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首次有記者因查冊入罪 蔡玉玲庭上落淚 「繼續做新聞,是對判決最好的答案」


蔡玉玲在庭外和支持者擁抱,禁不住落淚。照片由攝影師爾超軍提供

香港首次有記者因查冊入罪。裁決的一刻,裁判官平板地讀出:「被告兩項控罪罪名成立」,蔡玉玲未有激動反應,只不時用紙巾抹淚,旁聽席亦有人落淚。

代表蔡玉玲的律師求情,讀出這名因查冊而罪成的記者的背景: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畢業,由2007年起先後於《鏗鏘集》、傳真社任職,及後以獨立記者身份繼續採訪,多年來作品屢屢獲獎。中大新傳院長李立峯在求情信中說,蔡玉玲是一位非常優秀的調查記者;在新聞學中,調查記者向來被稱為「良心的守護人」和「民主社會的偵探」。

蔡最終被判罰款合共6,000元,在旁聽市民的掌聲下離開法庭。於庭外見記者時,她再度落淚,但黑色口罩上方仍是堅定的眼神,說道:「呢兩年能夠用鏗鏘集編導的身份,去做721呢兩個報道,係我嘅驕傲,我引以為傲」,又寄語同行:「繼續信守我哋嘅價值,履行我哋嘅天職,我哋唔好就咁放棄。」話音一落,掌聲傳遍西九龍法院門外。

首次有記者因查冊而被告,今天就是裁決的日子。開庭前一小時,已有大批傳媒到達法院大樓,等待這宗影響記者日後調查空間的重要案件,究竟將會有何裁決。下午,蔡玉玲以黑衣黑口罩到場,數十名港台工會、記協等成員舉起橫額聲援,並高叫「撐阿包」、「記者無罪,查冊有理」等口號。蔡玉玲在大批記者包圍下,由友人陪同進入法院大樓。

數十名記協、港台工會成員到場聲援蔡玉玲。黎家威攝

準備開庭,蔡玉玲走到在公眾席前的圍欄前方坐下,先轉身看看旁聽席,遇上熟悉的面孔點頭打招呼,然後靜靜看著庭內律師及保安的動靜。庭內記者席及公眾席座位全部坐滿,庭外亦有很多市民前來旁聽。公眾席上,不少都是蔡的記者好友、工會成員,身上都貼了印有蔡玉玲卡通圖像的貼紙。曾任職傳媒多年的運房局前副局長邱誠武亦有到場旁聽。

開庭時間原定下午2時半,法庭廣播準時響起後,再等候了約十分鐘,裁判官徐綺薇才進庭。蔡玉玲被指示坐到律師席的後方,聽取裁判官宣讀裁決理由。徐官以平板的語氣,先按流程讀出案情,即是指出蔡去年如何在網上查冊,然後與同事前往資料所列的地址邀約車主訪問;再說到該集《鏗鏘集》內容,播出有關車主的名稱及相關電話訪問錄音。讀案情的時候,蔡靜靜地看著裁判官,讀出她的「犯罪過程」。其後裁判官順序讀出四個控罪元素,逐個元素陳述控辯雙方陳詞概要,以及法庭的觀點,逐點宣佈認為元素是否成立。整個宣讀裁決的過程維持約一個多小時,到裁判官開始就控罪元素表達法庭觀點時,蔡看來有點緊張,時而撓手,時而側頭,或低頭看桌面;偶爾會手肘放在桌上,看著前方,手指交疊搓揉。

當提到四個控罪元素中,較關鍵的第三項,即證明陳述屬「虛假」陳述時,裁判官說,認為辯方的理據不能成立,查冊用途必須用在交通運輸有關的事宜上,申請人本身動機是否良好並不重要。此時庭內傳出低沉的討論聲;當裁判官接著說到此項元素成立時,蔡微微地搖頭,然後低頭看著桌面。到徐官說到最後一項控罪元素時,蔡玉玲用紙巾默默地拭淚。

裁決的一刻,徐官指示蔡玉玲起立。蔡似是嘗試抑壓淚水,微微低頭。裁判官繼續平板地讀出:「本席裁定,控方已在毫無合理疑點之下,證明兩項控罪中的所有犯罪元素,裁定被告兩項控罪罪名成立」。蔡未有激動反應,只不時用紙巾抹淚,旁聽席亦有人落淚。

任職記者多年 報道屢次獲獎

代表蔡的資深大律師陳政龍庭上求情,讀出這名因查冊而罪成的記者的背景: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畢業,2007年至2016年間任職《鏗鏘集》,由非公務員做到公務員職位;2016年離開港台,轉到新成立的傳真社,曾以調查報道揭露機場空管問題;2018年以獨立記者的身份繼續採訪,這次亦是以此身份為港台服務。蔡玉玲2013至2016年間出任港台工會主席,亦是全球環境報導聯盟成員,曾製作走私穿山甲的報道,多年來作品屢次獲獎。除了是次案件中的《7.21誰主真相》,2019年播出的鏗鏘集《7.21元朗黑夜》亦曾獲 2020年紐約電視電影節「最佳新聞調查報導優異獎」。

辯方呈上兩封求情信,分別來自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記協前主席岑倚蘭。陳政龍讀出李立峯在信中寫道,蔡玉玲是一位非常優秀的調查報道記者,「在新聞學中,調查記者向來被稱為『良心的守護人』(custodians of conscience)和『民主社會的偵探』(democracy's detectives)」,報道涉及一件極重要的新聞事件,讓公眾較貼近事件真相,是新聞界的責任,報道服務的是公眾利益。

陳政龍總結,蔡查冊目的是為新聞工作,找出大眾關注的事情,並非為私利,形容蔡一直都是專業的新聞從業員。蔡玉玲聽著這些求情內容期間,繼續不時拭淚。

折騰半年的時間,案件塵埃落定,蔡最終被判罰款合共6,000元,獲發還被用作證物之一的記者證。不過,蔡玉玲在案件後,已被港台停止參與《鏗鏘集》製作。

散庭後,蔡玉玲仍未平復情緒,雙眼通紅走近公眾席圍欄,行家友人趨前給她擁抱及拍肩安慰。庭內有人高叫「採訪無罪」,又有人氣憤大叫:「(警察)721又唔見人」。法庭外的旁聽市民在蔡步出庭後,一直拍手、高呼「無畏無懼」、「採訪無罪」,直至蔡穿過人群走到扶手梯離開。

裁決後,港台工會成員與蔡玉玲擁抱。黎家威攝

蔡玉玲:繼續信守嘅價值,唔好放棄

大樓下有大批記者在等候,蔡玉玲與記協主席楊健興及港台工會代表趙善恩一同見記者。蔡玉玲發言前雖嘗試深呼籲平復心情,但發言時仍再度哽咽。她首先感激朋友、行家陪伴走過這半年,形容法庭的判決令人難受和傷心,今次裁決不只是指向她一個人,而是整個新聞行業、香港所有記者。她說,「(法庭)竟然判我哋過往行之有效、查找真相的工具係有罪」,指出法庭縱然判她有罪,但她仍堅信「做調查新聞無罪,查冊無罪,捍衛新聞自由無罪」。

蔡玉玲語氣堅定地說,往後不會因案件而放棄對新聞的追求,認為繼續做新聞,會是她對今次判決「最好的答案」。她又說,「呢兩年能夠用鏗鏘集編導的身份,去做721呢兩個報道,係我嘅驕傲,我引以為傲。」話音一落,掌聲傳遍西九龍法院門外。

蔡玉玲於庭外見記者時,再度落淚。黎家威攝

對於未來的打算,蔡說:「我想做記者,唔一定要做香港電台嘅記者,唔一定要做《鏗鏘集》嘅記者」,即使眼前新聞界的平台可能會一個一個遭打壓、被消失,「但只要大家想做落去,一定會有空間。」她又說,暫未知此案例未來對新聞界的影響,但希望業界可一起找方法應對,「繼續信守我哋嘅價值,履行我哋嘅天職,我哋唔好就咁放棄。」

她形容裁決不合理、不按比例地限制新聞自由,亦沒在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之間作平衡,將再與法律團隊商討是否上訴。

前年7月21日,元朗發生無差別襲擊事件。施襲的白衣人中,至今只有8人被檢控,案件仍在審訊階段。今天,因去年查找載有施襲竹枝的車輛車主身份,而進行車牌查冊的記者,被控作出虛假陳述罪成。而令蔡玉玲入罪的這集《7.21誰主真相》,獲得今年的金堯如新聞自由奬及人權新聞奬紀錄片組大奬。

蔡玉玲說:「繼續做新聞,是對判決最好的答案」黎家威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