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正視創傷持續關顧虐兒案倖存者


上星期,五歲女童被生父及繼母虐待至死的聆訊結束,成為全城的焦點,公眾對於施害者的殘酷行為固然感到咬牙切齒,對兩人被裁定謀殺罪成,無不額手稱慶。不過,更加須要注視的是,虐兒事件對被告另外兩位有份參與聆訊子女的影響。
 
聆訊中,兩位年稚的幼童:被虐女童的10歲兄長及繼母的11歲女兒皆有出庭作供,前者本身也曾被虐待,他們的證供,正是兩名被告被成功入罪的關鍵。
 
負責案件的女高級督察接受記者訪問時承認,以男童的年紀他未必知道自己在指證父母,以及當中可造成的影響。至於他被辯方大狀質疑時所流露的焦慮與不安,女督察輕描淡寫地回應,是小朋友「俾人話」出現的自然反應。另外,負責跟進男童的社工也認為前者沒有問題,「只要返到屋企唔好再撩起呢件事,係時候要了結架啦」。
 
然而,對於兩位幼童,事情是否就如上述女高級督察與社工所言,可以就此了結?只要曾處理過類似的個案都會預計得到,被虐打以及出庭指證父母的經歷,會繼續纏繞著10歲男童的一生,當中的陰影及創傷,不會隨著生父及繼母被判終生監禁而完結。至於繼母的11歲女兒,她懂性後知道自己作供所引致的後果,恐怕也不會好受。
 
事實上,只要對「創傷理論」稍有認識都會知道,不是抑壓或「當無事發生過」,當事人就可以順利過渡,重建新的人生;相反,相關經歷會一直影響著當事人,出現如惶恐不安、回閃(flashback) 、夢魘與心靈麻痺(psychic numbing)等反應與癥狀。
 
另方面,即使記憶成功被抑壓至深層次的潛意識裡面,當事人的生活看似重回正軌,仍然有可能在人生某個階段中再次走出來,觸發嚴重的精神與情緒問題。事實上,過去有關創傷研究中也證明了這一點,例如有不少在二次大戰曾被關進納粹集中營的猶太倖存者,在人生稍後階段都出現不同程度的情緒與精神病癥狀。
 
對於兩位幼童而言,最重要的可能並不是要討回公道,而是如何從創傷的陰霾中走出來。在這次虐兒事件中,是非黑白固然非常清楚,但兩位幼童將要面對的感情糾結,恐怕比案情複雜上百倍千倍。因此,持續的關顧及跟進是更為重要,而絕非前述社工所言:「唔好撩返起件事就無野啦」。
 
筆者感激《蘋果日報》記者能看到這一點,也認同報道中所言:法律從來不能彌補受害者的傷害,只能令加害者付出應有的代價。

期望更多人認識與正視創傷與精神健康。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