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人生就是不同的灰


【撰文:藝術文化界朱啟文】

退休後,閒時就找老友「吹水」。談到年事日長,他轉述李敖的話:人生到了四十,就是不同的灰。我道:灰,有冷灰,也有暖灰,別心灰。世道維艱,加上疫情,抗疫持久,誰不疲勞,誰不厭倦? 

連串的社會事件,兩陣對圓,各走極端,黑與白中間的灰調,越來越少。記得中學時,我選修美術與設計的會考課程,老師給我們黑白兩色,調出不同的灰度的練習,我花了一個通宵完成,心裏很踏實,心情亦十分興奮。可是這樣:一點一滴調灰階,一筆一筆填圖案,到了現今的科技年代,「仲有冇人做?」是否「out 晒?」

黑白兩色調出不同的灰度。

回顧千禧世代,香港教改、課改,學科學習倡議的「知識、技能和態度」三大重點,一直牢記在我腦海中。科技進步,以電子筆墨取代實體文房四寶,技能足以表達;灰度、冷暖等知識,按一按掣,取得,知道了;然態度的培養,非一朝一夕,大家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冷灰、暖灰如何應用到不同的情景呢?怎樣表達那份意境呢?顏色、調子,不是孤立存在的。怎樣的灰、何種的藍,有其文化、歷史、社會及美學等意義。採用那種顏色,選取何種調子,絕非單一:「藍」就是藍,「黃」就是黃,實則各自蘊藏不同的意義。 

反黃色與政治掛勾

近有議員批評「投考政府工」的標誌設計,底色用上黃色,相信他即與政治掛勾,直指「太黃」。當局為免麻煩,連忙換了橙色。尚幸暫未有「反黃色」的特遣部隊,不然校內的「黃社」、街上的「黃店」一一掃空。那麼姓「黃」的議員夥伴,需否改用「王」姓?路上的交通黃燈,又要否拆掉?春天美麗盛放的黃風鈴需否鋸掉?我只感可惜,貴為議員,民意代表,社會上許許多多的大事要管,卻要求一個網上招聘廣告改動顏色,似急欲求成。再者,我更為視覺藝術教師不平,他們一直沒有得到適切的空間和資源,啟導學子對美學的基本認識,與及對創作者的尊重。

「投考政府工」專頁的標誌底色由黃色改為橙色。

說到基本認識,文首的老友又說:若不是有議員指出那幅「豎中指」畫作不敬,且涉嫌犯法,我連艾未未的名字也怕讀錯。我回話:艾未未是詩人艾青的兒子,過去有許多裝置及行為藝術的作品,讓人反思傳統及建制的毛病,我記得他曾拿着一件漢朝大陶罐,從手上擲下,叫人用連拍方式,將動作一幅一幅攝錄下來,就是行為藝術的作品。藝術家挑戰傳統,讓大家多作反思,面對歷史;面對社會,好好生活,不是應有之義嗎?

艾未未作品:〈透視研究:天安門〉。圖片來源:mplus
艾未未摔碎一隻有兩千年歷史的漢代陶壺,是極富爭議的行為藝術。圖片來源:bbc.com

艾未未有不同的行為藝術

那位翻舊賬的議員,被批為「見識少」,因艾氏不獨在中國「豎中指」,在美國、在香港,同樣進行這樣的行為藝術。那位議員關心作品荼毒市民心靈,又為藝術館藏品把關,看似盡責,我卻同感可惜。上文提到「知識、技能、態度」三項要素,議員太忙又太急,若多按一下鍵盤,便知道同一系列作品不止一件;若翻多一兩頁相關創作意念,便懂得艾未未為何而作,況且他們大都有助手,做多點工夫,事緩則圓。 

通過簡單的網上搜尋之技能,便可掌握多一丁點的知識;有了知識,便可慢慢培養良好的態度,如何看待藝術創作,並予以尊重。「有容乃大,無欲則剛。」這正是我勸勉正處身水深火熱,仍孜孜不倦的「行家」,他們堅持教好學生,提升學生對藝術的認識,建立美感智性的待人處世態度,讓社會多元,使生命活潑。願疫情早退,紛亂早息,重現色彩繽紛的世界。

作者簡介:朱啟文,喜愛陶藝及版畫創作,曾任教身體弱能學校三十年,其後到輕度智障兒童學校擔任校長一職,2020年退休,專注藝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