力克制,以對公共秩序的影響減至最低,法官的回應始終只有一個:「2019年的處境特殊,除監禁以外別無其他懲治方法」。Margaret為人積極,即使在最不利的處境中,她還是能堅持盼望,並期許法律專業人仕能秉持「以理服人、以義示眾、以真理直面強權(You must speak reason to your litigants. You must speak justice to society. You must speak truth to power)」的原則,這幾項,就在這篇必將成為經典的陳辭中,她已做了最好的示範。

對於那即將來到的判刑,這位心醉於金庸武俠小說的法界女俠所展現的風骨和寧定,實比小說中的英雄人物有過之而無不及。或許正因為同是將生死置於度外的人,她最後以改寫引述英國史上名臣摩爾(Thomas More)的名句作結:「我甘為法律之僕,但必以民為首,因法非役人,乃役於人(I stand the law's good servant but the people's first. For the law must serve the people, not the people the law)」摩爾不肯違背信仰原則,拒絕向英王權力低頭,最終被判叛國,梟首隕命,卻也因此名流千古,成為法律專業的守護聖人(the patron saint of the legal profession);Margaret同樣拒絕在強權面前折腰,天可憐見,最終跟李柱銘先生等安然步出法庭,也唯有在這一刻,在跟友好擁抱下,我們才目睹她那珍貴的眼淚,在唏噓和感恩中淌流下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