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33道傷痕的呼喊 五歲女童遭虐待敗血亡 生父繼母終身監禁、繼外婆判囚五年


三年前,五歲女童遭虐待敗血致死,留下133道傷痕哀慟全城;三年後,其生父及繼母承認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另被裁定謀殺罪成,判終身監禁;繼外婆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成,判囚五年。

高院法官黃崇厚直言,任何人都可看見女童的傷勢,任何有常理的人都會帶女童看醫生,但案中生父及繼母蓄意隱瞞傷勢,逃避法律責任,女童死前的日子都不得睡在床上,只能睡在睡袋。官形容案中繼外婆可能是女童當時唯一的希望,如果不是被告忽略照顧,女童可能不用死。黃官在裁決後引用聖經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控罪橫跨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直至女童死亡始揭發一直以來遭受虐待。女童父母離異,與兄長一同搬往繼外婆家居住,豈料是噩夢的開始。生父及繼母經常以「飛高高」和「扮超人」遊戲為藉口,虐待女童和其兄長,控方形容兩名幼童猶如活在地獄,最終女童死亡,結束五歲短暫的一生,留下133道傷痕的呼喊。

生父及繼母經常以「飛高高」和「扮超人」為藉口,虐待女童和其兄長,最終女童死亡結束五歲短暫的一生,留下133道傷痕的呼喊。眾新聞製圖

悲慘的死亡

案發時,女童Z及其兄長X分別只有五歲和八歲,兩童父親年僅26歲、繼母27歲、繼外婆53歲。生父及繼母承認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但否認謀殺罪;繼外婆則否認四項殘暴對待兒童罪。經審訊後,陪審團一致裁定生父謀殺罪成、大比數裁定繼母謀殺罪成,而繼外婆則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另外兩項不成立。

高院法官黃崇厚形容本案涉及極度殘暴對待,案中家庭有三名小朋友,但只有兩名兒童被針對,案中兒童出現非常大範圍及嚴重的傷勢,痛苦延續5個月,生父及繼母蓄意隱瞞傷勢,向學校說謊,沒有為兒童安排妥當的醫療照顧,是出於自私動機,逃避法律責任。被告不止傷害兒童的身體,更傷害他們的自尊,要求他們跪地、長期罰站、看著家人食飯,這必然造成心理傷害。

黃官直言,任何人都可看見女童的傷勢,任何有常理的人都會帶女童看醫生,女童死前的日子都不得睡在床上,只能睡在睡袋,男童的心理創傷也不容忽視。黃官提到,案中繼外婆肯定知道小朋友受傷,但沒有帶他們看醫生,一直忽視問題,直言被告可能是女童當時唯一的希望,如果不是被告忽略照顧,女童可能不用死,形容這是悲慘的死亡。

就生父及繼母,謀殺罪判終身監禁,殘暴對待女童Z的量刑起點為9年9月個月,殘暴對待男童X的量刑起點為9年,由於二人認罪可扣減三分一刑期,其餘沒有任何可減刑的原因,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分別判囚6年半及6年,當中3年要分期執行,即二人各被判囚9年半,但可與謀殺罪的終身監禁同期執行。至於繼外婆方面,殘暴對待女童Z的量刑起點為4年,殘暴對待男童X的量刑起點為2年半,最終被判囚5年。

穿上藍色外套的生父,聽取判刑時雙眼一直望著法庭前方。穿上淺藍外套、束起頭髮的繼母和穿上黑外套、短髮戴眼鏡的繼外婆,上庭後一直低頭,即使判刑一刻仍然低頭。三人都沒有望向旁聽席。法官黃崇厚散庭前特別用廣東話表示,記得案中繼母上庭宣誓時拿著聖經,他於是引用約翰一書1章9節跟對方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散庭一刻,有旁聽市民向犯人欄高呼「畜牲」。

落淚的案情披露

根據審訊期間在庭上披露,男童X說過妹妹去世前一日,爸爸不斷將妹妹凌空拋上天花板多達18下,也見過妹妹的褲子流出黑色血汁,爸爸和繼母就形容妹妹的傷口「化膿好臭」,並沒有帶妹妹求醫,僅搽藥膏。案發時只有七歲的女童繼姊同樣提及,妹妹去世前一晚,爸爸以玩「飛高高」為名將妹妹凌空拋上天花板,「爸爸話每下都要掂到天花板,如果掂唔到就唔停」,期間發出7至8下碰撞聲,妹妹不斷說「我好驚」最終暈倒。生父在庭上解釋,只是為了「玩」,無意令女兒受傷,體罰亦只為了讓她聽話、「做好本份」。

從呈堂照片可見,女童的左肩「無咗成塊真皮層」傷勢嚴重。法醫發現在女童身上共有133處新傷舊患遍佈頭部和四肢,頭皮瘀傷出血、背部潰瘍、手腳傷口結焦。同齡兒童的胸腺(Thymus)應該重16至40克,惟女童的胸腺僅5克重。專家證人瑪嘉烈醫院兒童傳染病科顧問醫生關日華形容,女童的胸腺嚴重萎縮猶如老年人一樣。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表明,如果女童沒有遭虐待受傷,就不會有細菌入侵傷口,也不會離世。

愛笑的小女孩

兩名幼稚園老師形容女童性格自信和開朗,是一位「好鍾意笑的小女孩」,但自從女童2017年8月搬家,與繼母和繼外婆同住後,不再與老師傾訴自己的事情,變得沉默寡言。當幼稚園為學生提供早點,一般小朋友無法吃得完時,女童卻試過「食完一碗又一碗,要了三碗麵」 。另一班主任形容女童個性開朗,不但會舉手答問題,亦會主動與老師聊天,與同學關係融洽,有小朋友踩三輪車轉不到彎,女童也會主動幫手。

女童曾缺課多個月,繼母曾向校方訛稱身處內地,生父也聲稱要奉行在家教學。結果女童送院後,被發現多處傷痕,生父仍然聲稱傷勢由女童自殘所致。2017年9月初,老師發現女童身上多處有傷痕,遂填寫「特殊事件紀錄表」記錄。校方曾嚴正警告繼母不可體罰兒童,說過會密切監察女童Z的情況。

兩兄妹的生母表示,離婚後前夫不讓她與兩兄妹會面。兩兄妹的嫲嫲形容女童是一位有主見的小孩,認為正確的事情先會做,見過兩兄妹在家中長時間罰站和罰抄,亦目睹二人被生父用幼竹枝責打。嫲嫲、幼稚園老師在庭上作供時,紛紛哽咽落淚。

繼母的壞榜樣

男童X在庭上坦言,爸爸「有時罰下我都算」,但繼母「咩都唔知就係咁罰我」,令他討厭繼母。庭上披露繼母與友人的電話訊息,談及女童右膝潰瘍的傷勢,友人問過「其實使唔使睇醫生?」繼母說「唔使,表面嘢,我仲搞得掂!等佢慢慢好,就算睇醫生只係一樣,傷口呢家嘢,我由細玩到大,無事嘅。」

控方精神科醫生廖清蓉提及繼母曲折的成長背景,但案發時並沒有患上精神病,也沒有抑鬱症狀,只是無法控制自己,將怒氣針對發泄在兩兄妹身上。辯方精神科醫生蔡永傑則供稱,繼母案發時患有復發性抑鬱症,所以容易被小孩激怒,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想法,每當女童表現不服從時,會誤以為女童有意挑釁和鬥氣。繼母在庭上承認要負最大責任:「因為我負責照顧佢哋,佢點錯都好,只係五歲大嘅小朋友,而我係一個大人。」辯方認為無人想成為惡毒的繼母,本案的繼母亦然,被告只是不懂得做好繼母的角色,立下一個壞榜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