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提防「專業界線」讓社會服務非人性化


網絡照片

日前從舊同事口中聽到一位自己之前跟進案主的情況,對於刻下社福界經常強調professional boundary(專業界線),又多了一重無奈的體會。

話說這位案主在我離職後不久,因妄想症復發被強制關進精神病房。由於這次案主病情較為嚴重,幾經「校藥」(按:調校藥物的種類或份量),其妄念仍然非常強烈,情緒也飽受困擾;因此在病房滯留了數個月,仍然是出院無期。

案主本身單身,父母於年前相繼離世,與其他親人的關係也疏離;因此,住院期間甚少人關心問候,也只有我那位「有心」的舊同事,争取透過視像與他見面(按:目前精神科病房仍然是謝絕探訪)。

案主在對上一次見面中提及,看到很多院友有親人送水果零食,自己卻甚麼也沒有,感到既孤單也失落。舊同事曾嘗試聯絡案主在港的親友,但後者的反應並不積極,於是乎他自己買了一些食物送進病房去。

沒料到這樣麻煩便來了,舊同事收到醫院社工的來電,形容他「開咗一個頭讓案主食住上」,後者之後不斷請求他購買食物,而他一直「堅守防線」表示拒絕。這位社工前輩更作出溫馨提示,建議舊同事注意「專業界線」,不要亂開先例,滿足案主的需求。

老實說,在前線跑了多年,過去在探望入院案主的時候,不時也會補給一些食物或日用品給他們:一則為了修補關係(按:案主因被強制入院嬲怒社工不是新鮮事);另外也有些像這位舊案主那樣「無人無物」,這個時候,水果零食便有如另類的情緒支援。

當然,醫院本身是有提供基本膳食,但只要稍有同理心,代入舊案主的心境,不難想像送上這些食物等於雪中送炭,為孤單的案主帶來心靈溫暖及慰藉。而更重要的是,舊案主要求的不是山珍海味,只不過是普通的水果及零食。

筆者尊重不同服務單位的做法,有單位堅持不向案主提供額外的食物,或有它們的考慮。問題是,用所謂專業界線,去限制或壓制其他人跟隨自己的做法,這未免霸道一點了吧;也凸顯了現時社會服務走向「非人性化」同規矩行先的不良趨勢。

舊同事問我可以點樣做,我鼓勵他繼續做對案主有益的事,不要受到這位前輩施壓所影響。當然,他也要向案主清楚解釋「各處鄉村各處例」,後者也無法強求醫務社工提供食物。

最後想說,提防專業界線,令社會服務走向非人性化製造藉口。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