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韓國民主路系列(三):從便衣隊到白骨團


【撰文:鳴暉】
 
在韓國過去的獨裁政制下,警力和軍方對民間示威活動的鎮壓,向來以强悍見稱,若重溫過往的新聞紀錄片,或重組事件的電影,皆可見其血腥暴力場面之可怕。然而,面對如潮湧不退的民主運動,專制政權更在正規警軍以外,再加插穿平民衣服的警察、軍人於人群中,在民眾還以為是同行者的心態下,可出其不意的大舉拘捕。
 
其中最為人詬病的,便是在1980年,全斗煥為要對付不理他的禁令之光州市民,想盡方法抹黑他們為暴民,將該城誣衊成「暴民之都」,以便師出有名「以暴制暴」,於是成立了原是軍方情報員卻以平民服包裝的軍人「便衣隊」。
 
為了污名化示威的人民,「便衣隊」在人群中故意散佈流言、刺激民眾情緒、煽動激烈行動,以期塑造暴徒形像。此外,還設立了一隊攝影兵,作選擇性的拍攝以進一步揑造暴民場面。最終因大部分市民的冷靜沉著,並成功勸服一些受煽動的民眾放棄武裝,以致全斗煥企圖用卑劣手段編製的暴亂民情,並未能如願。
 
不過,因為便衣隊在光州市內設立了23個情報中心,掌握示威者的位置和動向,最後這次光州起義運動仍告失敗。
 
除了安插軍人混入人群中,全斗煥也在正規警力外加上輔警,成員均是體格魁梧,具武術訓練,曾服務於軍隊的精銳部門,成為打壓示威者的主力之一,稱之為「白骨團」,他們出勤時會配戴白色電單車頭盔,但不穿警察制服或正規裝備,只一身輕便裝束,手持自製武器如木捧、鐵管等。

讓人聞風喪膽的白骨團(右邊)。網絡照片

時至今日,仍有人提到白骨團便聞風喪膽。白骨團大多是先潛藏在示威活動附近的車上,待警察施放催淚彈後,便立刻現身追趕民眾,由於體能高、速跑快,即使是年輕如學生也多數束手被擒,不少受到毒打。很多在盤問時,嚴刑下屈打成招,甚至被迫接受誣告為暴徒,或承認揑造的罪行,如用攻擊性武器像汽油彈襲擊警察。
 
當韓國在上世紀80年代末踏上民主路後,白骨團逐漸隱沒,可是,警暴並非等於永遠消失。例如當保守派李明博上台後,民眾發起反總統的和平燭光晚會,受保守派控制的韓國警隊,招募了千多名便服機動志願者,專事鎮壓民眾示威。可見,類似白骨團的陰魂,隨時都會復甦。
 
把示威的民眾誣陷為暴民,甚至暗中滲透去煽動人民的情緒,以達成暴力鎮壓的藉口,差不多是極權政府通用的技倆。若不是韓國市民、學生堅忍不退縮,最終令獨裁者下台,那些鐵腕下枉死、下獄、遭痛打的示威者,便永遠帶著污名石沉大海了。
 
暴政污衊反對者為暴民,此事古常存。問題是,其他民眾是否願意相信暴政,一同聲討異見者,令政權非但不受壓,還可安心變本加厲。若只接受暴政控制的新聞報導或播放的畫面片段,則永遠只見到暴徒,看不到暴政。可知這一念,即使沒有親手虐殺站出來的異見者,卻已是赤裸裸的幫凶,斷不能推卸歷史的責任。
 
如果我們不想同胞世世代代皆在苛政之下,要走出歷史的魔咒,並不是踏在無辜人的鮮血上看風駛𢃇,自求多福急謀後路,而是喚醒自己裝睡的良知,去分辨暴政與暴民之別。這一刻的你,仍可選擇,那怕只是埋在內心的深處。人之别於只求吃喝拉睡的禽獸,在於此!
 
参考:
鐘樂偉:《如果那天來到──南韓民主化進程》,香港:蜂鳥出版有限公司,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