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麗島宣判41周年系列一】8被告最後陳述撼動人心 「國家級政見發表」反轉歷史


【系列之二】台灣走過動輒判死刑的年代 學者憂心:外來統治法網將牢罩香港

【系列之三】選舉最能激發情感動員 中研院學者:再不公都要參與

1980年4月18日是「台灣美麗島事件」宣判日,這是台灣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統治當局針對反對力量的大逮捕、大審判整肅行動,但宣判後,支持黨外民主運動的力量卻不減反增,最關鍵的因素就是連續9天的軍事法院大審判及報紙全文刊登被告陳述,宛如一場「國家級政見發表會」,讓許多民眾因同情被告,轉而支持黨外民主運動。

我已決定像彼得(編按:指殉教使徒彼得)回到羅馬一樣,回到美麗島,與我的朋友一起承受這場災難。我問自己:「你往何處去」?我回答自己:「回去美麗島」。
我願向我的妻子周清玉表示歉意,我已決定自己奉獻給妳所命名的「美麗島」三字上。
被告(姚嘉文)請求庭上在我們的判決書上記載,被告並不承認檢察官所指控的犯罪,只承認我們願為台灣民主運動及「美麗島」獻身。被告只要求判無罪,並不要求因為認罪而減刑,謝謝!

1980年3月,在台灣「美麗島事件」軍事大審庭上,現任台灣總統府資政、當年有「黨外大護法」美譽的姚嘉文,在軍事法院第一法庭做最後陳述時,說了上述這段震撼人心的話,據當時媒體報導,在場律師、記者及旁聽者都淚流滿面。

如同吳靄儀因8.18流水式集會案被裁定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成,親自做結案陳詞的鏗鏘有力、感動人心,發生在1979年12月10日的「美麗島事件」,隔年3 月18日起長達9天的軍事大審判,每位被告在庭上的陳述,也都同樣令人動容,當時透過媒體每天大篇幅全版刊登,也讓台灣人民歷經一場空前絕後的政治洗禮。

這場審判在1980年4月18日宣判,距今已41年;擔任當天遊行總指揮的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被判無期徒刑,時任立委的黃信介被判14年,其餘被告包括姚嘉文、前副總統呂秀蓮、現任監察院院長陳菊、曾被譽為民進黨精神領袖的前主席林義雄等6人,都被判12年刑期。

《美麗島雜誌》高雄遊行引爆流血衝突 統治當局展開大逮捕、大審判

「美麗島事件」發生在1979年12月10日。同年9月,民主黨外人士為突破政治限制,爭取民主,先創立《美麗島》雜誌,當時全台灣各地都成立雜誌社分處,並召開社務委員大會,雖無政黨之名,已有政黨之實,又被稱為「沒有黨名的政團」,這在當時仍實施戒嚴及黨禁的年代,儼然是公然挑戰統治當局底線。

據姚嘉文在自傳《姚嘉文追夢》提到,命名為「美麗島」雜誌的由來,是因先前申請雜誌時,只要有「台灣」二字就不准通過,後來有一天,大家在姚家聚餐討論新雜誌名稱時,姚妻周清玉(彰化前縣長)在廚房炒菜,她說從美國回來時,在飛機上看到台灣地面的樣貌,實在很美麗,既然不能用「台灣」兩字命名,為什麼不用「美麗島」這個名稱呢?大家接受她的建議。據說,承辦人員認為「美麗島」感覺很像觀光雜誌,就同意申請了。

當時,《美麗島》高雄服務處選在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這天舉辦「人權之夜」戶外演講會及遊行,提出民主與自由、終結黨禁和停止戒嚴等訴求;不幸地,後來卻演變成群眾與鎮暴部隊、憲兵與警察的流血衝突事件;針對衝突起因,有「未暴先鎮」、「先鎮後暴」之說,也盛傳有黑社會人士先混在群眾中挑釁憲警,引發警方施放催淚瓦斯等作為,才進一步釀成大規模的鎮壓及流血衝突。

事件結束後第3天,統治當局陸續展開大逮捕,在全台灣共逮捕152人,其中包括雜誌發行人黃信介、副社長呂秀蓮、總編輯張俊宏、總經理施明德、發行管理人姚嘉文和林義雄、陳菊和林弘宣等8人,在1980年2月19日由軍事法庭起訴,罪名是觸犯《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也就是俗稱「二條一」:唯一死刑;另有33人由普通法院起訴。這也是1947年二二八事件以來,台灣最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及逮捕行動。

擔任遊行總指揮的施明德,畢生坐過25年政治牢獄,也曾多次在獄中絕食抗議,他也是8人中最後被捕的,在逃亡26天期間,街上貼著懸賞海報,賞金高達1百萬元,當時宛如抓捕江洋大盜,風聲鶴唳,引發社會高度關注,施明德便曾在臉書自嘲自己當時是「人人喊抓喊殺,十惡不赦的欽犯⋯⋯」;後來協助藏匿他的包括長老教會前總幹事高俊明牧師等人,都依《懲治叛亂條例》規定,改依軍法重判7年不等有期徒刑。

在大逮捕後,當局為遂行用軍法審判的目的,將「美麗島事件」定調為「武力顛覆政府」的暴力事件,並有短中長期奪權計畫,但對許多被捕的人來說,根本不是如此,姚嘉文便曾在接受訪談時說,當時是被高雄服務處通知去演講,到了現場,才知道活動弄這麼大。事件隔天,身為律師的他,還回到彰化開庭。

林家發生慘絕人寰滅門血案 社會同情聲浪湧現 

最令人關注及震驚的是,在1980年2月28日,也就是8名被告被捕並隔離二個月後,首次獲准與家人見面的隔天,林義雄家中竟遭歹徒闖入,在情治人員全天候監控、光天化日下的中午時分,林的60歲母親與一對7歲的雙胞胎女兒慘遭兇手以利刃殺害,8歲的大女兒身中6刀,傷及心臟及肺臟,經搶救後,奇蹟存活下來。

吳乃德在《台灣最好的時刻1977–1987民族記憶美麗島》書中寫道:「對老婦人和小女孩集體屠殺,實在超越當時台灣社會所能理解的範圍」,這也造成「所有被捕民主運動人士的家屬立即陷入驚恐,人人自危,沒有人知道誰會是下一個屠殺的目標。但也因為如此,家屬們互相照顧、打氣」;姚嘉文當時才5歲的女兒,便由同為長老教會的教友輪流協助「藏起來」,以免同遭不測。

作家三毛當時便曾寫道:

我的心,變成了你們死前那一刻的心,我也怕得發抖,怕得不能叫喊…你們幼小的心靈,在死前那一刻又是受到了怎麼樣慘無人道的摧殘?這麼想了又想,我這個不認識你們的人,心也碎了。

9天軍事法院審判全程公開 媒體全文刊登如政治洗禮

對台灣民主發展來說,「美麗島事件」更為重要的意義,就是公開審判。吳乃德說,過去台灣民眾在白色恐怖期間,雖有聽聞逮捕或槍決,但其實都未經公開審判;曾為蔣介石秘書的雷震,因集結台灣本省和外省民主人士的「自由中國組黨」案,雖有經公開審判,但只有短短幾小時,隔天報導只佔一小塊篇幅,當時並不足以引發廣大群眾的注意與聲援。

吳乃德認為,美麗島審判及後續的媒體報導,是台灣政治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也成為民主運動再起的轉捩點;自1980年3月18日到28日,在當時軍事法院第一法庭進行的審判,不僅吸引來自國、內外媒體、人權團體,各媒體每天都以多個全版的篇幅,完整紀錄被告、律師、法官及軍事檢察官在法庭攻防的陳述,這也讓事件的影響,擴散至全社會各階層、各角落。

當年沒有網路、社群,沒有電視直播,甚至還沒有開放報禁,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回憶說,當時她就讀研究所,每天一早便趕緊拿起報紙,逐字讀完所有審判紀錄。吳乃德說,這個審判過程,是台灣許多人政治啟蒙的教材,雖然所有被告後來都被判了重刑,但民意卻倒向同情被告。

「美麗島事件」9天軍法審判期間,報紙罕見以大篇幅全版報導方式,完整記錄8名被告的陳述,成為台灣民主發展的轉捩點(圖為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紀念園區復刻版報紙)。鄭智仁攝

姚嘉文自述提到,經過二個半月與世隔絕的隔離偵訊,原本已心灰意懶、鬥志低落,在法院合議庭上,更是有氣無力、隨便應答,心情狼狽不堪,但後來在正式審判前,卻有一群澎湖漁夫因違法到中國廈門做生意而被捕,其中有位外省青年對黨外運動非常同情,便鼓勵他好好表現,因為外面都非常關注他們的案子,吳乃德更引述這位青年的說法:

去,去開庭,好好辯論,加油,回來講給我們聽,講林義雄怎麼說,施明德怎麼說。今天你不必洗碗筷,我幫你洗。你洗澡後不必洗內衣褲,我幫你洗。

在其激勵下,姚嘉文恢復了士氣,原本就曾和林義雄共同為黨外民主運動領導者郭雨新擔任辯護律師的他,又被稱為「黨外大護法」,在法庭上不斷挑戰檢察官起訴內容及條文之荒謬性,根據當時媒體報導,姚藉由繁複冗長的訴訟程序,讓指揮審判的法官與軍事檢察官也都大喊吃不消。

姚嘉文當年被關在景美看守所,留下難得一見的輕鬆畫面。姚嘉文被判12年有期徒刑,最後服刑7年才出獄。翻攝《姚嘉文追夢記》

8名被告最後法庭陳述 民眾因感動轉而同情黨外民主運動

經歷連續多日審判,在最後陳述時,姚嘉文除說出本文開頭、感動人心的內容,並堅定表示「我相信台灣民主運動的推展,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止的」據當時媒體報導,律師們頻頻拭淚,在場許多記者、旁聽者也都淚流滿面。吳乃德說,這一番話,應該是台灣民主運動史上最重要的文獻之一。

在審判期間原本都一臉笑意的施明德,在最後得知林義雄家人慘遭滅門毒手後,也在最後陳述時忍不住激動痛陳:

被告一生也從未為個人而低頭,只有為了理想、正義、國家、人民的利益才會低頭…聽了林義雄的不幸遭遇;使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所惹起的。被告不是要藉以要求審判長的減刑,被告所要說的如果能夠平服國人的怒氣,能夠有助於國家的團結和社會的和諧, 那麼被告很願意的請求審判長判我死刑。 請不要減刑!我請求!我請求!

報紙上還紀錄此時法庭多人出聲哭泣,包括所有的律師都在飲泣。

家中至親慘遭殺害的林義雄則在最後陳述時,強忍悲痛,引用英國哲學家的一段話:

「我隱約看到一個充滿喜樂的世界,在那裏心靈得以擴展,希望無窮,任何高貴的行為,都不會被曲解成企圖達到卑鄙目的的手段。」我喜愛這句話,我從政的目的,就是在追求這樣一個喜樂的世界。我在這裡虔誠的呼籲,希望我的全體同胞和我共同為這樣的理想而努力。

這場審判,台灣當時的主要政治運動參與者與領導者幾乎都被逮捕,統治者藉此想一舉肅清反對力量,但透過審判過程及媒體報導,被告得以在法庭上陳述完整的理念,包括台灣獨立及民族自覺等概念。吳乃德說,當時雖欠缺社會科學調查與研究資料了解這場審判的「情感動員」效果,但他引述當時另位被逮捕的蔡有全回憶說,當他在監獄時,有位在台北做生意的生意人,每星期都從台北開車到他高雄老家,送五千元給他父母。

「美麗島事件」引發的後續效應,引發更多民眾對「黨外運動」的支持,擔任被告的辯護律師中,包括後來首次實現政黨輪替的總統陳水扁、現任行政院長蘇貞昌、行政院前院長謝長廷、行政院前院長張俊雄、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等,後來全都投入選舉,並順利當選,也成為往後40年台灣政壇的重要人物。

吳乃德在《最》書中說,在軍法大審後當年的國民大會代表選舉中,姚嘉文妻子周清玉以政治受難者家屬身分,拿下最高票,擔任姚嘉文辯護律師的張俊雄便開玩笑說:「你知道你為什麼獲得最高票嗎?因為你上台說:我丈夫是姚嘉文,然後就開始哭。」台上台下哭成一片,情感渲染力驚人。

周清玉競選期間,當助選員拿帽子請民眾捐錢,有一位警察也偷偷捐錢,可能是太緊張了,連警察證件也丟入帽子裡,後來發現才趕緊拿回去還他,足以顯示情感動員的強大與震撼。

同時身為美麗島事件被告及林家滅門血案家屬的林義雄,其夫人方素敏後來也在1983年參與立法委員選舉,根據作家楊青矗描述當時情景:

站在台上的她,滿臉苦難的風霜,無淚可流。只要方素敏一站上台,不必講話,台下的人便失去抵抗力,情不自禁地嚶嚶哭泣…以眼淚來洗淨兇手對林家所做的罪惡;以眼淚來洗淨三、四百年來台灣受外來政權統治的悲慘。
在「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陳設的這張歷史照片,是由中央社記者劉偉勳拍攝,照片中拍到7名被告在庭上受審的身影。鄭智仁攝

「美麗島事件」成為台灣民主發展轉捩點

70年代至80年代的台灣島內及國際政治氛圍,對以威權統治的總統蔣經國非常不利;回溯更早之前的政治時空背景,1971年10月,在美國支持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取代中華民國常任理事國的席位,蔣介石宣示「漢賊不兩立」,退出聯合國;國民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最重要的盟邦便是美國,但美國也因自身利益和世界動盪局勢,在1979年與中國建交,這也讓許多民主人士前仆後繼提出建言、創辦政論雜誌,訴求改革。

國史館前館長、已逝的台灣史學者張炎憲在「美麗島事件」論文集序中總結這次事件:

從大時代背景來理解,才能掌握『美麗島事件』發生的因素。1979年雙方的衝突是近因,12月10日的人權日遊行是引爆點,13日的大逮捕是國民黨的整肅行動,1980年2月28日林宅血案是統治當局的恐嚇警告,軍事大審則是國民黨被迫之下的民主假象。這些前因後果環環相扣,編織成為『美麗島事件』的經過。『美麗島事件』是1947年二二八事件之後最重大的事件,影響台灣既深且遠,留下許多轉變的契機。
1980年「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所在的第一法庭,原址所在已劃為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鄭智仁攝

在「美麗島事件」審判之後,黨外民主運動不僅因寒蟬效應而銷聲匿跡,反而更加蓬勃發展,黨外論政雜誌在不斷遭當局查禁、停刊的禁令下,前仆後繼、百花齊放;1986年9月28日,黨外民主人士更突破戒嚴禁止組黨限制,成立民主進步黨;隨後,台灣在1987年7月15日正式解嚴,結束長達38年的世界最長的戒嚴紀錄。

但台灣此時尚未享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包括1989年4月7日發生《自由時代週刊》總編輯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自焚身亡事件,中研院院士李震源、台大法律系教授林山田等學術界、醫界與社運界領袖在1991年9月組成「100行動聯盟」,抗議刑法第100條(普通內亂罪)違背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直到1992年5月15日,立法院正式通過刑法第100條修正案,才終於讓台灣「政治犯」成為歷史名詞,也讓台灣因言論而遭統治當局迫害的歷史劃下句點。

1980年「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所在的第一法庭,原址所在已劃為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鄭智仁攝

 「美麗島事件」重要時間表

「美麗島事件」爆發:1979年12月10日

大逮捕:1979年12月13日

林義雄家人滅門血案:1980年2月28日

8名被告軍事審判:1980年3月18日到3月28日

8名被告軍事法庭判決:1980年4月18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